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幻真缘最新文字章节第二章豪杰多难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幻真缘  作者:马舸 书号:1957  时间:2016/10/5  字数:7072 
上一章   第二章 豪杰多难    下一章 ( → )
尚瑞生一路北走,直行到北斗初横,感觉像是到了雄王镇的地界。

  进了镇子,不觉鸣破晓。只见街头并无几人,老早起来的,都是本小利薄的小吃摊子。他原想横心夺些钱粮,但见摊主们都是穷人苦相,又觉不忍。转了好几条街,居然面愧心羞,没了主张。

  正犹豫时,忽听西街口有人笑道:“师父真是大肚罗汉!这馍吃了十几个也不,寺里边如何养得下?要是出门行脚化斋,更要顿顿挨饿了!”一个洪亮的声音道:“我早起饿得发慌,才先来吃了,一会儿还要来几个!”

  尚瑞生循声望去,只见西街口拐角处摆了个食摊,一高大僧人坐在摊前,吃得头冒汗。摊主是个矮瘦汉子,一面舀汤端上来,一面笑道:“师父说还要来几个人,我这馍怕不够了。”那僧人心知摊主是怕吃了不给钱,一手往嘴里馍,一手却取出一块碎银,足有三四两,随手仍在桌上。

  尚瑞生一见心跳,不由走过来,只盯着银子看。那摊主见他光头破袄,遍体血迹,顿生疑心,便要把银子拿起。尚瑞生本在犹豫,见状反而意决:“我如今僧头血衣,哪个不疑?正巧此僧衣银俱在,实乃天助!”趁那高大僧人不备,猛抓起一个瓷碗,照他光头上砸来。孰料一砸便空,灰影一闪不见,瓷碗失手落地,瓷片飞溅。他一惊之下,急忙转身,不期对方已在身后,仍坐在长条凳上,端着汤在喝。尚瑞生陡然上一步,便要把他掼在当街。可惜身子不灵便,脚下慢了许多,倏觉右臂被一只大手攥住,狼咬般痛,身子一歪,便向长凳上坐来。

  高大僧人几乎与他贴了肩,忽失声叫道:“你身上有伤!”不觉松开手来。尚瑞生虚汗直冒,失惊不能开口。那高大僧人看清对方的光头,不笑道:“师兄怎地当街行凶?莫非失了盘,见财起意?”尚瑞生脸上挂不住羞愧,顺嘴胡应道:“确…确是遭了劫,又落了一身的伤。”

  高大僧人道:“师兄在何处坐禅?”尚瑞生道:“自小在法门寺剃度,度牒这次也丢了。”那高大僧人笑道:“既是这般,银子只管拿去。不知师兄要去哪儿?若不够还可相送。”

  尚瑞生见他毫不起疑,反不肯接了,道声谢起身便要离去。那高大僧人却是极热的心肠,忙拉住他道:“佛门都是一家,师兄若不收这银子,不妨一路走,反正我们也要出关。但不知师兄落脚处在哪里?”尚瑞生只想身,说道:“想去少林落脚,讨教些禅宗的法门。”他知道出了潼关,大寺院离得稍近的,只有洛白马、嵩山少林,便即随口说来。

  高大僧人听了,竟拍掌笑道:“小僧便是少林寺的和尚,法号唤做法胜,师兄说巧不巧?”尚瑞生一听变,心知世间断无此等巧事,想到自家伤后行得缓慢,官府或许便在此处拦截,不由惊而后定,急向怀里摸刀。

  忽见东街口四五人走过来,皆光头大袖,脚步轻快。尚瑞生一惊,汗尽数竖起。法胜招手示意,几个和尚过来也都埋头大吃起来。这几人食量极大,不一刻,早吃光了摊子,却还未。法胜拉起尚瑞生道:“师兄,咱先回店里去。你身子虚,我有好东西滋补。”丢下几人,与他朝西巷深处走来。尚瑞生不知凶吉,一时又挣不,不由气心跳,入怀死攥着刀。

  来到一家小客栈,法胜领他进到一间房内,只见墙角放了几件兵器,其中一铁铲杖,分量着实不轻。尚瑞生略凑过去,见杖身上刻有小字,写着“少林禅院护法善器”下面是“罗汉堂法能”五个更小的字,一颗心才算落下来。

  法胜去铺上拿起个包裹,取出个蜡纸团道:“‘大血手印’厉害得很,没这颗‘救身丹’,你不到寺中。”说罢剥去蜡纸,递了过来。尚瑞生甚是感激。法胜又拿出一件棉僧袍,叫他换下血衣。二人坐在铺上闲扯。尚瑞生本无意去往佛窟,但感其义举,也不便匆忙离去。

  过了一会儿,几个和尚回来,都收拾包囊器械,一人先出去算账。尚瑞生正自踌躇,猛听砰地一响,房门大开,一人直闯了进来。只见来人也穿了件棉僧袍,年纪不过三十五六岁,脸庞瘦削,相貌清俊,只一双细目冷光四,透着桀骜之气,手提一人,正是才去算账的和尚。

  法胜失声道:“大…大师兄,你…你…”另几人各取兵器,身子都抖了起来。那细目僧冷笑道:“原来是你们几个,众位师叔伯在哪儿?都出来一起动手吧!”法胜颤声道:“大师兄,更没有旁人跟来,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细目僧不大怒道:“方丈敢如此小看我!”倏见灰影晃处,几件兵器一齐落地,跟着砰砰砰几声大响,六七人都稀里糊涂地飞撞向四壁。尚瑞生背上痛极,险些晕死过去。

  法胜爬不起来,口中却道:“大…大师兄,你…你虽练成了‘佛手’功夫,也斗不过众位师叔伯。我们不拦你,你…你快逃吧!”那细目僧听了,忽纵声狂笑,震得墙土皆落。突然之间,一股奇异的力量猛罩过来,直如天网撒落,把众人牢牢缚住。这力量已不似人体所发,竟如梵天诸佛之广大伟力,普照万方世界。

  这大伟力刚一罩来,另一股如魔似狂的力量随之而生,二者稍作发,势头又猛增了数倍,小小屋中,竟如佛魔狂斗之场。尚瑞生先受不住,一口血直出来。几个和尚大叫声中,也个个血似箭,栽倒在地。

  细目僧收功笑道:“在寺里不好显我法力!我只恨师叔伯们不来,若来时方称我愿!嘿嘿,少林拳虽为老祖所传,实则统为下乘,连方丈那等修为,也不知佛魔混成,始得无上神通!你等转告众僧:我早晚修成幻身,灭尽当世人物,那时回去,必叫合寺惊服!”说罢丢下那僧人,飞身出门。

  众僧早惊呆了,都似被干了魄,再无力起身,过了多时,众人稍缓过来,都爬到铺上,颓然躺倒。原本是要启程,却延至晌午,才打着晃走出店来。尚瑞生连番吐血,更觉神虚气,想到无端受此惊吓,那细目僧未必不会再至,便要不辞而别。又想:“我道上耽搁久了,或许已有人赶在前面。若与这几人同行,倒有个遮挡,即使潼关查得严,也容易混过去。”既生此念,遂与众僧同行。

  一路上大伙都没精神,走了两,已到了潼关。只见关上虽查得严,对僧侣却不阻拦,蒙古人崇法敬教,独这一样好处。尚瑞生出得关来,未料如此之易,焉能不喜?

  此后两,众人体力恢复,路上自然走得快。第三早早起来,只走了小半天,已到了登封县境。尚瑞生心知到此缘尽,趁众人都在一个避风处歇息,悄走过来,对法胜道:“师兄,我忽然生了念头,想先去大相国寺看看。两月为期,到时再来叨扰。”

  法胜甚感意外,说道:“敝寺就在眼前,何必要去开封?”尚瑞生笑道:“我今生感念你的高情,只恨图报无了。”

  那高大僧人看着他,忽叹了口气道:“说句大实话,我一见你便已猜到了几分:你根本不是落发辞家的僧侣,却是天的英豪!天下原本才是你的去处,只是你中了大血手印的掌力,虽然已服救身丹,可能究竟难以化尽,不若同去,我信德师叔最此道,我又与他最好,你只管放心吧。”说着催他把药丸下。尚瑞生既惊且感,只得应允。

  不觉走了几十里路,少室山已隐约可见。渐渐行近,只见雪盖峻岭,奇秀高俊。大好嵩山,茫茫一派真气象;百里佛国,阻断两重天。

  穿过五峰前的竹林,一座寺院入眼生辉,虽离得远,也见庙宇宏大,宝塔耸天。法胜与尚瑞生携手走上一条宽阔的石板路,少时来到山门前。只见山门外尽是松柏,雪枝头,愈显劲松拔。未入其寺,已觉气象庄严,非同一般。

  进得寺来,尚瑞生游目四望,但见千年古刹,果然宏丽非常!又行了一阵,转过一座雄伟的大殿,步上殿后一条曲径。入径未深,只见西侧有间禅房。几人皆束手而立,屏息静候,心里却不住地打鼓。

  过了半炷香光景,只听室内有人道:“是法胜、法能他们回来了?似还有大豪杰来到。请进吧。”尚瑞生不由一怔:“高僧大德,果有先觉!可我又怎算豪杰?”正疑间,法胜已拉了他,向室中走来。

  只见室内蒲团上坐了一僧,须眉皆白,正站起身来。几人忙躬身行礼。那老僧目光一扫,已盯在尚瑞生脸上,及见他也是佛徒,微微一愣。

  法胜道:“这位师兄是法门寺的。来本寺挂单途中,恰与弟子们相遇,遂引他一道上山。”尚瑞生忙施个佛礼道:“小僧的授业师父,久慕贵寺经法人物。”

  那老僧法号信元,正是现任掌教方丈,闻听此言,微微一笑道:“敝寺也曾有游方和尚挂单。但法师自名刹而来,在此盘桓,却不多见。”请尚瑞生坐了,听法胜禀报完捉拿大师兄的始末,信元方丈歉声道:“劣徒疏于管教,冒犯了法师。老衲代其赔罪了。”尚瑞生忙起身道:“贵寺高徒天赋异能,令人惊佩。小僧并无大碍的。”信元方丈长叹一声道:“这畜生自诩天才,反出宗门,早晚要闯下大祸。”

  俄顷,信元方丈自觉失态,改颜笑道:“法师既来,本应多多讨教,奈何今俗念扰怀,无法敬聆宏深了。法胜,你带法师去歇息吧。”法胜喜出望外,忙示意尚瑞生行了礼,拽着他走出来。

  二人转绕了片刻,来到天王殿后一间静僻的客室。尚瑞生走进来,眼见室中虽不大,但四壁整洁,器物也都完备,到此方长舒了一口气。法胜连抚口道:“我白担了回心,没想到方丈答应得这么痛快!师兄,你先躺下歇歇。我这就去见信德师叔,说清楚了,好给你医治。”尚瑞生极感其情,恩深也不言谢,待他去后,便躺在上,昏沉沉入了梦乡。

  待到晚钟敲响,方自惊醒,正这时,见法胜走进屋来:“方丈下了法旨,叫信德师叔速速医伤。师兄快随我去!”过来便拽,喜情难抑。

  二人出了禅房,法胜拉着尚瑞生绕殿转阁,奔寺院西边走来。及至达摩堂前,只见堂外早站了许多年轻弟子,眼见二人来到,皆目窥手指,议论纷纷。法胜也不理会,紧拉着尚瑞生,大步走进堂来。

  却见堂内供着老祖的神像,袖带飘风,足踏一苇,神态栩栩如生。堂右侧一条过廊,里面还有去处。法胜领他走上过廊,至尽头处左转,来到一间居室前,拉开门,与尚瑞生走入。

  忽听人喝道:“鞋爬过来!没看我这儿干净吗!”嗓音极亮,吓了尚瑞生一跳。细看时,只见室内铺着软席子,果是一尘不染。一个和尚冷冷地坐在那里,阔颔虬髯,环眼如灯,样子极是威猛可怕。应该就是法胜所说的信德了。信德扫了尚瑞生一眼,绷着脸坐了一会,忽道:“他刚一入寺,老祖堂的长明灯就灭了,那是血光冲了老祖的法愿!还有八部神殿的紧那罗王像,竟从神座上掉了下来,把腿都摔断了!你把匪类招了来,闹得寺不宁,还要我乐乐呵呵给他治伤?”

  尚瑞生心道:“竟有这等怪事,却与我何干?”却不言语。信德望向尚瑞生道:“管你是匪人也好,大豪杰也罢,能冲灭了老祖的万年灯,一定是个人物!这伤我高高兴兴治了,你过来吧!”尚瑞生见他如此直,全无半点出家人的模样,笑道:“治伤倒不急,能与大师促膝高谈,已足畅心怀。”信德一怔,挑眉赞道:“好!果然不同俗!”当下叫他褪去僧袍,连里面的衣衫也了,只见包裹的布条虽厚,却早溢出血来。法胜并不知他受了刀箭之伤,一路也不曾见他皱眉呼痛,这时不由两眼大瞪,惊佩他是条铁汉。信德见布条粘着皮,不能撕扯,忙叫法胜去取热水来。尚瑞生拦住了,笑道:“师兄不必费事。小小伤口,也疼不死人。”动手撕扯下来,连脓带血地了一身。法胜一见惊心“啊”地叫了一声。

  信德不由动容道:“好汉子!”法胜却受不了,忙出门去取伤药。少时回来,拿了白药、绷带,又拎了一大捅热水,腋下夹了个木盆。

  信德把伤口洗净,敷了白药,跟着道:“你这箭伤是鞑子的,离后心只差一寸,常人早翻了。了不起!”说话间了绷带,又道“这几刀都躲得好,是匆忙间砍下,没来得及运劲臂,把口子全拉开。可见你身法够快!不容易!”边说边帮他穿了衣袍,刁过左腕号了号,忽冷下脸来,冲法胜道:“你给他吃了‘救身丹’,怎不教他行功把药化了?这么吃下药力出不来,顶个用!”法胜脸一红道:“本是要做的,谁想大师兄忽然闯了来,把我们全傻了!过后只顾着拾魂收魄,竟给忘了。”

  信德横了他一眼,又号了号脉,忽然“咦”了一声,脸惊愕道:“作怪!你这个年纪,到底遇上了什么险境,居然‘力了丹田’?好险,好险!多亏你‘力了丹田’,才受了一掌没死,掌力倒有大半撞了回去,‘大血手印’,我还没见有练到这个份上的。你一定杀了他,不然绝难逃出其手!嘿嘿,那场面定是险极!了不起,了不起!造化可真大啊!”尚瑞生听他随口说来,直如亲见,心下大是拜服。

  信德说罢叫尚瑞生背过身去,又道:“不住可别硬撑!脑子里一告饶,身体反而松无碍,我也省力。”说话间,尚瑞生只觉一只大掌按上肩头,身子猛一灵,似被电击了一下。信德道:“这是我二十多岁时练的‘迅电手’功夫,到老也没化干净,碰人身上就这样。你别害怕。”尚瑞生心下一安,那“电劲”果然消失。

  信德叹了口气,微感遗憾道:“你体质甚佳,脑子也够用,可惜没有真得道的人教你。咱两个就这一面的缘分,只能给你正正筋骨、清清淤垢了。”一言甫毕,尚瑞生倏觉一股暖自肩头传来,仿如细线一缕,若有若无,蚯蚓般而行,爬奔口。凡其所过处,似焦灼而生凉意,奇感莫名,极为舒。哪知才到际,异状忽生:那蚯蚓竟尔昂首乍伸,极力腾跃,倏忽间现爪横飞,化为狂龙。但觉得体内轰然一响,似猛然间膨大了百倍,尚瑞生只觉头大如瓮,身空似野,不由大叫一声,昏死在地…

  待他醒转过来,已回到原来的居室,却听法胜声道:“阿弥陀佛,可算醒了!”尚瑞生只觉体内空空,如在云端,回想前番景象,犹有余悸,强笑道:“你师叔与那个大师兄倒是一路,非把人吓丢了魂才了吧。”

  二人又扯了几句闲言,尚瑞生忽道:“我这伤想是医好了。不我便要离去,与师兄长别。”法胜一呆,忙道:“那可不成!师叔说‘大血手印’的毒虽净了,可他一时献勤,把你脉枢几处大也震开了。他当年练的‘电劲’没化干净,不少已注入内,比‘大血手印’可厉害多了!至少一个月不出毛病,他才放心不管了,否则天边也要追你回来。”尚瑞生不知还有这等事,心头一,气闷无言。

  正这时,只见一个矮个僧走了进来,笑道:“打扰师兄了。有个事要与师兄说知:依照本寺戒律院的规矩,凡来敝处挂单者,都要扪钟一月,以静法心。师兄如果方便,即从今开始如何?”尚瑞生望向法胜,见他微微点头,知是约定俗成,只好答允,跟二人走出来。

  三人向西走来,只听晨钟不绝,众僧皆鱼贯步入各大殿,四面都传来唱经之声。早上空气新冷,与香火气裹在一处,闻之清神醒志,疲顿尽扫。

  少时来到钟鼓楼前,只见一老迈僧人站在楼上,正自扪钟。那矮个僧叫道:“师叔祖,请您老暂歇!今有挂单僧来献法音。”那撞钟僧歇下手来,向尚瑞生瞟了一眼,缓步走下钟楼。那矮个僧道:“师兄请吧。”尚瑞生迈步走上钟楼,楼高目远,心怀一畅,觉得力气也足了些,扶了撞槌向那铜钟撞去。少林这口大钟,乃是唐高宗时所铸的青铜古物,一经撞击,其声响彻山野,宿鸟惊飞。

  尚瑞生被钟声震得发抖,遂留心护着伤处,一口气撞了十几下。岂料钟声未息,四面唱经声皆止。不远处两个和尚奔来,手里都拿着戒杖,大喝道:“你这是敲的什么钟!长老们心都敲了,真是该打!”当下将尚瑞生摁倒,戒杖雨点般落下来。

  尚瑞生连吃了几十下,背上奇痛难忍,和尚虽非下死力落杖,但个个都有艺业,每一下皮皆破。尚瑞生实在熬不住,一头抢在地上,昏了过去。那矮个僧冷笑道:“早知你是个匪类,来本寺避祸医伤!这一个月不打死了你,算我少林慈悲,你这贼命大!”

  过了多时,尚瑞生才疼醒过来。那撞钟僧叹了口气道:“要说寺里戒律森严,也是该打你。这扪钟讲究个一气呵成,浑然一体。像你那个敲法,气就了,一钟声就不是钟声,反成了俗音。俗音是惊不醒尘愚的,更了长老们的修行。”尚瑞生听他一说,才知这顿打大有来由,只好忍气声,瘫靠在一旁。那撞钟僧摇了摇头,自去楼上敲起钟来。

  尚瑞生一面息,一面细听钟声。初时伤骨痛,也听不出个路数,渐渐凝定下来,才发觉确有门道:但觉那钟声匀厚和谐,听似无甚变化,细辨则富含节奏,波澜起伏。慢慢地高远辽阔起来,似赋了少许诗意,响而不惊、厚而不烦、锐而不尖、醇而不烈,水一样漫入心田,化去人中烦闷,连响了三十六次,便即止息。

  只见那撞钟僧走下楼来,竟似虚了,盘膝合掌,吐纳了多时,脸上才见红润,起身悠然去了。

  尚瑞生受此教训,始知佛窟存身不易,忍着一身杖痛,歪歪斜斜地走回来。如此接连五,尚瑞生无不受刑杖,直打得皮开绽,苦不堪言。怪的是信元方丈并不阻止,信德也不出头,最后连法胜都不面了。 WWw.EDaXS.CoM
上一章   幻真缘   下一章 ( → )
幻真缘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马舸精心创作的的武侠小说幻真缘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幻真缘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幻真缘》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