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妾君最新文字章节第十章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妾君  作者:时叶 书号:15857  时间:2017/5/20  字数:9490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来到弥漫着牡丹花香的临芳丹苑,柳似炎在门口停了下来。

  “怎么了?进去吧小少,少爷就在里面,别怕啊!”竹丹心看得出柳似炎心中的不安。

  “嗯。”他鼓起勇气往前。

  柳似炎的双手不停地抖着,缓缓打开了门,看到眼前的一切都与自己还在这儿时的摆设一模一样,都没有改变。

  走上前,柳似炎来到了边,上躺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那无的双、惨白的面容,让人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往日器宇轩昂的雀末亦。

  坐上沿,柳似炎用发抖的手慢慢的抚摸他的脸颊,心中对他的不舍再也忍不住的宣出来。

  “亦,我来看你了。”看着雀末亦不动的身体、紧闭的眼,让柳似炎心如刀割。

  “小少。”竹丹心喊着柳似炎。

  “丹心,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柳似炎激动得抓着竹丹心,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竹丹心叹了口气,回想着这一个多月以来所发生的事——

  自从柳似炎离开雀府后,雀末亦便整将自己关在临芳丹苑,不愿见任何人,就算朱元几番劝说也没用,雀末亦就这样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这,一直想要谋害雀末亦的连君兰终于等到了出手的时机,她悄悄的来到了雀末亦的房门外,看着里头的情形。

  这时雀末亦正坐于椅子上喝着闷酒,失魂的喊着柳似炎的名字:“小炎,小、小炎。”

  看着已有几分醉意的雀末亦,连君兰便有恃无恐的走进房内。

  正在喝酒的雀末亦没有看到来者是谁,便大强喊着:“出去!”

  冷哼一声,她来到了他的面前:“看看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成这副模样,真是窝囊,你这样怎么配得上神医的封号,要不是你、如果没有你,我的爷爷也不会死得如此不值得。”

  “你、你说什么,我和你爷爷的死有什么关系?”还有醉意的雀末亦,拿起案上的酒一饮而尽。

  “有什么关系?真可笑,原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记得十一年前的药王大赛吗?要不是你,我爷爷也不会因为输给你这无名小卒,被人笑因而抑郁而终。”想起她爷爷那一年多来,活着就如同死了般的模样,设连君兰对雀末亦的怨恨不由得又加重了几分。

  “这…”听到她所描述的情形之后,雀末亦酒意渐消,这才明白她所说的事情。

  在十岁那年,雀末亦因一时的贪玩,参加了十年一次的药王大鬟,最后虽然击败了所有的人,他却嫌药王这称号太过麻烦而落跑了,同时他也因为年纪轻轻就击败了当时享有盛名的老药王连应,而成为药神村的传奇人物。

  “你是当年老药王的孙女。”他指着连君兰问。

  “你终于想起来了吗,你知道那场比赛对我爷爷是多么的重要,他想将那场比赛当成他人生一个完美的句点,而你、你却毁了我爷爷的梦。”连君兰轻摇羽扇,怒不可遏的看着雀末亦。

  “那场比赛我并不知道对连应那么重要,要是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参加了。”雀末亦皱着眉头说。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纳命来。”连君兰迅速出羽扇中暗藏的银针剌向他。

  由于饮酒过多,使得身体不听使唤,且在来不及闪躲的情况下,雀末亦被刺中了左肩。

  雀末亦按着伤处,看着发黑的血。“可恶,这针有毒!”

  看着中毒的他,此时连君兰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出了那张丑陋的脸孔。

  “你的脸…”在看到面具下的脸庞时,雀末亦不感到惊讶。

  “你说我这张脸吗,可怕吗?”连君兰摸了摸自己原本该是美丽的脸庞,而现在却是如此丑陋不堪,于是冷冷的笑着。“爷爷为了要炼出连你都无法解的独门毒药,于是就牺牲了我原本美丽的脸。”

  “你说什么?”雀末亦没想到连应竟然会为了药王之名,而拿自己孙女的命来做药引。

  “我不在乎,只要你死,一切都是值得。”在刺中雀末亦之后,连君兰像是着了魔似的,说着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你不会寂寞的,为了杀你,我杀了我的双胞胎姐姐,取代她嫁到了雀府,更杀了那个没用的师兄陈平,最后我连那个碍眼的常若水也杀了,不过这一切的一切,只要等你一死,我所犯下的罪孽都是值得的。”

  “你真是狠毒。”雀末亦着气。

  “唷,可别动那么大的火,要不然血加速窜,可是会加快毒发的速度而已哦!”连君兰笑得诡谲,一脚踩着倒在地上的他。

  “你…可恶,难道你不怕我将这些事说出去?”

  “你有那机会吗?哈——”

  就在此时,一直不放心雀末亦老将自己关在临芳丹苑的朱元,在竹丹心的陪同下来到了房外,才一轻推房门便看到雀末亦被连君兰踩于地上。

  “亦儿?君兰,你这是在做什么,快放开亦见。”

  “是你啊,本来你可以不用死的,不过既然让你看见了,你就陪着你的儿子一块死吧!这样黄泉路上也有个照应,不是很好吗?”连君兰站起身来,拿起身旁的银针。

  看此情形,雀末亦大叫:“娘小心,那针有毒。”

  “什么!”

  就在连君兰要剌向朱元时,竹丹心一手反将她给制住。

  “你、你会武功?”真是失策,竹丹心竟然会武功,这可是在连看兰的计算之外。

  “你可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你以为没两下子,夫人会让我做小少的丫鬟吗?毒子连君兰,哦不,应该是连君梅才对。”

  “你、你究竟是谁,竟然知道我的真实身分?”

  “这倒不用告诉你。”语毕,竹丹心便将连君梅绑于一旁,一同与朱元来到雀末亦的身旁。

  “亦儿你怎样了?”看着雀末亦的伤势,朱元也明白他中了毒,于是便由随身携带的药袋取出了一颗红色药丸,进他的口中。“快吃下,这可以先稳住你的气息,不让毒蔓延。”

  朱元看了看雀末亦的毒伤,随后走到连君梅的面前。“快出解药来。”

  “朱元,你说我可能将解药给你吗?况且这毒根本就没有解药。”

  “什么,你…”朱元为之气结,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这时由于竹丹心并未将绳索绑得牢固,所以让连君梅给挣脱了,且将预藏的小刀取了出来。

  “你、你想做什么?”看着挣脱掉的她,朱元机警的赶紧往后退开。

  她看了一下四周,看见竹丹心正守于门口,想了想就算自己真能出去,还不是过着亡命天涯的日子。

  这种生活连君梅已经厌倦了,而且她要做的事也完成了,心中早已无憾,因此她便将刀子对着自己的口。“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就算我死雀末亦也得死,这样就够了,爷爷,我来找您了。”说完,她便用力的将刀子刺进口,鲜红的体由她的伤口中缓缓出,就这样她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就在此时,雀末亦也因毒发作而昏厥了过去。

  柳似炎不敢相信的看着竹丹心“那么,所有的命案都是连君梅所为,这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如此,她为了报仇不惜连自己最亲的姐姐也杀,真是太没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人为了仇恨能做到这样,我不懂。”

  竹丹心上前握着柳似炎的手“您毋需懂的,小少。”

  “对了丹心,为何大家好象不知道我被亦休了的样子,齐管家为何问我玩得愉快吗?我实在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一进门就想问这件事的柳似炎,这时才开口问着心中的疑问。

  “小少被少爷休了的事,是夫人瞒下来了。”

  “雀夫人?”柳似炎还是不懂为何朱元要将自己被休一事给瞒着?”为什么要这么做?”

  “夫人知道少爷根本就放不下您,而您同样也放不下少爷,夫人更希望有一天你们还是能和好,所以只对下人们说您回娘家而已。”

  “是吗,我也放不下亦吗?”苦笑了一声,柳似炎一直以来都害怕知道自己的心意,不想去面对真正的心情,但却被竹丹心的一句话给打破了自己的心防。

  柳似炎此时看向躺在上的雀末亦“难道连你娘也没法子解你身上的毒吗?”

  “嗯,夫人虽给少爷服了一种解毒药丹,可是只能缓和毒发作而已。”

  “是吗?”他拨了拨雀末亦的发丝,语气中尽是对雀末亦的心疼。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敲门声,竹丹心走过去开了门,与那个人交谈了一会儿后,又回到柳似炎的身边。“小少,丹心有事先走开一下,等会儿再来。”

  “嗯。”竹丹心走后,柳似炎便坐于沿,低头看着雀末亦。

  “没想到现在的立场对调了。”柳似炎为他拉了拉被子笑着说。

  “先前我昏时,你总是在我耳边叫唤我的名字,要我一定要活下去,现在如果我也要你活下去,你会为我而活下去吗,亦?”说着说着,柳似炎不听使唤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突地,柳似炎看到戴在手上的镯子,把上头镶嵌在朱雀爪上的湛蓝色珠子取了下来。“你曾经说过,这珠子是相当好的解毒药剂,虽然那时只是开玩笑的说着这件事,但只要能救你的命,我宁可相信这珠子真有解毒的功能。”柳似炎将珠子放于双上,俯下身用自己的将珠子送进雀末亦的嘴里。

  “亦,求求你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不要再让我恨你。”柳似炎哭着摇晃他的身体。

  看着一点反应也没有的雀末亦,柳似炎无力的哭倒在他身上。

  来雀府也过了数,柳似炎老是待在临芳丹苑中,一步也没走出,倒是朱元看着这些日子来,渐消瘦的他真是心疼不已。

  大厅上朱元将竹丹心叫了过来。

  “夫人您找我?”竹丹心恭敬的问。

  “嗯,丹心,这里没人,你可以不必行这么大的礼。”

  “要的,这是规矩嘛,况且丹心也是来还债的啊!”竹丹心笑着说。

  “真是苦了你,你那爹也真是的。”朱元摇摇手。要竹丹心别再多礼了。

  “没法子啊,谁要我爹老是如此。”竹丹心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夫人叫丹心来有何事吗?”

  “还不是为了亦儿和似炎的事。”

  “少爷和小少?”

  “嗯,昨儿个听说似炎又没吃多少东西,再这样下去他怎么受得了,他的身体也还没有完全康复,不是吗?”朱元担心的说。

  “嗯,丹心也劝了,可是小少直说自个儿没胃口吃,最后也只是喝了几口汤而已。”

  “我就是担心再这样下去,别说是要医好亦儿了,说不定在没医好他之前又多了个病患,你去厨房把我咐吩的参汤给端来,和我一块儿去看他们。”

  “好的,夫人。”

  来到临芳丹苑,竹丹心敲了敲门,里头没应声,她便打开门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朱元和竹丹心大吃一惊,他们看到雀末亦搂抱着柳似炎睡在榻上。

  此时看到她们进来的雀末亦,做了个要她们别出声的动作,然后轻轻的将柳似炎放开,确定他能继续安睡的情况下,雀末亦这才不舍的下了

  这时朱元赶紧上前询问:“这…亦儿你…”“娘,小声点,别把小炎给吵醒了,这些天来他都没好好的睡过,我们到外面说吧!丹心,你留下来伺候小少,知道吗?”回过头,雀末亦在柳似炎的额上吻了一下。

  “是的少爷。”虽口头上说着,但是竹丹心也相当好奇为何雀末亦会不药而愈?

  雀末亦拉着一脸疑惑的朱元走出了房间。

  这时来到门外的朱元忍不住的问:“亦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

  “怎么解毒的是吗?”雀末亦笑着说。

  “是啊!”“娘,您还记不记得爷爷曾经说过,您的朱雀如意镯可是天下间最好的解毒剂。”

  “你说那只镯子?”朱元回想了一下“啊,是有这么一回事,我竟然也给忘了,那你能解毒必与那只镯子有关了。”

  “嗯,只是连我也没想到小炎会记得我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是他将镯子上那颗珠子给我服下,才让我的毒给解了。”雀末亦笑得相当开心。

  他知道柳似炎不仅记得他说过的话,而且还夜的守在他身边,可见柳似炎对他还是余情未了,这让他有了一丝新的希望。

  “原来如此。”看见雀末亦如此精神奕奕,朱元不由衷的感谢柳似炎,要不是他的误打误撞,她也无法救了雀末亦。“对了,似炎知道你已经好了的事吗?”

  “不,我还没让他知道。”

  “这…为什么呢?”朱元不解为何雀末亦不让柳似炎知道自己痊愈的事。

  “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康复小炎便会离去,所以…”

  看雀末亦吐吐的模样,朱元这下子可明了雀末亦心里打的如意算盘了,于是笑着说:“你这小子,要娘怎么帮你啊?”

  “娘,您肯帮我?”听到娘亲这么说,雀末亦高兴得拉着她的手。

  “唉,没法子啊,谁教我疼你呢,而且我也不想失去这个媳妇啊!”朱元摸了摸他的手笑说。

  “果然还是娘最通情达理了。”

  “哦,这时才会想到娘的好处,平时都把我摆在哪儿了啊?”朱元佯装生气的逗着雀末亦玩。

  “娘。”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后,随后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翌

  临芳丹苑内如往常一样,只剩下雀末亦和柳似炎,这时躺在上的柳似炎半开着眼,惺松的睡眼,坐了起来发着呆。

  此时一直偷窥他的雀末亦一见到他那可爱的模样,真想就这样把他抱入怀中,可是为了让他能永远不离开自个儿,他只好将这望忍了下来。

  过了半晌,柳似炎这才惊觉自个儿怎么睡在上,心想应该是竹丹心把他移到上的吧,因此也就不疑有他。

  这时他转头看向头的另一边,雀末亦正安然的躺在那里,那一瞬间,柳似炎安心了许多,赶紧下帮雀末亦盖好被。

  梳洗过后,柳似炎又来到了边坐在沿。

  “亦,早啊!”柳似炎低下身来,在雀末亦的耳边轻声说着,并吻了他的脸颊一下。

  柳似炎温柔的举动、人的声音,真是让雀末亦身心倍受煎熬。

  看着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的雀末亦,柳似炎的眼泪又在眼眶中打滚了起来。

  他那快溢出的泪水,让看在眼里的雀末亦心里暗念:不要哭、不要哭啊,小炎,你这样我的心好疼。

  “这么多天了,你为什么都不起来看看我呢?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吗?我已经不值得你爱了吗?”柳似炎看着他,心疼的说。

  不,不是的,我爱你,我对你的爱天地可为证啊!你懂吗小炎?躺在上假装一动也不能动的雀末亦心中不断地?群啊?br />
  “亦,你知道吗,从七年前与你相遇的第一次起,我的心就是属于你的了。”柳似炎趴在雀末亦的身上,回想着小时候初见时的情形。

  柳似炎抬头亲吻了雀末亦的,眼泪落在雀末亦的脸上。“只要你好起来,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就算是要我再做你的小妾我也愿意,所以我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好吗?为什么我这样呼唤着你,你却都不响应我,为什么,亦?”

  听到这些话的雀末亦一时也忘了自己的计画,起身一把抱住柳似炎。“别哭了炎,别再掉眼泪了,我醒了,我早就醒了。”

  “亦?”柳似炎茫然的望着他。

  “你真的愿意再回到我身边,再回来做我的子?”

  被他这么一抱,柳似炎真的傻了,他当然高兴雀末亦能醒过来,可是雀末亦是何时好的,怎么他都不知道?

  “亦,你的毒?”

  这时门外传来一堆嘈杂的声音——

  “哎呀,别推啊。”

  “哇!权,你挡到我的视线了。”

  经过一阵晃动后,此时支撑不了门外重量的门应声而开,一群人东倒西歪的跌在地上。

  “啊——翟,你到我的手了啦!”朱元抱怨的说。

  “对不起嘛,手痛不痛?”雀翟不好意思的移了移自己的大股。

  被在最下面的夏侯真提表情痛苦的说:“在上头的各位,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再打情骂俏了,在下面的人很辛苦,你们知不知道?”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家都站起来之后,皆不好意思的看着柳似炎。

  “娘、爹还有真提舅舅,你们…”

  “不,我们不是有意要偷听的,炎儿。”夏侯焉语自打嘴巴的说着。

  夏侯焉语一时说溜嘴,使得柳似炎这下子可真的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于是推开雀末亦抱着他的手,火大的说:“你、你们竟然联合起来欺骗我,连真提舅舅也是,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别、别生气啊小炎,我们这也是为你好啊!”夏侯真提上前陪笑的说。

  “是啊,是啊!”柳权也赶快安抚着他。

  “哼!”柳似炎因自己那羞人的话被人听见,脸红的转过头去。“我讨厌你们,你们走开啦!”

  “别这样小炎,是我不好,要他们联合起来骗你,我不想骗你的,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一醒过来,你就会再一次离开我,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当你说要再回到我身边时,我就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别再离开我了好吗?我爱你啊,炎。”雀末亦温柔的由后头抱住他。

  听完雀末亦那真挚之言,原本背对着他的柳似炎转过身来抱着他。“亦,我也爱你、我也一样爱你。”

  “小炎。”看见这样的柳似炎,雀末亦也像是得到了他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般,将他抱得更用力。

  “真是太好了。”夏侯焉语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是啊。”朱元也深感安慰。

  “嗯,终于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夏侯真提真替他们感到高兴。

  看见他们两人这些日子来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后还能在一起,让所有人不也感染了他们两人那份得来不易的幸福与喜悦。

  临芳丹苑内,雀末亦和柳似炎两人生于凉亭里,相拥着一起看着天上的月儿。

  “小炎你知道吗?在失去你的这段日子里,我的生命就如同是虚无的。”雀末亦低下头,亲了柳似炎的耳际一下。

  “亦。”柳似炎被他这么一吻,不脸红了起来。

  看见脸颊泛红的柳似炎,雀末亦将他抱得更紧。

  “亦,怎么了?”被他紧抱的柳似炎,用手回抱着雀末亦的手。

  “我真的拥有了你吗?你真的属于我了吗?我好怕,我怕我会再失去你。”雀末亦脸忧愁,将头埋入柳似炎的怀里。

  柳似炎将他抱起,在他的额上轻吻了一下。“是的,我永远都会是你的,永远都是。”

  由他口中说出这句话,对雀末亦而言就如同是一剂强心针。

  “炎,我要你。”此时雀末亦在他的双上,深深的烙下自己的

  这深深的吻让柳似炎着气,被吻得脸颊发烫,制止着雀末亦那不安分的手。“别这样,会让人看见的。”

  还意犹未尽的雀末亦哪儿肯放手,一手抚摸着柳似炎的大腿内侧,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而是伸进了柳似炎的小嘴内,舌头逗着他的耳廓,百般挑逗着柳似炎的情

  “不,亦…”在雀末亦的逗下,柳似炎发出了娇柔妩媚的声音。

  “炎,你的声音真美,让我再多听听,再叫柔媚点。”

  与柳似炎分离了这么久,再次拥有他的雀末亦怎么可能会放手,反倒是愈加重自己的手劲,想听他那美妙的声音。

  “别这样,亦。”害羞的推开他,柳似炎逃离了他的身体。

  看着脸通红、娇羞的柳似炎站在一旁轻着气,身上的淡红色丝绸衣裳也因刚才的情而凌乱、半着香肩着实人,看得雀末亦可说是火焚身,心难耐,一把再将他给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害羞了?”雀末亦贼贼的窃笑,不经意的又偷吻了他一下。

  “你…你好讨厌哦,就会欺负我。”被他这么一讲,柳似炎的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这时雀末亦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事而高兴得笑了起来。

  听到这笑声,柳似炎好奇的抬起头来看着他。“亦,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当然就笑你 彼?咚担?只共话卜值脑诹?蒲椎纳砩嫌我啤?br />
  “什么愉快的事啊?”

  “炎,你记得你刚来时,为了个核桃而答应过我一个要求。”

  柳似炎回想了一下“啊,你是说那件事啊!”“怎么,想起来了?”

  “嗯。”柳似炎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要你兑现你 迸ち伺ち?蒲椎谋峭罚?改┮嘈Φ眉你用痢?br />
  “你要我做什么啊?”柳似炎用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只要…”雀末亦故作玄虚的说。

  “只要?”柳似炎疑惑的看着他,同时也想着他会开出什么条件来。

  “只要以后我说我要你时,你都不准拒绝。”

  当听到这个条件时,柳似炎整张脸有如红苹果般,害羞得用双手将脸给遮了起来。“你、你欺负人。”

  “别将你的脸遮住,我想看你那张可爱的脸。”雀末亦将遮住柳似炎脸的手给移了开来“你真的好美哦,我要你。”

  “不…”

  还没等柳似炎将话说完,雀末亦就将他给抱了起来。

  “啊,放、放我下来啊亦,我不要。”柳似炎不断挣扎着。

  雀末亦用手指轻抵着柳似炎的,笑得十分开心的说:“你没有反抗的机会,走吧,我们现在就进房去吧。”

  “亦,你果然只会欺负我。”

  伴随着柳似炎的甜蜜抱怨声,雀末亦笑着将他温柔的抱进了房内。 wWw.eDaXS.CoM
上一章   妾君   下一章 ( → )
妾君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时叶精心创作的的言情小说妾君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妾君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妾君》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