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预约的新娘最新文字章节第五章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预约的新娘  作者:杨翎 书号:10582  时间:2017/4/3  字数:12304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如何?”一个人影负着手站在窗前冷冷的问。

  “一切都安排好了,聚义庄现在仍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要是能知道他们与魔谷约定的确定行动期,那就更好了。”蓝云天坐在椅子上替自己倒了-杯茶。

  “这次如果不是小巧那丫鬟出马脚,只怕我们还要白兜圈子。”秦皓月的声音听起来有股残酷的冷意。

  “谁会料到马如风竟会算计到自己女儿的身上,利用她来做掩饰。”他边说边啜茶,还不忘瞟秦皓月一眼。

  “如果马琳琳不知情,我倒可饶她一命。”秦皓月转过身走至蓝云天的身边坐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唉!可惜!遇上你这种薄情寡义的人。”蓝云天调侃着。他就是喜欢逗秦皓月,而且还乐此不疲。

  “我对任何人都是如此。”秦皓月斜睨他一眼。

  “好像不是吧!不知月儿是哪来的好运,能得到你的真情真心。”蓝云天一口将茶饮尽。

  “月儿!”提起她,秦皓月的脸上现出一抹温柔。

  蓝云天手撑着下巴好笑的看着他。每次一提到月儿,秦皓月就会出从来没有过的表情。这不知是多少姑娘家梦寐以求的,月儿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他俊逸的脸漾着淡淡的笑容,起身说道:“我得走了,马玉玮这两天会到,小心点。”他轻拍秦皓月的肩。蓝云天今生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月儿,让她幸福,现在秦皓月替他完成了。他打开房门,背对着秦皓月,举起右手轻轻挥了一下,便消失在黑暗中。

  望着蓝云天消失的背影,秦皓月出了无比自信的笑容。他忆起两人自相识到彼此之间的相知相惜。摆手的姿势是两人特有的默契,意味着:“安啦!”

  一样的俊逸,一样的受到姑娘家的青睐,但秦皓月永远是冰山一座,而蓝云天就不同了,他永远挂着一抹淡淡的笑,连杀人也都是在谈笑之间完成,所以很多人都被他的外表所骗,往往如何死的都不知道,只是不知哪家的姑娘有办法打开他一直不轻易开启的心扉。想到此,秦皓月不摇头,只有他明白蓝云天所承受的苦。

  ***

  “月姊姊,我们去抓鱼。”秦小静一跳一蹦的冲进书斋,笑咪咪的望着正抬起头的月儿。“我告诉你哦,庄里今天有客人要来,大哥没闲暇理我们。你别看了,我们走吧!”她拿下月儿手上的书。

  “可是…”月儿想起皓月曾代她别跑。

  “别可是了,再看下去你就要变成书呆子了。”自从月儿学会识字以后,便非常喜爱读书,尤其是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这使她更加喜爱看书。

  她最爱诗词之类的书,怎么诵都不腻。秦小静见她对这些令人头疼的东西那么有兴趣,真是佩服到了极点。不过很奇怪,这些诗句自月儿口中念出来不但好听,而且也不那么难记,这点倒令她很满意。不过终坐在书桌前,毕竟有违她秦小静活泼的本,憋了几天,今天总算有机会可以溜出去玩了。

  看见月儿犹豫不决的模样,她垮下了脸,出失望的表情。月儿为难的看着她,不忍心让她失望,只好点头。

  “哇!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走。”秦小静兴奋的跳着。

  “到哪抓鱼,后山吗?”-拖着走的月儿问道。

  “不行!云天哥哥不准我去。有一回我偷偷的溜到后山的湖边玩,差点淹死,幸好云天哥哥救了我,不然我那一回就玩完了。”秦小静吐吐舌头,一脸庆幸的模样。

  “你是说我大哥蓝云天?”她不抬头看向天空。

  “对啊!”

  “可是我来山庄都已经那么久了,从来没有看到他,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所以不来看我?”月儿停下脚步,心中有点难过。

  “怎么会呢?云天哥哥常回来啊!不过都是半夜,你可能睡了。”秦小静也停下来想着。

  “那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嘛!云天哥哥每回回来都会带些小玩意给我,如果我睡着了,他也会放在桌上的,第二天醒来我就知道了。”秦小静说着脸上还出甜甜的笑容。

  “这样子啊。”月儿失望的又看向天边。太阳暖烘烘的。

  秦小静见她那么沮丧,连忙安慰道:“云天哥哥一定有去看你,只是不忍心吵醒你。而且你生病的那两天也是大哥叫云天哥哥赶回来替你治病的。他还好着急,真的!”

  月儿一睑温柔的盯着她“你跟大哥很好?”

  秦小静一脸尴尬的笑着,她搔搔头“也不是很好啦!只是我一直黏着他,他没办法,所以…”她的脸染上淡淡的红晕。“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着他,只是山庄里只有他对我最好,大哥总是对我很凶。”她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澄清一下。

  “怎么会呢?皓月很疼你的,他只是看起来凶一点而已。”两人继续走着。

  “哇!你大概是第一个说他看起来只有一点点凶的人。”秦小静摇头,很不能苟同她的话。

  “呵…”月儿掩嘴轻笑着。

  “我说的是真的嘛!”她嘟起嘴来。

  “那我们现在要走到哪去?”

  “到我住的夜静居啊!那里头有一个水塘,里面有鱼哦!”秦小静附在月儿耳边小声的说。“我偷偷放的,没有人知道。”看到月儿疑惑的眼神,她补充说明。

  “偷偷放的?”月儿一头雾水,水塘本来就是用来养鱼的,为何要偷偷放?

  “如果大哥知道我偷放鱼进去,再抓来玩,他非活剥我的皮不可,所以不能说。”秦小静一脸正经的摇手。

  月儿见小静神情严肃,一副人小表大的模样,就感觉好笑,但她仍提出疑问:“水塘本来就是用来养鱼的,不抓鱼儿玩是不错啦,可是用来欣赏也不成吗?”

  “你不知道原因?”秦小静突然指着她问道。

  月儿惑的摇头。

  秦小静晃了晃小脑袋,突然想通了。

  “我知道了!那年你才三岁,怎么可能记得这件事嘛!”小静提出她所想到的结论,接着又说:“据我娘告诉我,大哥的未婚也就是你,三岁时跑到水塘抓鱼,一不小心掉了进去,从那次之后,水塘便不准再养鱼罗。”

  “我小时候真有这么调皮啊!”虽然这些事她一点都不记得,不过经小静这么一提,她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跟我可能不相上下。”想到有人与她一样调皮,她就乐得一脸得意。

  “真的很对不起,害得你连水塘都不能养鱼。”月儿一脸歉疚。

  “才不会呢!你都不知道,要常跟大哥玩捉藏,他才不会太无聊啊!否则依他那闷死人的个性,如果不是我整天想点子整他,他会得内伤哦!而且跟他作对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乐趣。”秦小静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小…小静,哈哈…”看她那个样子,月儿不觉笑了起来,而且因为笑得太厉害,眼泪都掉下来了。

  秦小静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也跟着笑了。

  此时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暗处有个人憋笑憋得快得内伤了。

  封平实在很想大笑,如果他不是奉命在暗中保护她们的话,他肯定会是笑得最大声的一个。因为也不知道是谁一看到秦皓月就吓得像老鼠遇见猫-样,现在居然大言不惭的说总想与猫作对,还奉为一生中最大的乐趣。“唉!”他摇头叹气。

  清风拂来,银铃般的笑声回着,花丛中随风轻摇的花朵彷佛也感染了兴奋的气息。翔鹰山庄好久没有这样充幸福、洋溢笑声了。

  ***

  “我的天啊!”常福实在不忍看眼前这两位浑身泥的小姐。他一脸苦笑,只能摇头大叹。

  原以为月儿个性温柔娴静,秦小静跟她在一起多少会变得文静一点,谁知道两个人疯起来竟然不分轩轾。

  “福伯!”月儿吐吐舌头,一脸心虚的叫着。

  秦小静则是慌张的把手上的鱼往身后藏,出一脸无辜的笑容。

  常福捏捏额头两侧。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脸上的皱纹绝不会是因为年纪大而增长的。他心想,头也摇得更加厉害,嘴里还直哀声叹气。

  “福伯,你怎么了?”秦小静谄媚兼好心的笑问着。

  “我是来告诉你,马玉玮来了。”常福放下手淡淡的说。

  秦小静表情怪异的斜睨常福一眼。“他来关我什么事?”

  常福在心里偷笑。总算吓到你了。不过他仍一脸正地说:“壮主要我来告诉你一声,如果不想碰见他,自己就多避着。”

  “呼!好险,我还以为这下死定了。”秦小静拍拍口。

  月儿来来回回的看着两人,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常福突然对她说:“月儿小姐,你也是,庄主要你别随便出去。”

  月儿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仍乖乖点头。

  “我得去忙了。”常福行个礼转身便离去。

  “福伯…”秦小静见他要走,讷讷的叫了声,一脸可怜兮兮的瞅着他。

  常福苦笑着,每回秦小静要他别去告状,就会出现这种表情。“真是拿你们没办法。”他娇宠的说完才离去。

  “-!我就知道福伯最好了。”秦小静笑开了脸叫着。

  “我们还是别玩了。”月儿看向小静手中那条可怜的鱼,它的嘴正一张一合的。

  秦小诤也低头看着手上的鱼。“好吧!”说完,她原本娇俏的脸现出森的怪笑“把这条鱼剥皮丢到火裹烤焦了,再扔回去好了。”

  “不要吧!”月儿捂着一张俏脸,惊恐地叫道。

  “哈哈哈…”秦小静回头瞥见月儿的怪表情,不大笑起来。

  “笑什么?你该不会真的这么做吧?”月儿不太有把握小静这个古怪的脑袋又会想出什么花招。

  “我?哈哈,我才不敢呢!”秦小诤指着自己,收起笑把鱼丢回水塘里。刚才她只是把那条鱼想成马玉玮,才会如此说,没有想到月儿居然会信以为真。

  “那你又这么说。”月儿抱怨的咕哝着。

  秦小静神秘兮兮的对她说:“对付讨厌的人就要狠一点,否则他就吃定你了。”

  “你有很讨厌的人吗?”月儿不解。

  “有啊!就是今天来庄里的客人。”她坐在水塘边,仰起头望着蓝天白云。

  月儿也抬起头望向那朵朵飘飞的白云,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那人也真悲哀,让你这么讨厌着,一定是个坏蛋。”

  “哈!说得也是。”秦小静与月儿有默契的对望一眼,两人会心一笑。“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秦小静起身,不想再谈烦人的事。

  “还要玩?可是…”

  “不是去玩,去泡温泉。”

  “温泉?!”

  “嗯!”秦小静颌首,一脸神秘。“玉峰顶有天然的温泉,就在夜静居的后面。是云天哥哥发现的,然后命人建了座天然池,泉水自山壁而下,水温刚刚好,除了我娘跟我,还没有第三个人洗过呢!”一提到蓝云天,她的眼里就闪着晶亮的光彩。“去拿换洗的衣物,快去啊!”她推了月儿-把,自己也兴匆匆的回房准备了。

  “呼!看来翔鹰山庄以后可热闹了。”封平自暗处走了出来,大大的吐了一口气,俊朗的脸泛起一个很坏的笑容。他准备打小报告去也!吹着口哨,他翻身上了屋檐,觉得自己的心情实在太好了。

  自从五年前进了翔鹰山庄,虽然秦皓月从不将他当下人使唤,不过他仍秉持着庄规叫他一声庄主,留在山下的牧场替他打理一切。近来因为魔谷的事件他才上山来,秦皓月给他的任务竟是保护月儿。本来以为没什么挑战,谁知愈保护,他愈发现这个庄主夫人真是可爱。翔鹰山庄好久没有这样充笑声了,而秦皓月似乎也好久没有犯头疼了,他贼笑着。

  ***

  这里真是美,翠绿的花草、一座由花岗石建成的水池,山壁之中渗出来的泉水在出口处汇入一个清澈的水潭,水温不冷不热的。月儿笑得呆呆的,竟然会有这么美的地方,且只是供人洗澡。她实在太讶异了。

  “这都是云天哥哥一手替我设计的。”秦小静难掩愉悦的神情。

  “大哥一定很疼你。”

  秦小静认真的点头“真的!云天哥哥最疼我了。从小只有他肯陪我玩。只是大哥接管翔鹰山庄后,他必须帮忙大哥,才不能再陪我。”说到后来竟有些失落。

  “大哥喜欢你。”

  “我也喜欢他啊!”秦小静天真的回答。

  月儿但笑不语。这种事情只能留给当事人自己去解决。

  褪下衣裳,两具活生香的**在阳光的照下显得晶莹美丽。

  “月姊姊,这些伤…”秦小静上前抚着月儿背上几处明显的伤疤,眼眶泛红。

  “怎么了?”月儿回头拍着她的肩。

  “你一定很痛,要是让我找到打你的人,我一定要教训他!”秦小静-脸愤慨。

  “谢谢,我真的好高兴有你陪着我。”月儿牵起她的手,缓缓的步人池内。

  两人开心的踢着水,泼小水花,愉悦的笑闹着,仿佛世上就剩她们两个顽皮的精灵。

  ***

  梳洗完的月儿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半的发披散在肩上。她突然想去找秦皓月,从早上到现在天色都快暗了,她都没有看到他,感觉好想念他哦。

  晚风轻吹,她的衣衫飘飘,像极了落人凡间的精灵。秦皓月远远地看到她,如果不是身边跟着马玉玮,他可能会情不自地跑过去将她抱起来。

  “月儿。”秦皓月靠近她,轻声唤着正沉在夕阳美景中的她。

  “皓月!”她回过头,上他温柔的笑脸,连身后一直盯着她瞧的一双目光都没有发现。

  “怎么没有擦干头发就站在这儿吹风,会着凉的。”他轻拨着她被风吹的发丝。

  “我…”月儿终于察觉有一道锐利的目光向她。

  “想必这位就是你的未婚月儿姑娘吧!”马玉玮突然话进来。

  “嗯。”秦皓月淡淡的颔首,似乎是不愿多言。

  “皓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客人。”月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两手不绞在一起。

  “能让皓月兄如此疼爱的女人,想必也是位可人儿吧!”马玉玮语气中的轻佻与暧昧令秦皓月不悦。

  这声音好耳。月儿心想。偷偷的瞄向他,这一瞄她差点失声叫了出来,她连忙捂住嘴。

  马玉玮有着一张白皙俊逸的脸庞,但一双眼睛出太多的锋芒,令人觉得很不舒服。这双眸此时正上下打量着月儿,眼里闪着暧昧的轻佻。

  “月儿,不舒服吗?我就说在这里吹风会着凉,我先送你回月牙居。”秦皓月发现月儿在看了马玉玮之后有些不对劲,连忙找借口想将她带离。“马兄,我先失陪一会儿。”他斜睨马五玮一眼,冷冷地说道。

  马玉玮淡淡一笑的点头,不在乎他的态度。

  秦皓月扶着月儿,让她紧贴在自己身侧,揽紧她离去。他此时恨不得把马玉玮的眼珠挖出来,让他再也不能盯着月儿瞧。

  “没想到是个这么美的货,难怪苗琮急着要抓她回去。哼!”马玉璋冷哼一声。美女他见多了,就连他妹妹马琳琳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不过蓝月儿这样的女人美得不染一丝尘埃。他微眯起眼,锋芒太的双眸闪过一丝狡狯。她是我的。心里的声音这样告诉他。

  ***

  “月儿,别怕,告诉我什么事?”回到月牙居,秦皓月坐在椅子上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轻拥她入怀,只为了安抚她微微发抖的身躯。

  “我…我在破庙见过他。”月儿稍微平静下来。

  她想起那天在破庙外与苗琮说话的人就是马玉玮。那夜有月亮照着,昏昏暗暗本不是那么好认,不知是否巧合,刚才昏黄的光线下,与那晚所见的景象竟是一样的,所以她才会一眼就认出来了。

  “破庙?”秦皓月将她扶正,尽管她身上的香气让他舍不得推开她,但这件事可能有助于他们。

  月儿颔首,将那晚在破庙的情形说了一遍。

  “你听到他们说些什么?”

  月儿想了一下才说:“我听到他们说一切都布置好了,下个月十五行动。有问题吗?”发现秦皓月表情凝重,她忧心的问。

  “没有,你帮了大忙。”秦皓月轻吻着她的面颊。

  “帮忙?”

  “别说那么多。来,告诉我,今天下午你都做了什么?”秦皓月引开话题,笑着问她。

  “呃…这个…”月儿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且骨碌碌的转着眼珠子。

  “怎么了?”看着她睁大的双眸,他忍住笑。其实封平早就告了她们一状,他只是想逗她,想让她忘了马玉玮带来的不安。

  “可不可以不说?”她心虚的撒娇。

  秦皓月看看她,眼底尽是笑意的开口:“好吧!那让我来说好了。”

  “这…你骗我,你早知道了。”月儿不的咕哝,看到他一脸的笑意才知道受骗了。“别笑了。”她佯装生气的伸出小手捂住他扬起的嘴角。

  秦皓月执起她软绵绵的小手轻啄了一下。“真该好好骂小静一顿。”

  “不要嘛!小静那么乖又懂事,有她在我才不问的。”月儿揽上他的脖子娇嗔道。

  秦皓月一听,轻笑两声才缓缓问道:“你确定你所形容的是我们翔鹰山庄的秦大小姐?”

  “对啊!难道翔鹰山庄还有第二个我不知道的秦小姐?”月儿语带惊讶,抬起头一脸认真的问。

  秦皓月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他忘了这个小女人有时听不懂暗示的话,于是他改口道:“我想你大概是她打出娘胎以来第一个说她乖又懂事的人。”他轻轻摩挲她红的脸颊。

  “你跟小静说的怎么都-样?真有趣。”月儿想起秦小静也曾说过类似的话。

  “她说什么?”掬起一绺发丝把玩着,他漫不经心的问。

  “她说我是第一个说你不凶的人。”月儿天真的回答。

  秦皓月颔首。他不要她怕他,至于别人他根本没有空闲理会。

  轻轻搂上他的脖子,月儿足的轻喟一声,将头枕在他的肩上。“皓月,我好爱你。”她语细如糖。

  “我也是。”秦皓月下激动的情绪,抬起她小巧的下巴。在烛火的照映下,她的红看起来是如此鲜红柔,不知品尝起来是否也很可口?他想着,低头吻住她的

  惊讶没有在月儿身上停留很久,这个吻比上次来得火热。一种神秘新鲜的感觉在她体内窜,她缓缓闭上美眸,任由秦皓月、逗。她轻出声,秦皓月顺势探入门中的舌与她纠,令月儿有一种全身酥软的快。秦皓月的大手将她紧紧的圈住,他着、咬着,口中的甘甜令他差点失控,他急忙的推开她。月儿还没有自热情中回过神来,她只是全身虚软的趴在秦皓月的前。

  “月儿?”发现她许久都没有动静,他轻唤一声。

  “嗯…”她无力的应了一声。

  秦皓月忍不住低下头看看怀中的人儿,只见她双眸已紧闭,呼吸均匀,原来是睡着了。足又带点慵懒的笑容直勾秦皓月的心魂,泛起红晕的两颊就像一只鲜红多汁的苹果令人想咬上一门。他微闭上双眸,享受这一刻的宁静美好,轻轻拥着心爱的人,此刻他的心充着幸福。

  ***

  “你要下山?”月儿仰起头盯着那正俯下身瞧她的秦皓月。两道目光在一起时,总是有着诉不尽的情意。

  秦皓月乘机细啄她柔软的红,绕到她身旁。“只去一天,明天就回来了。”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想离开,但是他不离开,马玉玮他们便不会有所行动。这只是一个计划。

  “好吧,你要小心点。”月儿放下手中的笔,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秦皓月索将她自椅子上抱起。

  “你看,这样我们就一般高。”月儿兴奋的看向地面,她整个人被抱起与秦皓月平视。“这样方便你亲我一下。”秦皓月温柔的睇着她。

  一朵红晕悄悄的爬上月儿的脸,不过她仍笑得甜甜的,就在他无赖的凑上时,月儿飞快的落下-吻,便趴在他的肩上不肯抬头,地早羞得全身发烫。

  “小傻瓜,我会想你的。”秦皓月在她耳畔低语。“你呢?”见她没有反应,他追问着。

  月儿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也会想你,你要快点回来。”话落,又在他的颊边印下一吻。

  这个举动令秦皓月感到体内涌进一股愉悦感,他按捺不住地想要浅尝她柔软如花瓣的红。举起另一只手将她的小脑袋固定好,他恣情的放纵自己、挑逗她。月儿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能紧紧的攀附在他身上,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会因虚软而掉下去。

  当秦皓月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红时,月儿早巳气连连的趴在他伟岸的前。

  “我明就回来。自己要小心,知道吗?”秦皓月将她放回椅子上,柔声代着,眼底漏了许多的不安。

  “你怎么啦?感觉好像要去很久的样子。”月儿用手摩挲着他的脸庞。

  秦皓月微蹙眉“你答应我!要小心。”他握紧她的柔荑。

  “好,我一定会很小心。你别担心嘛,我会一直在这儿的。”月儿不懂秦皓月为何一副她好像会不见似的表情。

  他低下头轻轻的印下一吻,再轻抱她一会儿才头也不回的走出月牙居。他怎么能告诉她,他们用她当饵引马玉玮上钩?

  那一蓝云天飞鸽传书提出这个计划时,他自是不肯。如果不是封平与石青一再保证不会让月儿受到伤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答应的。而且他不这么做只会再害更多翔鹰山庄的兄弟死伤,他不得不忍痛首肯。

  “到底怎么了?”月儿望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阵阵的不安慢慢的笼罩着她。

  “应该不会有事的。”她安慰着自己。

  ***

  “咳咳!”倚窗而望的月儿不舒服的轻咳两声。夜里的山风总是特别冷。

  已经是第二天了,秦皓月一直没有回来,不安的阴影也一直笼罩着她。身体的不适令她更加紧张惶恐。今天她已不只一次倚在窗前望着窗外几乎落了一地的桃花。

  “咳咳!”她拍着口,替自己倒了一杯茶坐了下来。

  躲在暗处的马玉玮几乎按捺不住的想冲上前去抱住屋里的人儿。她实在太美了,美得像空谷之中一朵幽幽的百合,柔得像一潭清澈的湖水,偶尔吹来一阵风才会掀起一点小小的涟漪。他实在太想得到她了,如果不是为了确定秦皓月是真的出山庄,他昨天就已经行动了,何必苦苦守到今天,他锐利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窗内的人。

  “哼!我就不信你不出马脚。”埋伏在另一处的封平终于等到恶魔现身。他脸上狠的表情是平见不到的。

  “咻!”一道黑影突然自窗外飞进来。

  月儿一惊,手中杯子一滑便摔破在地上。她看清来人。

  “小巧!”她不惊呼一声。不解小巧为何会出现在此。

  小巧出天真的笑容“你想不到是我吧!”语气之中不带一丝感情。

  “你…你为什么到这里来?”看到如此古怪的笑,月儿也感到她来者不善。

  “为什么?我等了这么久,就是等这一天,除掉你,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小巧阴冷的笑笑。

  “我?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只要你死便行了。”小巧可爱的睑泛起杀意。

  “你杀了我,皓月不会放过你的。”月儿害怕的退后一步。

  “哈哈哈…”小巧突然仰首大笑。“你认为死人会说话吗?”小巧自间取出一把匕首,在她面前晃动着。

  “当”一声,小巧吓了-跳,她的匕首被一颗小石子弹落地面,接着窗外飞跃进来一个人。

  “少爷!”小巧惊讶的叫着。为他的出现感到怀疑。

  马玉玮一脸怒气的看着她。“婢,谁要你在这里多事!”

  小巧原以为马玉玮和她一样,是要来收拾月儿的,正暗自窃喜,谁知他的一番话令她脸色一阵青-阵白。

  “还不走!”马玉璋低吼一声。

  小巧恨恨的瞪了月儿一眼,拾起地上的匕首,打开门大步踏了出去。

  “你…”月儿了口口水。今天怎么那么倒楣?她不懊恼的想,走了个小煞星,又来了个大魔头。

  “我是来带你走的。”马玉玮坐了下来,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月儿轻移莲步,往门口靠近。

  “我想你还是跟我走得好,因为我很不愿将你交给苗琮。”马玉玮斜睨她一眼,看穿她的举动。他毫不在意的啜了一口茶。

  月儿睑刷的变得惨白。“苗琮要你来捉我?”

  马玉玮放下茶杯看着她“你是我跟他之间的换条件。”

  “条件!”月儿稍稍镇定下来,脚步也停了下来。

  “我要翔鹰山庄,他要你。”马玉玮笑着走至她的身边。“不过我改变主意了,我两个都要。”他笑一声,伸出手想托起月儿的下巴。

  月儿不知道他何时靠近的,一惊之下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

  “难怪秦皓月对你如此痴,你这样的女孩,只怕天下男子为你死都甘心。”他的语气极其下

  “你…你出去。我不要你站在这儿,出去!”月儿气得全身颤抖,眼眶也红了。

  “我走,但你要跟我一起走。”话落,出手擒下眼前的人。

  “你别过来!”月儿惊叫,眼看马玉玮的手已来到她眼前。忽然一支玉笛直而来,打落马玉玮的魔手。

  “啧啧啧!马少爷,难不成你真以为我们翔鹰山庄的人全死光了?”出现在门口的封平正大摇其头,而玉笛已回到他手上。石青则是两手抱死盯着他,一脸想杀了他的表情。

  马玉玮没有料到会有人出现,心巾暗暗吃惊。突然他冷哼一声“先解决你们也一样。”一反手就是一掌劈向封平。

  “哎哟!老羞成怒了,可见你真的做贼心虚罗。”封平往后退至院落。他可不想在屋内动手,万一把东西打烂了,秦皓月要他赔的话,那他可真要把头剁下来当花瓶、身体当桌子、四肢当椅子了。光想就够恐怖了,所以他只好委屈自己,退到院落中再动手了。

  月儿虽然害怕,不过她仍站在门口看着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人。而石青在一旁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只好闲在一边看戏。

  “阿青!”月儿突然大叫。不知何时窜出来的人影将她抄起飞奔而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快放开我!”月儿怎么也没想到小巧会去而复返,而且还把她劫走。

  “你给我安静一点。”小巧一手抄着月儿,脚步仍像飞一般快。没多久她停了下来,将月儿丢至-旁。

  月儿摔疼的**,这才看向四周。黑鸦鸦的一片,夜里拂来的山风特别冷,她不打了一个哆嗦,她忽然听到潺潺的水声。是后山!她放下一大半的心。至少还在翔鹰山庄里。她安慰自己。比起白天,这里还真是森恐怖得骇人。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月儿提起勇气问着。

  “要你的命。”小巧恻恻的回答。

  “我得罪过你?”她不解小巧怎么老找她麻烦。

  “没有。”小巧的声音在此时听来阴冷得令人害怕。

  透过月光,月儿依稀可辨明一些东西,她看见小巧自闲扯下一样东西。

  “啪!”一条长长的鞭子挥在地上,扬起爆烈的声音。

  “鞭子!”月儿这才看清楚。她倒一口气,她从小就怕鞭子,没来由的。她全身开始剧烈的发抖。

  “今天是你的死期!”小巧狠狠的扬起鞭子向月儿扫去。

  “不要!不!”她抱着头,凄厉的大叫着。这一声几乎撼动整座翔鹰山庄。

  “该死!”石青冲上前及时拦下那要命的一鞭,嘴里不停的咒骂着。因为如果不是他的疏忽,月儿也不会被带走,还差点被杀。

  想到这里他就不冒冷汗。如果月儿有个万一,他就完了。愈想愈气,看到眼前的罪魁祸首,他反手就是一掌。

  “呃!”小巧闷哼一声,嘴角渗出血丝,坐倒在地。

  石青上前点了她的道,不屑的瞥了她一眼。

  “月儿!”这时,秦皓月也赶来了。看着瑟缩在一角的月儿,他的一颗心揪得好疼。如果不是马玉玮找人去探他是否真的下山,他也不会真的出庄。刚才他赶来看到这一幕,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想到差点失去她,他激动地上前紧紧抱住月儿。“月儿,别怕。”他轻唤。

  月儿抬起头,眸中有着混乱与陌生,秦皓月大吃一惊。“月儿!是我!”他试图唤醒她。

  她双眸蒙,惧怕的挥着手。“你…你别过来,你是坏人!”她往后退。

  “月儿!”秦皓月急了,她不认得他了,怎么回事?

  见他靠近,月儿更加往后退。“啊——”就在这时月儿突然往后一仰,整个人掉进水里,掀起一阵水花。

  “皓…皓月哥哥…救我…”她呐喊。

  “卜通”一声,秦皓月也毫不迟疑的跟着跳进湖里。

  石青根本无法反应,直到赶来的封平大呼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刚赶到的蓝云天也慌乱得无法应变。

  众人只能等待,四周是全然的寂静、黑暗,只有晚风悄悄拂过… wWW.eDaXs.cOm
上一章   预约的新娘   下一章 ( → )
预约的新娘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杨翎精心创作的的言情小说预约的新娘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预约的新娘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预约的新娘》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