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多情郎君有意狐最新文字章节第七章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多情郎君有意狐  作者:杨蕙 书号:10584  时间:2017/4/3  字数:9197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朴实简陋的屋舍内,大厅仅仅摆置了一张桌子和四张竹制椅。

  换下破了的上衣,跟随来到此地的童仓堤不发一语地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黑眼闪烁着极度疑惑地来回瞧着另外三张椅子上的人。

  “还好爹来了,不然我和阿堤都要死在那儿了。”铁靳不敢看向童仓堤,径自和父亲交谈“爹,阿堤中了长老的活暗器,你有法子解吗?”

  “爹会试试尽力替他解去。倒是你,不该自作主张,选这节骨眼回来。”铁翱一边责备,一边以破空之音暗暗斥道:“带恩公家人进入我族领域,陷他于族中内的危险,你这样做和恩将仇报有何差别?”

  遭父亲责骂的铁靳缩了缩脖子,低垂螓首声如蚊蚋地喃道:“我只是想陪在爹娘身边,和你们共渡危难。”

  “好了,别再数落女儿了,都是我,若不是我唤她,告诉她发生的事,也不会让族中有心人找到她的躲藏处。”铁抒净心疼的为女儿挡去夫君的斥责。

  原来她一路上的行踪是因和娘交谈而漏的,她还以为追杀的人怎会那么厉害,不管她走到何处,必会碰上他们。“咱们一家难得团聚,又是在这般紧张的状况下,不要为了小事自阵脚,让有心人乘虚而入得好。”铁靳讨饶道。

  “是呀!”铁抒净附和。

  女儿说得不无道理。眉头深锁的铁翱望向默默不语的座上客“童少爷,谢谢你一路上替我们保护靳儿,给你添麻烦了。”他诚心致上谢意地抱拳施礼。

  “铁伯父,千万不要折煞了晚辈,叫我阿堤就好。其实保护铁靳是我该做的分内事。”童仓堤惶恐的起立回以大礼。

  分内事?!

  阿堤在说什么,他不是被她的真实身分给吓呆了吧?!

  怎么三个人都望着他不说话,他有说错吗?打从铁靳还是男儿身时,他就对她存有爱慕之情,到了发现她是女儿身,甚至连续数桩怪力神的事发生在她周遭,爱慕只是有增无减,他绝不会为了她可能不是人而改变心意。

  “小月亮,他知悉我们是狐狸?”铁翱以破空之音叫唤女儿的名问道。

  “大概。”尚未习会使用破空之音法的铁靳开口回道。

  “族中发生的事呢?”

  “他不晓得。”

  “是的,很多事晚辈都不知,是否请铁伯父、伯母透?”铁靳看着铁靳自说自话,他虽不清楚他们是用何方法交谈、交谈何事,可是以他们眉来眼去的神情和他的聪颖,不难猜出铁靳口中的他,所指何人。

  “这…”

  难道连伯父也那么见外?“铁伯父难以启齿,还是认为晚辈帮不上忙?”不行!他一定要马上清楚发生在这家子人身上的事,不然他不是好奇而死,就是会为他们的见外而呕死。“伯父、伯母请成全我,让我也能跟着铁靳向两位尽点薄孝。”

  阿堤是吃错药了吗?她的父母由她来孝顺就好,哪需要他的婆?他又不是她家的一分子。铁靳羞赧的白了他一眼。双亲在场,她没敢出声训斥他,只能干眼瞪。

  铁翱睿智的双眼直勾勾地望入童仓堤坦真诚的两眼内。“好,好,太好了。你有自信保护靳儿一辈子?”

  天啊!连爹都开始胡言语起来了。“娘!”铁靳不自在的向母亲讨救兵。

  铁抒净怎会不了解夫君所图,夫君是想在最糟时,藉由童仓堤保障女儿的性命,让女儿安全身。告诉女儿族中有人意图叛变,就是错误的开始,她不能一错再错了。“娘支持爹所有的决定。”铁抒净心平气和地开口。

  爹娘到底在说什么,就像要把她卖了般。没得到支持,铁靳不依地躲至窗边。

  伯父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着他赞成他们俩的婚事?“任何危险,晚辈定先挡在她前面。”

  童仓堤发自肺腑的话语让一旁拉尖耳朵的铁靳甜上了心头,嘴角不住往上扬。

  哎呀!她这是在干什么?阿堤一句场面话,就使得她乐上了天,看来吃错药的不是他,是她。

  两个小孩你情我愿的模样,铁翱、铁抒净满意的相视一笑。“既然阿堤不嫌弃铁某的丑女儿,那咱们就说定了。”

  “爹说定,我可没说定。”开玩笑,爹像卖般随随便便,将她丢给花名在外的阿堤,她才不要哩!“牡丹、茉莉,外头花花草草一堆地等着伺候你,干嘛要我凑数?爹若有办法除去他身上的暗器,就为他除去,好快快打发他回家。”一想到他的风事,一波波醋意便无法控制地涌出。

  “铁靳──”佳人算总帐,童仓堤沮丧的呼唤着她。

  “哼!”铁靳不理地将娇颜撇向窗外。

  她才不要让人家以为她和阿堤是一对呢!

  不可否认的,阿堤在她心中有一定的分量,她也不讳言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但是离托付终身,可远得很呢!

  “女孩子家脸皮总是比较薄些,习惯就好了。”铁翱打着圆场,继续说道:“倒是你身上的暗器,老夫因不知高长老的独门活暗器是何质,咱们或许需要见招拆招,委屈你等待高长老第一次唤动它。”

  “晚辈一切都听从伯父的指示。”童仓堤略略踌躇了一下,偷瞄了铁靳一眼“不知伯父方不方便告诉晚辈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唔…”

  “不方便的话,那就罢了,伯父不必勉强。”

  “不,实不相瞒,族中有人不于现况,想取代老夫之位,秘谋篡位后出山杀人。”

  呃?心里憋着的疑问总算得到解答了。童仓堤正襟危坐地准备将问题一一问出“耳闻伯父及铁靳挂在嘴边的『族』,和晚辈偶遇幻化成人的白狐──”

  “爹──”铁靳焦心的拦阻。

  爹会告诉阿堤吗?

  铁靳突然好害怕,阿堤会因为她是狐狸而轻视她吗?害怕曾出现在他脸上的畏缩再度显现,害怕狐狸的身分见了光后,他们之间长期的情谊会烟消云散。她微微苦了脸。

  举手制止女儿,铁翱像是安抚她,又像是和童仓堤示意般,盯视着他缓缓说道:“天地万物皆有灵、七情六,勿因在世形象之差异,杜绝了他种活体生存的空间。”

  “伯父所言极是,晚辈绝不会有此心。”他单恋多年终于美梦成真,爱铁靳都来不及了,怎可能会因她的与众不同而弃之不顾。

  铁靳的善良纯真、敬长助贫、真情至,单单这内在的美,就让他爱惜疼怜,更毋需多加赘言她外在容貌的好。如此近乎十全十美的佳丽,他才不管她是人还是狐,他就是爱她。

  阿堤所言不假?竖耳倾听的她心底起了阵阵涟漪。

  “夫人,看来咱们家女儿有了归宿了。”铁翱一扫心中烦人霾,眉宇难得的舒缓开来。

  他这一步棋没下错。童仓堤这小子真的是真心诚意地爱着女儿。

  子将族内情事以破空之音告诉女儿时,他便警觉到会出事,等他决定出结界,赶往童家制止女儿贸然行事时,就已碰上两人受到高长老狙杀。

  女儿心急如焚的为童仓堤求情,童仓堤虎视眈眈的守着女儿,那不容外人忽略、存在于两人之间的情愫,均看入隐匿草丛的铁翱眼内,也让他有了突发的想法,造就了此刻的美事。

  想来他若有三长两短,女也不乏人照料了。

  “一切听从夫君安排。”铁抒净柔顺地淡笑“阿堤,靳儿交给你了。”她微笑点头,一脸宽慰。

  “太好了!多谢伯父、伯母成全。”铁家大家长口头的应允,使得童仓堤像是吃了定心丸,眼神不断瞄向心上人,乐得直想当场翻斤斗。

  站立窗边的铁靳轻蹙双眉,咬着指头,没出言抗议。

  “定定心,老夫将要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你听完之后再下最后的决定也不迟。”淡咳一声,铁翱凝神整理思维。

  “晚辈洗耳恭听。”

  ◇◇◇

  白狐一族于天地万物形成那一-那便与人类和平共处于世,它们的生活起居与人并无两样,仅是多了人所没有的一意潜心修行。

  千百年累积下来的修行,使得白狐一族由能变化成人身、移动东西,到习得深厚的破空之音法,甚至可以到随心所支使风火雨雷电,每个关卡都需要经过二十年以上的修炼,方可达到。

  现存的白狐之中,拥有最高层的随心所功力,除了三位已隐退不问世事的百余岁长老外,其他的族人法力顶多只达破空之音和驱动自身独创的活暗器罢了。

  它们修得人类难以获得的法力,不藏私地分享传授人类,却碍于人心杂念太多,不易学成,以致遭人类的嫉妒、怀疑。

  人类认定了它们留下一手,使他们不能像它们一样呼风唤雨。于是猜忌带来两族间的闲隙,带来了无数的抢夺杀戮灾祸。

  为了不再让族人一个个平白冤死,为了断除人类愈渐高张的野心,为了两族间不再互想残杀,当时的白狐族长不得不领着族人远避山林,设下结界,杜绝了与人所有的往来。

  几百年过去了,人类遗忘了世上有懂得法术的白狐,它们也代代与世无争的安身在此,偶尔为了增加族内新生代的知识,会偷偷送年轻一辈出山入世学习人类的一技之长,好回山中用于族人身上,直到近二十年,族中有人起了不平之心,才暂时停止这项举动。

  曾到过人类社会的新生代耳濡目染人类生活的方便后,便愤恨为何是它们住在深山内,而不是人类。

  它们厌恶祖先不战而退的做法,连带地鄙视领导这一代遵从上一代“不与人争”说辞的族长,也就是铁翱,不惜以任何手段达成退铁翱、另外推派族长、宣布出山、重新取得该属于白狐在世地位的目的。

  “昨夜月圆,你还好吧?”落下,山崖边,童仓堤席地而坐,率地把玩着随手摘下来的芒草。

  “嗯。”换回女装的铁靳扎着两辫子,清妍素丽的立于他身后。

  “那就好。恭喜你以后能够随心所的变人变狐了。”他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谢谢。”自从爹和阿堤促膝长谈一番后,他对白狐族群的历史了解得比她这个正牌详尽。

  “无头无绪,连带头造反的人都不清楚,这种敌暗我明的状况,多亏伯父只身撑了一、二十年。”头往后仰,他凝望着换装后的铁靳“姓高的既是长老,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起哄者。”

  “除了死去的十个,以及暴身分离族的高长老外,爹还无法确切掌握主使者,也不想胡乱猜测,以免坏了族人间的情感。”面拂来的风使她眯了眼。

  “只怕伯父的清高会让造反的人有隙可乘。”

  她同意童仓堤的说法。

  回来后,她亲眼看到了父亲为了族中的动白了发,感受到族人之间有股山雨来的气氛在形成,若再不快点找出-风点火的首脑,她好怕父亲会捱不过,造成族群无主而自相残杀。“不谈这些,让我瞧瞧你的伤。”

  铁靳和伯父、伯母无不为他的伤势担心,但是爪痕逐渐复原,仅留有不易察觉的淡痕迹,并没有他们所形容的可怕现象发生。“好得差不多了。”

  “不是你说好就好,我看过才算数。”绕至他身前,她跪坐了下来,自行为他解开衣衫。

  “哈!别急,别急,这等事应该由男方主动才是。”际的软剑被卸下,上衣让她给褪至部,他口没遮拦的调戏。

  臭阿堤,又熏心了!明眸瞪出警告,掐了他部一把,她检查起他的伤疤来。

  刚受伤时四周的青铜色已不见踪影,伤口复原得不错,难道是她猜错了,高族长并没施放活暗器?!“伤看起来是好了,但对活暗器还是要提防,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身体有任何不适,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风传送来佳人身子的幽兰馨香,她飘动的发丝挑逗似地牵引起他的不安分,盯睨人儿,他一把抓住她的肩往怀里送。

  “阿堤,放开我。”突来的身体接触,使她脸红心跳。

  “不放。”

  贴在脸颊上赤条条的、卜通卜通的心跳声,引得铁靳想起了上回的情。

  “伯父、伯母默许了我俩的婚事,你呢?”他问出了这几压抑在心中的忧虑。

  “我怎样?”她明知故问。

  “你对我…都没有一点点好感?”

  相处多年,当然会有,她又不是冷血动物。

  难得滑溜、有自信的童仓堤会对事没把握,不免令铁靳失笑。“我说过,你有百花陪侍,不差我一个。”

  “那都是逢场作戏,不足以当真。”为了转移对铁靳的畸恋,他向外寻求发,害得自己恶名昭彰,真是悔不当初。童仓堤脸皱在一块的焦虑辩驳。

  他对她好像是真心的。“是吗?那些花姑娘好不可怜,让一个玩、欺骗人情感的大骗子耍得团团转,怪不得向夫人会说你是个空有外表的坏胚子,我可不想傻呼呼的学人失了心、丢了魂。你还是乖一点,回去后好好疼疼那些为你痴、为你狂的姑娘们,别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偎在他中的她眸光掠过戏耍般的狡黠。

  唉唉唉!自作孽喔!“铁靳,别闹我了!我若发誓从今以后眼里、心里只有你,不再花天酒地,连在野花丛中,你是否会对我改观,甚而喜欢我呢?”他受不了她一再防卫的躲避他,不接受他的真情。

  半掩下暗褐色的明眸,她思忖了一会儿“这话可是你说的,不花天酒地,和院里的老相好断绝关系?”

  “是。”有她陪伴,那些没感情的胭脂花粉皆可抛去。

  “好吧!”一抹得逞的笑在她的畔扩散。

  “好吧是何意思?”她真是会吊人胃口。童仓堤急切问道。

  “好就好呀,还要有什么别的意思?”她娇憨地眨着大眼。

  “铁靳…”她再吊他胃口,他是会被搞疯的。

  仰脸的她面笑容“好啦,好啦!看你可怜,我就解释给你听。意思是,我好心答应让你跟着我。”

  就这么简单?眨眨不敢置信的眼,他说不出话来。

  铁靳美目、红含笑,似是偷到腥的猫儿。她是不是在耍着他玩?“你信任我发的誓?不怕我说一套、做一套?”

  “谁不知童大侠说出口的话可媲美圣旨,说一不二,绝不会出尔反尔。”

  黑眼珠一转,他地笑道:“-敢耍我?”

  哇!傍他瞧出端倪了。

  阿堤猜得没错,她是在耍他。

  谁要他仗着那张俊逸的脸处处风,在外欠了一**情债,让她不得不为自己往后的幸福找保障呀!

  要是不他亲口发誓,往后真跟了他,她还得担心何时他胡里胡涂被人拐跑,或者有人抱着孩子上门来认爹呢!“我才没有耍你,誓是你自己要发的,我又没你。”他之前的风帐她可以不计较,之后她可没那度量去包容了。铁靳抱着他的,娇媚的嘟着小口。

  也罢。能这么轻易的得到佳人的首肯,就是要他被耍十次、百次,他也心甘情愿。“等处理完伯父的棘手事,跟我回家禀告父母,让他们老人家为我们找个黄道吉。”

  “你口中的伯父,可是我爹,而这里是我的家,我已经回家了,更何况我只是说让你跟着我,可没说要跟你。”铁靳皱皱鼻,一副占了上风的模样。

  呃!她──

  好大的胆子,玩他竟玩出瘾来。

  这小女子从小赢得他的欢喜,事事给她管、处处让她,换来的是他没个大丈夫的样,这事传了出去还得了!低头半睨着口头占他便宜的铁靳“我记得有个人出门前,信誓旦旦地向我爹娘保证,说再怎样都会回养育她的家一趟,不晓得那人是不是因为由男变女,学起了女孩子家的耍赖功夫?”他抓住她尊敬长者的个性,堵回她的百般戏

  讨厌的臭阿堤。“替爹解决了族中的纠纷,我会和你回童家的,但回去时不准你提什么挑黄道吉,我才没要嫁给你。”她是亲口接受了他的追求,也爱极了两人现在有点亲又不会太亲的关系,但论及婚嫁,她没有考虑到那地步。

  “你不嫁我,还有谁敢要你?二十多岁的老女人。”她又要玩什么把戏?以鼻摩娑她的鼻尖,他取笑道。

  “你应该说是二十多岁的老狐狸。既然我天生是只狐狸,还怕找不着人娶我?”她讪笑地拨动发辫,使出蒋家小姐常用在她身上的勾魂眼。“瞧!狐狸的本领我都习会了,不怕找不到愿上钩的。”

  “谁敢大胆的接近你,小心我将他大卸八块。”童仓堤醋意大发,生气地将她紧搂在怀里。

  童仓堤厚实的,一张一阖,独特的男子气味随着两人的贴近,充在她的鼻中,了她的心志。“卸了他,小心我反过来剁你一十六块。”他吃起无名醋的傻样看得她心花怒放,忍不住嗲着嗓子,娇抵在他下巴呢喃。

  “你的身子,我瞧过了。”可恶的小女人,逗他逗习惯了。童仓堤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隔着衣物,如蛇溜滑地覆上她的

  “你…”小手一撑,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但还是摆不了他置于上的手。

  “我怎样?”逮到她了!红透的脸是为了他的话,还是因他不规矩的手?童仓堤大手一,得意地将她的小脑袋瓜子按回怀中。“咱们别斗了。”

  他不安分的手竟在她的!“拿…拿开你的手。”铁靳大惊失,两手掐入他的臂膀,像要除去那没来由的震慑。

  她还拒,半掩星眸的娇态,一看便知是对他的抚开始有了反应。童仓堤干脆趁胜追击,咬开她的衣扣,让手爬入肚兜内,优游在她的酥上。

  他的手指!

  她小巧的因他老练的手高耸立。

  颤抖身子高了,铁靳没了自制力,仅是咬着玫瑰般红润的下,不让自己失控地呼出快。

  佳人如预期的对他触及肌肤的抚给予火热的回应。“说你会嫁给我。”

  她受不了了!

  腹腔内排山倒海而来的火都因他不断的燃起“身子…看见…又如何?大夫我看过…无数人,让你看一次…不会…少一块。”就算体背叛了自己,她依旧是倔强地不松口。

  嘴掀扬不到片刻,怀里人儿吐出的话便使得它往下垮。什么不会少块!她是要气死他,还是要害他淹死在醋坛中?

  置于上的手忽然停顿下来,不再制造令人心跳加速的快意。衣裳半敞、薄汗微淌的铁靳若有所失地将小手按在心口的大手上。

  白晰的手下是他黑黝苍劲的大手,这只手动也不动的僵于她的心口上。“阿堤──”她都用不能再明的暗示了,他难不成想将她弃在高山云层中?

  等了半晌,捺不住的她干脆依样画葫芦,回敬似地以另一只手把玩他的,并侧着头,抬高覆**的粉脸窥探他。

  他的眼神…“啊──唔──”铁靳微张的小口刚好上了他俯首而下的

  四片相触,半熄的火苗再度点燃,感的玉肤又麻剌起来。

  是了!阖下了眼睑,手下平坦的传来似她般的反应。“阿堤──”他一遍又一遍地,铁靳青涩地主动回探他的舌,期望他入内来与她纠

  该死的铁靳,敢现学现卖的摸他!

  他就不信青的她玩得过他这情场老手。

  缩回,注视着被他挑逗得不能自己的佳人,他克制住体内被她点燃的火。“只要说你答应,我马上足你。”一翻身,将在上的她置于身下,轻抵着她红肿的瓣低哄。

  答应?答应什么?

  看着他能为自己带来言语无法形容的亢奋的嘴,铁靳主动送上自己的红,谁知他竟撇开了脸。

  “好。”脑海混沌,她记不起他要她应的是什么。“阿堤──”目前她想要的是他再帮她引爆那股悸动。

  啊炳!死鸭子嘴硬的她终于被搞定了。心一宽,他放纵地让人基本望接管理智,低头便热情她口中的汁。

  喟叹地承接他直捣入内的舌,两舌嬉戏般逗,半luo的躯体在地天被之间难分难舍。

  是了,就是这个了!她哦的蜷曲起双腿,沉浸在童仓堤施展的魔法中。

  “咳咳咳!”

  一场即将如火如荼展开的巫山云雨,被第三者的声音活活的打断。

  羞赧布了脸颊,铁靳不好意思地把头钻入他备好的保护中。

  老天爷!她竟豪放到在光天化、无遮无蔽的山崖上和阿堤…

  都是他的错,净会挑逗她,害她厚颜无有如yin娃。躲藏在他身下的铁靳忙把歪斜高的裙拉盖住腿。

  哪个不识趣的坏了他的好事?童仓堤怒气冲天的瞪向出声处。

  白狐族群偏好的白色衣着,一脸木讷老实,体形壮硕,脖颈以上已通红,他是谁?

  “月──呃,靳妹妹,义父有事找你。”来人心虚的说完即走。

  “让我起来。”狠狠给人浇熄火、窝在他身下、衣衫不整的她突感嫌恶自我。

  翻卧一边的他则的俯视衣不蔽体的铁靳。

  “不准看。”糗死人了。

  “摸也摸了,亲也亲遍了,还怕我看吗?”他故意以指尖圈画过她前紫红色的蓓蕾。

  臭阿堤,被人撞见,她都想找地钻了,还缺德地又引发她一阵哆嗦。“走开,没听到爹在找我吗?”

  “好。”一个跃身,他顺手拉起她,为她拍掉头上、身上的枯草。“咱们下回找个不会被打扰的地方,从头到尾重来一次。”

  “你…鬼!”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心跳又因为听了他带的话而心悸起来。

  “我,也只为一人而。”在她未扣上的领口狠狠地了一下“娘子。”眼见雪白的锁骨间烙下一块暗紫印记,他心情大好。

  “谁是你娘子!”避开他可能的再次袭击,她赶紧将最后三颗绣扣扣上,畔不自觉地扬升。

  “别说你忘了方才答应要嫁我的事。”

  中,她是有应允他,但她可没──

  哎呀!她想到了。

  惨了,她贪恋在念中,竟随口答应了阿堤!这下子她不就要一辈子和他没完没了了吗? WwW.EdAxs.cOm
上一章   多情郎君有意狐   下一章 ( → )
多情郎君有意狐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杨蕙精心创作的的言情小说多情郎君有意狐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多情郎君有意狐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多情郎君有意狐》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