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傲君刀最新文字章节第二章古庙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君刀  作者:马舸 书号:1863  时间:2016/10/5  字数:11834 
上一章   第二章 古庙    下一章 ( → )
晌午时分,任九重出了镇,向南面一条小溪走来。在溪间洗了盆子,又用水头,感觉那酒犹在作祟,似非一时可解。他趟过小溪,折而向东,走不上半里,便到了栖身的破庙。

  但见此庙孤单一宇,瓦败廊颓,显然大有岁月;里面供奉一像,丑怪庄严,不辨来历。进得庙来,四壁萧然,唯龛下铺了一堆干草。他放下包袱,去草上躺了,不久即觉神倦,又睡了过去。

  也不知到了几时,忽闻北面雷声滚滚,如万马缰而来。蓦地里一声大响,自半空劈下,直震得大地抖摇。他一惊而起,发觉外面已下起雨来,庙内大是昏暗。那雷声却再不止歇,翻翻滚滚,只在云霄怒炸。

  偏是雨下得淅淅沥沥,并不狂骤,直待雷声响了多时,已渐渐收了势头,忽而振作精神,独自发起威来。

  人说天有不测风云,总未料风云所挟,竟然如此滂沱:冀北十几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便在此刻猝然降临!

  及那雨下疯了势,当真如沧海盆倾,银河倒泻。地上都冒起了烟,远物俱不可见,百里统为泽国。

  任九重见水已漫进门来,头上也是细不断,忙将干草抱到神案上,拿了盆向外淘水。正忙时,忽见有二人踉跄而来,形貌都辨不得,大雨中连连滑倒,挣扎到庙门前。细看之下,却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妪,领了个八九岁的小姑娘,遍体透,状极狼狈。

  那老妪小脚衫,挎个花布包,显是从乡下来的,倒十分会说话,抢着开口道:“俺们不进去,就在廊下躲躲。俺没啥,怕孩子淋坏了。雨一停俺们就走,不碍您事的。”

  那女孩却道:“,雨都潲身上啦!进去不成么?”那老妪看着任九重道:“好孩子,别扰烦人家。过一会儿雨就停了。”任九重忙道:“老人家快请进,看淋了雨不好。”那老妪连声道:“小桃子,快给大叔磕个头。”任九重忙拦住了,搀娘儿俩走进来。

  那老妪顾不得头雨水,从包里拿出块破布,先给那孩子上下擦遍。及见她落汤一般,身子微抖起来,着了慌道:“这可不成。快下来,给你换件干衣服。”动手便要解扣子。那女孩人虽不大,倒知道害羞,扭着身子道:“,俺不嘛!他还在呢!”

  那老妪笑道:“你才多大的人,还怕看不成?快换下来,要不该头疼了。”那女孩仍是不依,大眼睛剜着任九重道:“你不许偷看!快转过去!”任九重心中暗笑,去外面廊下坐了,看那雨施威逞

  只听那老妪叹道:“这可怎么好,包里衣服也打了!搂着你吧。”任九重一听,忙走了进来,下破褂子道:“老人家不嫌我脏,便给孩子换上吧。”那女孩是真冷了,自己接过来,说道:“你快出去吧。”任九重一笑,又坐回廊檐下。

  过了一会儿,那老妪疾走出来,一脸歉意道:“好人快进来。小孩子不懂事,您可别介意。”拉任九重回到庙内。只见那女孩穿了褂子,虽然肥大可笑,却裹住了全身,头发也擦干梳好了,样子竟十分清秀。

  任九重道:“地下都了,神案上有草,老人家抱她上去坐。”那老妪念了声佛道:“这可不敢!要是冲犯了神灵,老婆子白修一世了。”任九重笑道:“它要因此降罪,也就算不得真神。”虽如此说,却抱了草下来,铺在干处。那女孩抢着坐上去,拿草盖住身子,忽冲任九重一笑。

  那老妪感激道:“亏俺娘儿俩遇上了您,要不可有罪受了。一路上俺们都是要着吃,这世上还是善人多!”任九重见她衣在身,心里大不自在,只劝她去草上坐。那老妪挨着草边儿坐了,说道:“大雨天让您受冻,真不过意了。”

  任九重道:“老人家是山东口音。这时节出来,要到哪里去?”

  那老妪叹道:“俺是从蒙乡下来的,走了多少天才到这里,就为了来找儿子。都怪今年收成差,乡下又开始死人了,俺那媳妇是个短命的,家里连主事的人也没了!俺那儿子在北镇当兵,一走又是六七年,听说是跟着皇上扫北,前后去了好几趟,俺只当他早不在了。谁想今年打的时候,有乡亲捎回口信,说他已在军中升了差,谷雨后又要去北征,叫俺别惦记。俺恨他可又想他,家里实在活不下去,只好带着孩子来找他。估摸着他也该回来了,就怕一时找不到,俺娘儿俩就饿死了。”任九重听罢,半晌无言。

  忽听那女孩道:“,俺肚子饿。你把那饽饽给俺吧。”

  那老妪道:“就剩下这一块救命粮了。好孩子,再忍忍成么?”那女孩道:“都忍两天啦!肚子饿得疼!”那老妪无奈,去包里拿出一小块糠馍,不料雨大没遮挡,那馍已稀烂如泥,不能入口。那女孩顿时哭了起来,任凭百般哄劝,只是不依。

  那老妪道:“你别闹了!看把闹死了,谁还管你!”

  那女孩在草上打滚道:“不会死!就会骗人!你说出来寻爹爹,路上还要给俺买糖吃。村里小妞子她们都吃过糖,就俺从没吃过。俺再不跟你走啦!”

  那老妪道:“桃子别吵了。身上不自在,怕是真要死了。”说着抖了起来,许是路上饿得久了,又许是年纪大了,猝被冷雨所,竟尔面青紫,大是不祥。

  那女孩也瞧出不妙,抱住她道:“你怎么啦?俺肚子不饿了,你快好过来呀!”那老妪抚摸她小脸道:“桃子别怕。没见到他,死也闭不上眼。老天爷,俺白养了这畜生啊!”眼里都是浊泪,摇晃倒。

  任九重忙扶她躺下,细把脉息,已知是冻饿所致,不由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那女孩见他去一旁拿起个黑包袱,似乎犹豫了一下,跟着大步走出门去,不觉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任九重赤身走入风雨中,直奔镇上而来。此时雨下得更凶,四面仿佛汪洋世界,道上水已及膝,遍体生寒。他快步走来,那小溪水势暴涨,早漫过了际。好歹趟过去,少时来到镇上。

  只见长街上雨水横,家家早已关门闭户。他转了片刻,来到一间铺子前,眼见门匾上写着“德兴当”三个字,遂上前打门。敲了十几下,方听有人道:“谁这时还来?坐船方便怎地?”

  任九重忙道:“打扰了。我有物要当。”那人知此时来人,多半会有好货,却道:“除了龙王的定海珠,别的都不收。你快划船回去吧!”任九重心急,在门上轻轻一按,便将里面门闩震落,推门走了进来。

  里面是个瘦小的伙计,大瞪两眼道:“见鬼了!合着你是撬门的祖宗!”及看清是任九重,登时惊了面孔,冲里面叫道:“掌柜的快来,那…那要饭的来了!”喊了两声,一中年男子已奔了出来,怯望任九重道:“尊…尊驾有何贵干?”声音发颤,显是已听闻早间之事,内心大是惴恐。

  任九重打开黑包袱,取出一物道:“掌柜的行个方便。我想拿它当些银两。”

  那男子见是一把四指宽刀,外表极普通,且用牛皮作鞘,说道:“这…这个我不敢要。尊驾还是留着吧。”任九重把刀递过去,说道:“掌柜的看看再说。”

  那男子心中害怕,仅出半尺来长,便道:“在…在下不识兵刃的。”一语未息,倏觉寒气砭骨,冷森森竖了发。低头看时,陡见刀身上花纹密布,紫气横空,一眨眼间,又如玉沼冰、琼台瑞雪一般,紫气、花纹都隐去不见。外行人也知是口宝刀!

  那伙计两眼放光,小声道:“掌柜的收了吧,这确是宝器。”那男子瞪了他一眼,捧刀过顶道:“尊驾短钱使用,在下送些便是。此物断不敢收。”说着便要送还。

  任九重道:“我真心来当,掌柜的莫多心。请估个价,我这就要去。”那男子见其意甚诚,心知不能再拒,唤伙计取了十两银子,说道:“贵物不敢妄估,尊驾休嫌轻微。我若不留下它,那是不敬了。但盼早来赎取,我们决不敢对外人讲。”

  任九重凝视那口刀,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掌柜的若是惜物之人,还望能善自珍存。我总没钱来赎了!”疾步出门,如失骨,又奔入风雨中…

  那女孩正在庙里哭泣,猝见任九重掮个大油布包走回来,不由扑入他怀中。任九重见那老妪脸色吓人,忙放下包打开来,从里面搬出一大捆干柴,在干处点了堆火。只一会儿光景,庙内便温暖了许多。

  任九重又取出一罐热水,另有许多牛、面饼等物,都送到那老妪面前。那老妪似不敢相信,愣了半晌,忽两眼汪泪道:“好人哪,你这是从哪儿来的?莫非你是变身的菩萨!”顾不得自己吃,连声招呼那女孩,生怕她饿坏了。那女孩早拿起一张饼,狼虎咽地吃起来。

  任九重把火得甚旺,待娘儿俩都吃了,说道:“老人家烤烤衣衫,在火旁去了寒气,便可大好了。”那老妪见他又要去廊下,强撑起身道:“孩子,大娘没那些说道。你快烤烤火,把身子擦擦吧!”

  任九重走出几步,又转回身来,去油包里拿出个大纸袋,摇晃着道:“小姑娘,这东西你要不要?”那女孩不知是何物,一把抢过,打开见是包的糖果,一蹦老高道:“,是糖呀!俺有糖吃啦!”

  任九重道:“我也没吃过糖,你送我一颗尝尝好么?”那女孩大惊,紧捂住糖包道:“是俺的!俺谁也不给!你快出去出去!”任九重哈哈大笑,走出门去。

  不多时,那老妪烘干了衣服,拿着任九重的破褂子,走出来道:“好人快穿上吧,都是俺们拖累了您。老婆子平常嘴也不笨,这会儿却…”任九重见她精神转好,穿了褂子,搀她走回来。只见那女孩坐在火旁,已换了件粉的花衫,下面绿莹莹的子,一脸足,正吃着糖果。那老妪忙拿起两张饼,在他手上。任九重早感饥饿,遂坐下吃了起来。

  那老妪见他衣领子破了,去包里取出针线,一时却老眼昏花,纫不上针。

  任九重道:“老人家不必费心。我一个人邋遢惯了。”那老妪道:“不费事。桃子,快帮纫纫针。”那女孩接过针线,玩心颇大,一时也纫不上。任九重笑道:“就会玩,把线给我吧。”那女孩递过线头,针却不给他,说道:“线给你了,你纫呢!”举针摇晃,嘻嘻直笑。任九重一抖手,那软软的线头飞出去,恰穿入针眼中,自己先乐了。

  那女孩惊异非常,说道:“你怎么的呀?快教俺玩儿!”扭股儿糖一般,住他不放。那老妪笑道:“这孩子就会磨人!您别恼,她难得喜欢谁呢。”怕任九重着凉,也不叫他褂子,便在身后起来。

  此时雨渐渐小了,那火却越烧越旺,室如。三人靠在一处,那老妪飞针走线,状如慈母;那女孩则嬉笑在怀,仿若娇儿,场面十分温馨。

  任九重眼望那老妪头银发,针针细密含情,忽地心头一酸,泪水夺眶而出。那老妪停下手道:“孩子,你这是怎么了?”任九重仰面叹道:“人说五谷粮、生身娘,才是人真正的依靠。可我一生却难尽孝道,实与禽兽无异了!”那女孩见他泪面,吓得不敢说话。

  那老妪忙道:“您家中二老要常挂念,是该多陪陪他们。老人就怕寂寞,儿女要不在身边,心悬着不落地啊!”任九重听了,愈止泪不住道:“家父母三年前都过世了。我没能看上一眼,死了也无颜相见!”

  老妪怕他太难过,忙岔开话道:“看您这么喜欢孩子,也是有小的人吧?”任九重拭去残泪,起身道:“都不能见了!老人家莫怪失态,早点歇了吧。”说着又走了出去。那老妪出来唤了几次,见他只是不回,思量草上睡不下三人,只好自去歇了。

  任九重在檐下坐了一会儿,庙里二人已入梦乡。他几次悄走进来,在火上添了干柴,眼见一老一小气红润,这才安心坐回廊下,独对雨帘,默想起了心事。

  也不知到了几更,雨渐渐停了,忽听庙内脚步声响,有人走了出来。任九重知是那女孩起夜,也不回头去看。

  那女孩悄走过来,大眼睛似葡萄粒一般,瞅着他道:“你怎么还不睡呀?外面多冷啊!”

  任九重道:“你起来做什么?”

  那女孩道:“俺肚子疼。你买的东西不干净!”

  任九重笑道:“再干净的东西,也没你那么吃的。快去解个手就好了。”那女孩见庙外漆黑一片,不敢去远处方便,只稍稍走开些,说道:“你可不许看俺!”任九重一笑,背过身去。

  过了一会儿,那女孩来到他身旁,悄声道:“你晚上不睡觉啊?这么坐着好玩儿么?俺陪着你好不好?”说着学模学样,也盘腿坐了。任九重道:“地上凉,一会儿你又肚子疼了。快回去睡吧。”

  女孩道:“说你有心事。你一个人坐在这里,都瞎想些什么呀?”任九重道:“想想过去,再愁一愁现在,也不用去想将来,一晚上就熬过去了。”那女孩道:“这多不好玩儿呀!俺闲了就摆纸牌,要不就去拉家常,也比你傻坐着强啊!”

  任九重见她全无睡意,生怕她着了凉,只好抱她坐在膝上,说道:“不怪你说你难后你要出了嫁,也真够人受的。”那女孩不明所以,说道:“说你不像真要饭的。你干吗非要饭呢?你没有家么?”

  任九重叹了口气,转而一笑道:“你这丫头,句句问到我的痛处,我可不跟你聊了。”假意要将她推开。

  那女孩搂住其颈道:“不嘛!俺睡不着,就想和你说说话。咱不说你要饭的事了,说点开心的事好么?”

  任九重见她一脸纯真,忍不住笑叹道:“许是老天怜我太寂寞,却叫个小丫头来陪我解忧。也罢,我看你有点儿瞧不起我,索吹吹牛吧:只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曾落在富贵套子里,挥金如土的事可没少做。后来女人们势利,一窝蜂地都要嫁过来,我这才散了家财,来做乞丐。这法子倒管用,好歹她们再不烦我了!”

  那女孩瞪大眼睛道:“是真的么?原来你很有钱哪!”任九重笑道:“钱是有一些,红颜知己也不少,可惜她们都没你漂亮,更不如你会磨人。”那女孩听了,扯住他短须道:“你骗俺!俺才不信呢!不过你从前的样子,一定比现在好玩儿!你快跟俺说说吧!”

  任九重闻言,似勾起了心事,痴了会儿才道:“我有个故事,你想听么?”

  那女孩喜道:“俺就爱听故事,越吓人的越好!你快说吧!”

  任九重默默摇头,继而缓声道:“从前有个年轻人,自小家境不差,加上又学了些拳脚,大伙便都吹着捧着,把他奉为偶像。当时这年轻人血气未定,也便一味任气使才,自命侠义。可后来有一个人,本是这年轻人的朋友,某一在众人面前,非要这年轻人把‘侠义’剥光,再到他手上。这年轻人不肯,那人便他离开江湖,再不能…”

  刚说至此,那女孩已囔道:“你说什么呢,一点也不吓人!侠义是什么呀?它也穿衣服么?”

  任九重不答,眼望茫茫苍穹,自语道:“只是这些年来,那年轻人爱江湖的心非但没减,反越来越是强烈,这大概就是冥顽不灵吧!其实他也知道,江湖上多血腥黑暗,少有人论是非;为名为利,个个争得头破血,比官场上还要不堪。可他还是像当初那么想:这里面也有热血,也有光辉,更有真侠真义。他常想‘侠’这个字,是受苦人极微渺的希望;他一生虽当不起,也定要拂去它上面的灰尘,使人不疑惑‘侠’的光芒。说来常人的江湖,只不过是人情世故;而他心中的江湖,却应是血天良。他也知道这念头傻得可笑,却总是痴心难改。也许古往今来,真能被世人传颂缅怀的,都是些痴人傻事吧。只是若与那些高洁君子相比,他还痴傻得不够呢!”

  那女孩连连挠他腋窝道:“你嘀咕什么呢?一点都不好听!快醒醒吧!”任九重一怔之下,心神始收,不叹息道:“可怜这一番话,只能说给小孩子听了!不过高天在上,它总是明白的。”

  那女孩笑道:“俺看你像个魔障!难怪你整宿不睡啦!”

  任九重闻言,垂头自叹道:“也许你说得对,我真是魔障了。有时我也常想:如此苦苦坚守,还要搭上父母儿,到底值不值得?每念及这些,我也就动摇了!”

  那女孩道:“你别说那些啦。咱俩玩这个好么?”从兜里掏出几块小兽骨,下地摆在他面前。任九重见此物都磨得光亮,显是猪关节处的小骨头,却不知是何玩法。

  那女孩道:“这东西可好玩啦!俺先做给你看。”说着玩了几下,不过先抛起一枚,空抓起余下几枚,再接住落下的那个,玩法极是简单。

  任九重却道:“这太难了。我初学乍练,你要是输了,须给我一粒糖吃。”那女孩忙捂住口袋,大眼睛骨碌了半天,才道:“俺输一百把才给你糖。你要输一把,就得让俺当马骑,还要揪下你一胡子!”任九重道:“我全靠这点胡子,才觉有些体面。但只要不破相,我都依你。”那女孩直乐,先玩了起来,小手又巧又快,异常灵活。

  待玩了一遍,轮到任九重时,她却变着法儿捣乱,更用小手在他眼前晃。任九重虽闭目也能做来,却假装手忙脚

  那女孩见他输了,笑着蹿上其背,连声轰赶。任九重背着她爬了一圈,不防那女孩猛薅下他一胡须,二人都笑着滚倒在地。

  忽见那老妪走出来道:“这孩子真没法!后半夜也不让大叔消停!”那女孩爬起身道:“,你不知他有多笨呢!你要不起来,俺能把他胡子全揪光了!”任九重哈哈大笑。

  那老妪假意打了孙女两下,说道:“这孩子被俺惯坏了,回头俺使劲掐她几把!”任九重犹挂笑意,只劝两人进去歇息。那老妪又连声道歉,这才领孙女走回去。任九重自在廊下玩那小骨头,只抛抓了几把,便又笑了。

  不觉长夜渐逝,东方已微微泛白。任九重坐了一夜,也生倦意。庙内二人却早早起来,拾掇了一会儿,便悄然走出。

  任九重见那老妪挎了小包,忙起身道:“老人家为何急着走?道上泥泞,再歇歇也不迟。”

  那老妪道:“俺向前走一步,便离儿子又近了些,心里才觉踏实。当娘的都这样,你别笑俺子急。”任九重见说,忙进去把食物都拿出来,又掏出剩下的银两,在那老妪手上。

  那老妪死活不要,却又拗他不过,不觉流泪道:“这…这是俺几辈子修来的福啊,可让俺说什么好呢?孩子,大娘知道你有心事,好歹想开些吧。俺念了一辈子佛,到老也不知灵不灵,可俺总相信老天是个‘真神’,它什么都看着呢!你这样的心肠,天一定会护着你的。”又冲那女孩道:“桃子,快给大叔磕个头。咱总忘不了他啊!”

  那女孩道:“才不呢!他可笨啦!”说着冲任九重直笑。那老妪连骂她不懂事,又千恩万谢了一番,这才抹泪上路。

  走不多远,忽见那女孩跑了回来,背手笑道:“等俺找到爹爹,再回来和你玩。你可要等俺哪!”任九重道:“告诉你:若寻不到人,还回这里来住,莫再受风吹雨淋了。”

  那女孩忽抱住了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声道:“你晚上要还睡不着,吃一颗就会好的。”说着把几块糖在他手心。

  任九重心中一热,紧紧抱了抱她,只留下一块,余下的偷放回她兜内。那女孩又亲了他一下,随后蹦跳着去了。任九重以目相送,直到二人背影消失,方一叹而回。

  此时朝曦渐,任九重却大感倦乏,遂去草上躺了,少时便已入睡。这一觉直睡到午后,醒来犹觉疲惫,翻了个身,又合眼。

  偏这时,蓦觉心惊跳,魂难守舍,既而坐卧不安,六神无主。他有生以来,还从未有过这般情状,直恍惚了半天,异状始慢慢消退,只是再睡不着了。当下盘膝坐地,志一神凝,细察体内动静。

  不觉气似云行,游遍脉枢,待确信非本身之病,心底大生疑团:“人说颤心惊,多为凶兆,我今怎会如此?”

  突然之间,后面的衣襟无端飘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此时他背对庙门而坐,既生此感,本能地挥掌后拍。这一掌包笼极广,不期后面全然无物,一片死寂。倏然气机偶触,周身汗尽数炸起,随觉奇劲来,混混沌沌,莫可名状。

  他一惊之下,并不躲闪,后拍的手掌倏变一股活劲儿,将来力接下。岂料这一下如捕风捉影,丝毫难触其力,反似水中摸鱼,无所适从。来人却比他更为吃惊,但觉他掌法简劲之极,已将自家力道卸去大半,面前好似横了深渊,咫尺间便要踏空,忙收劲后跃。

  任九重刚一站起,一股沉柔的大力又至,对方欺身如电,莫辨来所。任九重斜身走化,陡出掌按向其影,将他重心拿住。孰料来人身子空松异常,不化而化,眨眼已到其侧。二人皆身如迅电,一瞬间斗了几招,均感对方无形无象,全身空透。

  尤奇者,双方动作竟越来越小,彼此拿点控身,而对方实无力点可言:接手四梢即空,求之不得,不求也是不得。咂摸其中滋味,唯觉对方轻灵如羽,自家恍如与影子相搏。即使按上其身,也是一个极深的深;偶尔触及其,则是个更深更大、没有尽头的;对方全身各处都是一个空虚点,或是个坚硬点,稍一用力去按,便可将你打出去。真可谓不见其手,又浑身上下都是手了!

  大行家到此一步,除非立见生死,否则难分胜负。二人心惊佩,均不由停下手来。

  任九重这时才看清对方相貌,不笑道:“天底下能练出这份柔化功夫的,大概只有武当的太极绵拳了!尊驾更令我无从借力,那必是太和派的敖先生了?”

  来人笑道:“魁首就是魁首,见面胜似闻名!我想问一句:适才我侥幸按上你口,你是怎么化开的?那劲法变得真妙!”

  任九重笑道:“对方按你口,你别想口就是了。周围那么大地方,你想哪儿他都得出去。我也想请教:刚才我下盘使了跌法,欺拔劲,动辄崩翻。先生怎能随便化开?”

  来人笑道:“任谁只要欺近身,周围就都是我的地方,我让他去哪儿他就去哪儿了。”二人一同大笑。

  此一问一答,说的都是内家柔化的意念,听来似乎荒诞不经,也唯有二人这等修为,方可彼此意会。

  来人笑罢,忽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一场还是我输了,你看我这一身的汗。与任先生手,真个如临深渊,战战兢兢,实乃敖某平生仅遇之险!”说着以袖拭面,通身果是大汗淋漓。只见此人年约五十上下,布袍葛巾,眉目疏朗,身材虽略显瘦削,却有别样神采,正是太和派的敖景云。

  任九重听他自称“敖某”目中一亮道:“果然是敖先生!难怪劲法与众不同,搭手即令我立脚不稳。这是什么功夫?”

  敖景云道:“区区‘空劲’,让任先生见笑了。”

  任九重道:“是北府石家的‘空劲’么?只听说当年石耀庭号称‘天下武功三分半’,使的就是‘北手空劲’。不知先生如何得来?”

  敖景云道:“他那个‘空劲’,要炸开方显威力,与我玄门之技并不相同。”说着右掌轻抬,向任九重虚罩过来。此时二人相距丈余,但见他五指撑开,掌上如有烟雾,蓬蓬,煞是奇异。

  任九重正自惊羡,猝觉下盘微微一晃,与此同时,对方已如风袭至,遮挡不及。蓦见敖景云向后飘去,一瞬间,唯见任九重衣袂鼓,迅即垂落。

  敖景云身形方稳,便笑叹道:“魁首实在高明,原来‘真身’只在刹那!我这‘空劲’相隔一丈,便没人能站得稳,魁首却浑然不觉。往时我与门中长辈手,虽也曾一沾身即被打出,却是于有知觉之中,无法与之抵抗,不比魁首如行云水,若然无事了!”说罢长揖到地,极感钦佩。

  任九重笑道:“过奖了,拳是不能再比了。敖先生到我这狗窝来,我竟不知该让你坐哪儿。你莫不信:近年来江湖上特出的人物,我想见的唯有足下。”走过来拉住其手,二人都坐在草上。

  敖景云眼见他穷苦之状,忍不住叹息道:“说来真是惭愧!这些年魁首为我们守着体面,我们却少来拜望。敖某这时来,希望还不是太晚吧。”

  任九重笑道:“早闻玄门出了先生这样的翘楚,今一见,才知余者辱没了三丰仙的法传。我奇怪同是一门技艺,何以众人练来,相差如此之巨?”

  敖景云微鄙意道:“祖师爷的东西虽好,可他们钻进去就出不来,譬如万间广厦,若一房一宇地去看去学,最后只能目眩神。凡事没有传承不行,但最终要不看出荒谬来,就永远也跳不出去。”

  任九重笑道:“难怪卓然成家,原来‘欺师蔑祖’!不过先生也必是苦研多年,深承前人的法统,方能跃然独造,有所创革。非比余子根基不牢,即言立派开宗了!”

  敖景云叹了口气道:“说到武艺传,本是一祖开山,一脉相承,后虽趋向各异,而归途同一。本门中人泥古不化,固然可笑,总还算是真传。于今最可叹者,本为旁门径,却大言欺世,立异为高,甚而各自标榜,强分门户。其实门派之争,都是耍给外行人看的,内行人谁又当回事?真争到了也是蝇头小利,如门上挂的灯笼,别管它多漂亮,风一大也就灭了。”

  任九重深有同感道:“真为后世立一宗法,又谈何容易?不下几十年的苦功,痴得如傻子一般,又怎会有成?世人都想走捷径,每以不痴为喜,那才是真痴啊!”

  敖景云听了,不会心而笑。二人虽是初识,交谈不过数语,即生同怀之感,可谓相见恨晚了。

  任九重去一旁取了水来,说道:“杯水难待贵客,先生莫笑。昨玄一本拿了坛好酒来,可惜又打碎糟蹋了,不然足可畅饮叙怀。”

  敖景云变道:“玄一到底来做什么?魁首可否相告?”

  任九重因他也是玄门一脉,不好多讲,只道:“我杀了惠明法王,他不过来道谢罢了。”

  敖景云追问道:“就没有别的事?”任九重微微摇头。

  敖景云蹙眉想了想,忽恨声道:“魁首真不该帮这个忙的!就叫惠明法王去闹,人家看着还不解气哪!如今的武当山上,哪还有修真的人物?都被名缰利索捆个结实,比世俗了心窍的人还要不堪了!我玄门八派之所以不加援手,实为此辈谋虚逐妄,太辱没三丰仙了!”

  任九重道:“再怎么说,你们也是同源共祖。道士们俗心未去,那也不是罪过。”

  敖景云连连摇头道:“魁首有所不知。如今武当山百宫千宇,美如神阙,直花去朝廷大把的银子。玄一等明知此乃笼络手法,却都感激涕零,甘为驱使,江湖上已传为笑柄了!”

  任九重淡淡一笑道:“向盛背衰,也是人之常情。今我二人一见如故,须说些平生得意之事。”

  敖景云知他不愿非议旁人,不由轻叹一声,转了心思道:“我一生畅心舒怀的事,都是年轻时所为了!要说最得意的,倒真有一件:记得那是二十多年前,在扬州城‘琪瑶楼’上,我与一人都看上个绝女子,两下起了争执。那人手面极大,却坐在暖阁里不出来,没把我放在眼中。我当时银子带得不够,怕女人们笑话,便想请他出去较量。那人只说我斗不过他,不愿捡这个便宜,却叫那小娘儿自己拿主意。还好那小娘儿非是一般的诗舞娃,倒有些蕙质兰心,竟以自家名字为题,叫我二人写词颂美,优者即可含羞荐枕。我当时立书上阕,乃是:‘绝代丰姿,倾国神秀,一面春风如梦。百倍轻柔,勾勒情种,笑儿女古今。虚生酒,乐,难醉英雄志。感喟风,无奈此情无奈心。’那小娘儿一见,后半阕也不看了,便对我投怀送抱。我只闻那阁子里有摔笔之声,忍不住哈哈大笑。”

  任九重听到此处,笑叹道:“了不起,直写到女人心里去了!敖先生不愧是情场上有功夫的人!我倒想听听,那下半阕写的又是什么?”

  敖景云道:“我既蒙混过关,下半阙也就没写。直到后来我遇上真正心仪的女子,才想起后面的几句,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唉,风华易逝,情意如云,浮生亦枉论。千回百转,长忆知音,莫道缘浅情深。乘龙引凤终有,谁人负深恩!”说罢怅然一叹,目中爱恨难辨。

  任九重却抚掌笑道:“难怪任某当年输得一塌糊涂!我就算摔烂一百支笔,也还是写不出啊!”

  敖景云闻言,面惊异之情,继而恍然大悟。二人四目相,各怀惊喜,都放声大笑起来。

  猝见敖景云一掌拍出,直取任九重膛。这一掌迅如闪电,正是一记“五行雷电手”须知玄门三乘八派,各以绝艺耀世,此手更是“三分内劲七分药”“做手”的功夫十分了得,又兼二人近在咫尺,任九重便有天大能为,也避之不及。

  便在此刻,却见任九重猛一挫,突然间骨振筋腾,周身仿佛龙惊雷炸!敖景云掌触其,倏觉“电劲”已被撞散,蓦地里一只大手抓来,牢牢钳住其臂。只听任九重微痛意道:“先生此来,我不稍疑。莫非先生真害我?”说话间,已松开手来。

  敖景云目中都是灰烬,黯然而起,竟落泪道:“我恨不能掳了魁首,直躲到天边去!可惜我没这本事,更不知他们要如何害你。果真这一切都是天意,我玄门必万世遗臭了!”言罢深深一揖,只道了声“珍重”已飘然走出门去。

  任九重品味其言,骤感一阵心悸,竟尔端坐不住。

  突然之间,脑海中生一景象:仿佛独在群宇之中,四面茫无路径,自家悲极狂笑。这景象一闪即灭,绝无依凭,一股力却似身而来,透骨凝寒… Www.EdAxS.CoM
上一章   傲君刀   下一章 ( → )
傲君刀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马舸精心创作的的武侠小说傲君刀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傲君刀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傲君刀》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