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西幸残歌最新文字章节第九回西风在东方唱悲伤的歌曲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西幸残歌  作者:天平 书号:2123  时间:2016/10/5  字数:14026 
上一章   第九回 西风在东方唱悲伤的歌曲    下一章 ( → )
的京都夜萧瑟,绮楚河上却是春光无限,道道彩舫上灯火辉煌,水波中漾出鳞鳞光,红袖翠裾在光晕中曼舞,箜篌管弦在桨声里悠扬。远远望去,每一条船便如同一个飘渺仙境,极乐之光中男男女女都没有任何忧虑伤怀,只余此朝的行乐。

  在这一夜里,绮楚河上最为欢乐的人非方出道就已名动京都的舞怜惜儿莫属,此刻她正在挥动着串珠玉的一双广袖,从那为自已吹箫的公子面前掠过,她含情脉脉飘过一个眼风,公子向她颔首微微浅笑,怜惜儿越发是舞得如万花齐坠,星月同暗。箫声如温柔而有力的双手,托起她的肢,让她自觉从未有过的轻灵,只想永不停地舞下去。

  然而箫声终于停了,怜惜儿立时掏出一方绵帕,递到沐霖手中,沐霖笑着接过来拭手中的箫,道:“你精灵得很哪。”怜惜儿依在他身边腻声道:“二公子不要走了好不好,今夜这船上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呀,要是二公子走了,怜惜儿今夜可怎么过呀。”沐霖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笑道:“分明是做下的套子,不由我不钻了。”“二公子是答应了!”怜惜儿跳起来,跃起在空中,做了个极难的姿势,然后落地,手一转就多出一壶酒来,再一旋,酒如线倾入沐霖面前的杯中,不浅不溢的上一杯,她盈盈跪在地上,双手举杯道:“请二公子饮此杯。”沐霖正要接过来,她却把手一缩,道:“二公子饮了这杯,可是不能食言的了。”沐霖拉她起来,附过身去,一饮而尽,笑道:“便是你这会想反悔也不成了。”说就在她上一吻,怜惜儿正婉转相承,却听得外头有人高呼道:“二公子可在船上?”她觉出沐霖的手松开了。

  怜惜儿恼怒的向外看去,只见一名披甲将军立于一艘快艇船头上,沐霖似是极深极深的了口气,走到船边道:“我在。”将军道:“安王有令,二公子速归王府。”怜惜儿似是听见沐霖喃喃的道了声“果然开始了。”然后就跃到了那艘快艇上,怜惜儿趴在船舷上挥袖叫道:“二公子你还会来吗?”沐霖回望她一眼,那眼神很奇怪,他回道:“那不是我可以定的。”怜惜儿站在船舷边上,怔怔的看着沐霖的身形渐渐没入夜之中,她听不懂这句话。

  沐霖回到王府,书房中沐郅闵正在等他到来,沐霖问道:“怎么了?”沐郅闵将手中的信扔给他“看看吧,这是远城的守将写来的急件。”

  “大公子离城追敌不幸中伏被困于瞧城下十里处小峰,遣使回城求援,十万火急。”

  沐霖叹道:“早说过不要他出城,他为什么还是要跑出去。”

  “这本是在你意料之中的事,”沐郅闵道:“你为何放任此事发生。”

  沐霖道:“大哥以兄长的身份我,我只好回京都来闲居,父王怎生怪起我来?”

  沐郅闵凝视着沐霖道:“那些守城将士对你奉若神明,你若不是自愿,就是我亲自下令,也夺不了你的兵权。何况我一天三次地催你回去,你为何不理不睬?”

  沐霖道:“回去了还是与大哥闹得不痛快,又为何要回去。”

  “是么?”沐郅闵看着别处道:“若沐霈只是我的长子,他要死要活由他去,可他还是赵家的外孙,赵家人刚才来过了,说若是沐霈死了,他家就投向云行天那边去。哼,他家的消息也真灵通。所以,你自已留下的麻烦你自已来收拾罢。若是换了别人,不会有人相信可以做成此事,但你是沐霖,人人都说只要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到,你去把沐霈回来吧。”

  “父王也是这般想的么?”沐霖问道。

  沐郅闵避开他的眼光道:“我只晓得,你从未认真想做过什么事。”

  沐霖的到来终于将远城守将陈庆从焦虑傍惶中解出来了“二公子终于来了,唉,你又是为何要与大公子赌这口气。”“有几件事老将军速去办来,”沐霖道:“在南门的水闸外加上三道百炼钢锁,把新造的雷震火炮全部放上城头,此外每测一次怒河的水高。”陈庆原以为他说的如何解救沐霈之事,听他这么一说,不由怔了一下,一一答应下来,沐霖道:“三内我定要见到这几桩事俱办妥。”陈庆忍不住问道:“那大公子…”“不要紧,”沐霖淡淡道:“云行天要是想杀他早就杀了,他不过是想我出去而已。”“那二公子还是要出城去吗?”陈庆郑重的问出这句话。沐霖顿了顿,却有些答非所问的回答道:“把这几桩做好了,我在不在这里,远城也守得个三五个月吧。”

  三后的夜里,李兴率五十名从石头营中挑出来的士兵来到远城头,沐霖正在远眺滚滚而来的怒河急,城头江风正急,天的星斗之下,沐霖的身形分处萧瑟,他的执着一管箫,在掌中来回抚拭。李兴原以为他会吹奏一曲,但他却道:“都到齐了么?”李兴道:“齐了,可,二公子,真的不多带些兄弟去么?”沐霖道:“不必了,我计若成,这些人就够了,若不成…再多的人带去也不够人家杀。”

  他转回身来,道:“李兴,这次你就不要去了。”李兴一惊道:“这怎么成?二公子,未将十多年跟随公子,从未离公子一步…”“不要说了,你已违了我的军令一次,这次不可再犯。若是我回不来了,石头营的兄弟们总要有个作主的人。我死后,你去找沉香,把那些云行天给的珠宝让兄弟们分了,大家散了吧。不要为我报仇,你可听到了?”“二公子!”“你可听清了?”沐霖的声音很淡,却不容违拗,李兴心头透凉,勉强地答道:“是,未将听清了。”

  杨放伏在草木中,双眼似闭非闭,只有距他近的亲兵才觉出他的耳朵在微微转动,这是他在风南山脉中亡年余养就的绝技,这方圆十里的马蹄声绝逃不出他耳去。他骤然睁开了眼睛,两名兵士拎着一个穿乡农服的人往这边过来。“大将军,这人闯到了我们防区来了。”杨放问道:“盘问过了吗?”兵士道:“问过了,好象确是误闯进来的。”那乡农在地上捣蒜价的叩头,颤声道:“小人是这临近的百姓,出来砍柴的。求大人饶小的一命,大人公侯万代。”杨放见那乡农一双手上的厚茧确是长年砍柴留下的,与动弓刀的人绝不相同,便挥了挥手道:“先把他关起来吧。”

  雪拥关中,云代遥收到了信鸽传来的最新讯息“远城中有船队出来?船上之人疑是沐霖?”他若有所思地背手而立“难道沐霖真会从水路上过来么?”沐霈被困的地方,是在距噍城不足十里的怒河边上一座山头。他贪功冒进,追秦前的船队至此,被烧了船只,不得已逃上岸。他选的这个山头位置倒不错,确是易守难攻,水源充足,不过要不是本就想拿他当个饵,他是无论如何活不到今的。走水路自是最方便的,不过,那一带的河面早已被赵子飞亲率的四艘神机大船封住,想要从那里过去,只怕不可能吧。”不过,对方是沐霖,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云代遥正如是想,却见云行风来禀“城外有人自称是杨将军手下,有要事禀报。”云代遥道:“你可识得?”“杨将军手下众多,未将也不是个个识得。”“那我亲去城头看看吧。”

  两人来到城上,只见下面一支人马,打着火把,大约也就是四五十人,正焦急无比地向上望着。云代遥就着火光一看,那下面当头的一人果有些眼,对身边的亲兵道:“这几人你们可见过?可是常跟在杨将军身边的么?”亲兵们有些犹豫,道:“那个人倒象是见过几面,只是杨将军素来治军极严,亲兵都用的是新丁,略了就打发到下边去,身边的人是常换的,小人们也拿不大准。”

  “你们可有何凭证?”云代遥向那些人道。那人手中举起一只鲜血沐漓的信鸽“小人巡山时发觉了这只信鸽被杀,因距腾云岭远了,不及赶回去向杨将军请令,深恐会误了大事,是以一边让几个兄弟回去禀杨将军,一边就赶过来了,小人们也不需进城,只将信鸽传到便是。”那当头的人道。

  云代遥一听疑心倒去了大半,心道:“连个凭证也没有就想混进雪拥关来,也太托大了些。何况,杨放在腾云岭埋伏之事便是我身边也就几个人知晓,他沐霖除非真是能掐会算,否则就是算到有人埋伏又如何知道那人恰恰是杨放而不旁人。”便道:“把信鸽拿进来。”然后又对身边亲兵道:“去查看一下,他们的马匹上可有烙记?”

  不一会,亲兵带来了那人,那人把信鸽呈上,亲兵悄声道:“禀报将军,马匹上没有烙记。”云代遥点点头想:“前年沐霖回南方时,天侄送了他不少马匹,都有我们这边的烙印,如沐霖真想派人混进来,没有不用这批马匹的理。我原想到这点,叫杨放带去的全是没有烙印的马。”一看手中的信,不由站起来,叫声:“不好!”一边已有叫道:“不好了,起火了!”云代遥猛的起身一望,果见远远的一星火光,正是沐霈被困之处。他心道:“迟了迟了,这只信鸽也不知是被沐家的人下来的,还是不巧撞上了那个猎户的箭上。”

  他又看了一眼信,上写道:“今获一沐家细作,言沐家雷震火炮已成,将置于船上。又有言,沐霖甚厌其兄,拟将之一并除去。”想道:“不知神机大船上的护甲可敌的过这劳什子的火炮,早得了此事消息,却不想能如此快的用于实战。赵子飞可应付的过来么?”又想:“沐家即已有此物,水面上是不便与之争了,快着人从山原马道上过去吧,怎么也不让沐霈就这么死了,否则沐家就没什么制肘沐霖的人了。”于是对云行风道:“快,快点兵,走山道去。看还来不来的及。”

  那送信之人察言观知此事与信鸽有关,懊恼道:“都怪小人未能极早赶到,请老将军许小人随云将军同去,将功赎罪。”云代遥知杨放治军极严,此事虽与那送信人无干,只怕仍会加以怪责,是以那信之人望着能立功抵过,便道:“也好,你等同去罢。”

  一路上疾驰飞奔,前年与蛮族战时,这等山道不论人马都是走了的,不上二个时辰,便已到了山脚下,只见山上火光倒不显,却是浓烟蔽。云军的将士退到了山脚下,见云行风来,战战兢兢的跪下谢罪,道:“山上烟太浓,实是呆不住人。小的们不得已才退下来的。想来那沐霈一伙已被熏死了。”云行风大为不悦道:“什么想不想,快领我上去。”云军将士无法,只得引了他们上去,密林中加上浓烟,五步之外不见人影。“这阵火起的好怪。”云行风听得领道统领如说,心头一动,问道:“不是火炮点着的么?”统领茫然,道:“什么火炮?”云行风突然醒悟,速去寻那几个传信的人,却已是不见了踪影,不由咬牙,气极而笑“妈的,又上当了。”

  “大哥!”沐霈将捂在嘴上的巾拿开,"你是谁?”沐霈盯着眼前这个陌生人,那人抹去面上的妆泥,道:“是我。”沐霈惊怒万分道:“你怎么这会才来,你带了多少人?”沐霖淡然道:“就这几个。”“那船呢?”“河面上被封的死死的,哪里有船?”“那你叫我放火,不是让我死吗?”沐霈气急败坏地冲过去,全没想到沐霖此刻也身在此处。

  沐霖的亲卫立刻将他拦住,喝道:“住口,你凭什么对二公子无礼?”沐霖止住了亲兵们,道:“我没能带船过来,不过我带来了这个。”他敞开了衣襟,从身上解下一条皮袋来,他的石头兵们也纷纷从身上解下皮袋,多则三条,少则两条,沐霈这时头脑却又清醒些了,喝道:“还等什么,还不快吹气。”

  沐霈的手下马上醒过来。纷纷将皮袋吹鼓,此时烟愈浓,河面上朦胧一片,赵子飞的船队正处下风,不得不向上移了数里,以避开这些呛人的浓烟。不到一刻,皮袋已纷纷吹鼓了,众人抱着下了水,沐霈瞧着滚滚浊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跳了下去。尚有数千沐霈手下没有皮袋,他们问道:“二公子,我们怎么办?”沐霖道:“你们降吧。向江面上的船队投降,那里多半是赵子飞在,此人行事温和,不会有杀俘的事。山下是云行风的人,他此刻正怒,只怕对你们不利。”

  在浓烟的掩蔽之中,这数百人悄没声息的飘了下去,待赵子飞得讯赶至,水面上的人已进了城头上雷震火炮和水中钢锁的庇护下,他只得望江兴叹。事后那个与云代遥对答的兵士疑道:“二公子是如何知在山岭里埋伏的人是杨放呢?又是如何知他在腾云岭?”沐霖笑道:“其实也只蒙的,看到那个误闯进去的农人吧,他被打晕了带进去。要是令狐锋云行风都不会如此会仁慈,只会一箭过去,再把尸首拖走。而赵子飞在云行天手下是最擅水战的,不会让他守在路上。至于腾云岭…可扼这一小段怒河走廊的不过就哪么几处。你不觉得腾云岭的名字对云家很吉利么?”

  但这段话是回到京都后才有机会说。因为他们一上岸,李兴就浑身血淋淋的跑过来,叫道:“二公子平安!二公子终于回来了,杨放带人打进城来了!”这时天色微明,远城中作一团,远处火光熊熊,到处是厮杀呼喝之声。石头营沿江口布阵,一时还抵挡得住,但沐霖一见就知,远城守不住了,他问李兴道:“杨放是什么时辰开始攻城的?陈将军何在?”沐霖此刻浑身透,形貌甚是狼狈,一双瞳仁中映着远处跃动的火光,现出倦到了极处的神情。但李兴一见他心便定了下来,方才几个时辰的忧急惊惶倾刻间消散无踪。

  李兴回道:“陈将军已阵亡了。杨放是在入夜时分开始城的。”“喔?”沐霖眉头一皱道:“这才一夜,怎就被他攻了进来?”李兴答道:“杨放在城处高挑出一个头颅,诡称是二公子的,城里将士本不晓得二公子已出去一一夜,见二公子不现身出来,惊惶之下已是信了七成,就连未将也…嗯…”

  沐霖一听便知,城中几个知内情的只怕信的更深,连对他最为信赖的李兴也以为他带这么几个人出去是存心寻死去的。沐霖道:“就是人心惊惶,也不会如此不堪一击,定是人在城内响应吧?”“是!”李兴对于沐霖的未卜先知早已是惯了的,并不以为异,道:“城中有人烧了粮仓。”“粮仓不是有重兵看护的么?”“可…烧粮的人却是供应军粮的粮商,赵家!”李兴咬牙切齿的说道。

  “胡说,你胡说!”沐霈气急败坏地话道:“赵家是我的舅家,与我沐家多年荣衰与共,怎会如此。你造谣,你失了城,却把脏水住别人身上泼。”李兴不屑的看着他,周围士卒也无人理睬于他,沐霈叫着叫着,最终只得悻悻地收了声。沐霖沉声道:“你们为何不走,却要守在这里?”李兴道:“二公子未归,我如何能走。我知晓二公子回来定是要从江上来,是以兄弟们一起定了,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把这处江口弃守。”沐霖苦笑道:“我去时说什么来着,你们如今是越来越不听我的话了。好在我还回来了,走吧!回京都。”

  石头营的将士们娴熟地互掩护,在杨军骑兵的砍杀之下,纹丝不地撤走,远处来的箭在他们盾阵外纷纷坠地,攻到近处的骑兵又为不时齐的弩弓所下马来。骑兵不由自主的避开这个令人胆寒的队列,去追杀那些成一团的其它沐家兵士。眼见着他们已到了南门的吊桥之处,只需放下吊桥就可到了远江南岸,却有一队步卒从城中冲杀出来,步卒中的弓手放出箭来又急又密,于奔跑中却还纹丝不,箭矢尚极有准头。石头营正渡江,阵形不若方才整齐,当下便有不少兵士中箭倒地。

  沐霖抬眼看去,高声道:“唐真,是你么?”那领军之将听到此言,不由站住了,将手一摆,止住了身后的士卒。唐真走近石头营,在阵前行礼道:“二公子…”一句话未说出,已是眼眶微红。李兴喝道:“亏你还有脸来见二公子。你们那姓云的忘恩负义,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沐霖止住李兴,对唐真道:“你来拿我罢,让这些兄弟们回去。你们好歹在西京城中同生共死过,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如何?”唐真突然于众目睽睽之下跪了下来,向沐霖叩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道:“唐真向公子请罪了。今跟唐真的这些兄弟都是跟二公子守过西京的,绝不敢与二公子为敌。只是,杨将军待未将也极好,今放过二公子,来战场相见,就请二公子恕唐真冒犯,二公子也不必手下留情,若是亡于二公子之手,唐真荣幸之至。”说罢便回到自家阵中,对士卒们说了些什么,士卒们齐道:“二公子保重。”

  沐霖长长的嘘了口气,望着那厢,神情比方才更见怅然。石头营放下吊桥,开始渡河。唐真率众将石头营紧紧围住,挡去后头人的视线。其它的杨军将士见这边有自家兵马,也就不再过来。沐霖守在最后,当所有将士均已渡江后,沐霖突然道:“唐真,你如何向你家将军待?”唐真过了一会方道:“大不了唐真去职归田便是,杨将军也是极为叹服二公子的,未必便会怪罪未将。请二公子速去,多留一刻便是让未将多一分危险。”沐霖知他私下纵敌,所担风险必不至于此,但听他这般说,只得在李兴的百般催促之下离去。

  重光四年五月,京都城外。京都的围城已有两月。天气炎热,但人心更为燥热。两月来攻城不顺已使得整个云军大营中充了火药味,好似只要一点点火光,便会炸开。这火气的来源就在中军大营那顶金碧辉煌,曾属于蛮族大汗的金帐。

  “可有对付那雷震火炮的法子么?”云行天在帐中转来转去,形同困兽,一时间到叫人难以分辨他倒底是围城之人,还是被围之人。袁兆周道:“一时也确难以破解。”云代遥端坐一旁,沉着道:“天侄莫要如此急躁,京都本是坚城,城中储粮颇丰,沐霖又在城中,便是没有火炮这等奇技巧之物,也难于一攻而落。好在令狐锋杨放赵子飞行风他们都打的顺手,沐家部将望风而降,我军给养不缺,眼下京都已成孤城,困他些时,终会有不战而取的那天。”云行天听这话越发烦躁,正是手下诸将都战绩颇丰,他在此处无有寸进就越发难堪“沐霖呀,沐霖,难道我就真的攻不下你守的城池么?”

  这两月来各等攻城的法子都已用尽,投石机地道高架车等诸般器物都一一试过了。将士用命,伤亡也自不小,但沐霖是守城的老手了,这些场面早就经过,是以云行天自已也未曾指望过会有效用。更兼沐家新造出的雷震火炮,威力极大,只发一炮便能将城下方圆十丈夷为焦土。云行天便是有千般智计,对此情形也是无计可施。他有时也无奈想,唯一的取胜之机就是如方才云代遥说的一般,待城中粮尽,使其自降。但云行天总有些不甘,他突然转念想到一事,对云代遥说了出来,云代遥点头道:“倒也可一试。”

  二人率军至城下,着令大军列队整齐。以盾护身,抬云梯出列,作出大举攻城的样子。守军起初也只是用着箭矢滚油之类向攻城士卒倾去,城下的箭手亦续放箭,此阵去,彼阵来,箭支密的在空中撞击。不时有云军将士惨呼一声从梯上落下,但后继的士卒紧跟着上来,队列如此密集,任无数兵士未达城下便大片死去,那架式便如同存心想叫所有的云军都葬于城下一般。城下云代天与云代遥亲身督战,有传令兵来回大喝:“有敢退一步者,斩!第一个登上城头者,封伯,赏千金,授统领之职,如不能生还,则恩赏家人!”终于有一名悍勇的队长登上了城头,其后数人纷纷跟上,城头守军拥来,上百柄大刀长矛向他们攒聚而去,因城头可腾挪的地方太小,避无可避,终被扎成了刺猬,从城头滚落下来。传令兵高声道:“登上城头的第一勇者为谢明,着封武成伯,赏金千两,晋统领,由其子继父职!能再上者依例受赏!”于是攻城人群愈发无休无止的拥上来。守城之将见状已有些胆寒,急道:“快些把雷震火炮打开。”旁人道:“二公子待过,眼下不是最危急之时,莫要轻用此物。”守将跺脚道:“这还不是紧要的时侯么?勿要多言,快些开炮。”

  守军将火炮掩体的盖子揭去,对着人群最密之处矫位点火,只听得"轰"一声巨响,地上的云军立时倒下一大片,尸首化为焦炭,一股浓烟从地上散出。云军将士先是一呆,然后如水般退下,任将官如何督促都止不住。而此时,云军中推出了投石机,一方方有些怪异的大石头从城下投上来,守军退开,并不理会那些石头,京都因是无险可守之地,城墙建的分处高厚,比之雪拥关毫不逊,云军的投石机还从未能对之造成损伤。然而这些石头在空中纷纷炸开,大蓬的水样物落下。守军凑过去一嗅,突然变道:“这是火油!”话音未落,已有无数火箭从高架攻城车上过来,这些箭离的远了,即无准头亦无劲力,但火星四溅,霎间便见火光骤起,城头守军大喝“火炮被烧着了,快逃!”话音未落,就是一天足令的强光闪现,然后是一声巨响,众人脚下的土地摇,砖石如雨而下,城下众人俱伏地抱头,就连云行天也为亲兵在了地上。良久响声渐歇,地面微稳,云行天抬头看去,只见京都的城头已现出一个三四丈宽,二三丈长的裂隙,云行天哈哈大笑,道:“沐霖来的好宝贝,居然炸得破京都城墙!”正得意时,却听得身边传来哭声“老将军,老将军,老将军快醒醒!”云行天收声冲过去,只见云代遥倒在亲兵的怀中,额头上着一块锐如尖矢的砖片。

  云行天呆了一呆,喝道:“不许哭,老将军不会有事的,快快,送下去着大夫诊治!”说道就催着跟去。”那这里怎么办?”鲁成仲问道。城头出了这么大的口子,正是大好时机。云行天犹豫了一下,终道:“你们督着攻城吧。”自家却随云代遥的担架而去。

  随军大夫取出砖片,摇头道:“入脑太深,怕是…”“胡说!”中军大营里“唏哩哗啦”一通巨响,然后传出一声极为忿怨的嚎叫,一应将士听在耳中,俱是心头发。入夜,鲁成仲通禀,言沐霖以铁汁浇城,倾刻间便使得城墙厚固如初,攻城未果,本是提心吊胆的来报,云行天却毫无动怒的意思,只是命下:“速去宣行风将军杨大将军至此。”

  三后,杨放与云行风快马加鞭赶至,遇人在路口守望,传云行天之令,着二人不必先来见过他,直去云代遥帐中。云行天得知二人已至,速往云代遥帐中来。及至,见二人出帐,俱是双目红肿,神情恍惚,尤其是杨放,非但是悲,更象是受了什么大惊吓,连云行天叫他都吓了好大一跳,半晌回不过神来。

  三人召见大夫,看南方可有什么名医能急速召至,大夫摇头道:“在下虽不敢称什么神医,但这外伤的症侯是在军中见的久了。如老将军这般情形能活到二位将军来已是让在下百思不得其解,他这样子是有心愿未了的状况,即二位将军已见过了,只怕就是这一两个时辰的事了。不要说这等伤势救无可救,就算是有的救,请医生也来不及了。”果然这天夜里,云行天三前派往各处求医的人还没有一队回来,云代遥就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云行天心头悔恨难言,早知就该听从云代遥的话,不必强攻,反正京都迟早也是掌中之物,可如今…想起小时侯初见这位族叔,被富家子弟数十个在身上拳打脚踢,他与已素不相识却斥退众小,温言抚慰。后来丧父失母,丧事都由他持。在他家帮工也是受他之恩才得以识了几个字。起事后,赏识自家才干,毫无忌防之心,主动将云军主将让与他,自甘幕后办粮秣调和往来。多少年血雨腥风生死相随荣辱与共,着实是如父如师胜比亲生,如今好容易可以共有天下,让老人家安享晚年,却由于自家的固执燥,至其遇难…这,这其间的滋味,着实是没办法想,一念及此便心如火焚。

  三之后一早,守城将士发觉城下的云军营中人马不绝而出,看来竟是全军出动的样子。俱着麻衣白冠,列阵城下,白茫茫一片,声势端的骇人。人马立定,中间分开,云行天等诸将拥出一具棺木,竟似个出殡的样式。城头兵士疑道:“莫不是葬于城下?”却有十余传令兵齐声喝道:“京都城中人听着,因尔等顽抗,致先叔代遥公罹难,破城之,我云行天当屠尽此城一应生灵,以此废墟为先叔代遥公归葬。”杨放闻言大惊,急劝阻,却为袁兆周所止,袁兆周道:“项王此刻急怒攻心,你劝不来的。不过他话里还留着退路,只说是破城之屠城。但若是城中守军开门献城,则不在破城之列。此言一出,沐家守城的意志还能有多久,倒也难说。如此一来,或者可以早结了这无趣的最后一战。”

  承平堂上,沐家众人团坐无言,虽隔着重重高墙深院,却依旧听得外头喧哗之声不断。高总管进得堂来,沐郅闵急问道:“怎样?请愿的百姓们还是不散么?”高总管摇头叹道:“虽是赈粮抚慰,却依旧不肯离去,反而愈来愈多。都道请王爷出降保全一城百姓。”

  “哼,"一将怒道:“京都百姓受我沐家重恩多年,如今却这等作派!岂有此理,我沐家便是不成了,也少不得拖上几个陪葬的。”沐郅闵苦笑道:“贪生怕死,本是人之常情,也怨不得他们,且说我等今当如何罢。”却有一人怪声怪调道:“当初也不知是谁要助云行天的。”众人看去,正是沐霈。沐霖淡然道:“那时我早已说过,若是助云行天可再捱得三四年,至今正是三年。”沐霈还待说些什么,沐郅闵已是恼道:“叫你在屋里呆着,又跑出来作甚?若不是你,远城又如何会如此失去,出去出去。”沐霈面上腾的一红,张惶失措的跳了起来,在座上站了片刻,终于掉头离去。

  沐霈出去,众人齐望向沐霖。沐郅闵道:“沐霖,你看呢?”沐霖神色悒郁道:“我原也说过不守京都,退到岭东一带,或可支撑的久些。眼下我等被困在京都城中,外头的部将那个还能尽心作战?自古守城,莫不是指望有援兵来到,或是待敌军粮尽自行退去。如今京都并无外援,云行天给养充足,这守的不过是座死城而已。若是父王叫沐霖守,沐霖可以守个一二年,只是,那就要到人相食的地步了,能叫云行天进城时找不到杀的活物。由父王与各位叔伯定夺罢。”说罢,离席而去。

  沐霈呆立于房中,听得待妾在外头传道:“大公子,高总管来了。”忙道:“快请。”帘子挑起,高总管已走了进来。沐霈问道:“高总管,不知父王意如何?”高总管道:“众说纷纭,尚未定论。”沐霈突然失笑:“我却是何苦,云行天最恨之人又不是我,降与不降,与我何干?”

  高总管瞅了他片刻,道:“大公子莫不是以为云行天最恨者为二公子么?”沐霈奇道:“不是么?云行天数度受挫于他,对其恨之入骨。”高总管喟叹道:“不是小人说大公子,大公子在见事明白这一条上,比二公子差的远了。云行天固恨二公子,然并非是想置他于死地。云行天要的不过是二公子低头服输,便可去了心头不快。他终究有功于云行天,云行天又爱重他的才干,便是目下气恨,也未必会杀他,这一阵过去了,或者就会依旧起用他。只不过…”“如何?”“后沐家在云行天手中的生死荣辱皆掌于二公子,只怕是王爷大公子后都要仰赖二公子度了。”

  “不…”沐霈一听此言,双目中突然现出凶光,咬牙切齿道:“我宁可饿死在这城中也不愿降。”高总管叹道:“只怕王爷还是降的。”沐霈躁急道:“那该如何是好?”高总管道:“小人倒有一计。只是,唉,大公子素来心慈,不知可狠得下心?”“如何,你且说来。这等时辰,还有什么恨不下心的。”高总管窜至门口窗边听了片刻,这才趁至沐霈耳畔轻言数语。沐霈听了面色一变,道:“这…可使得…总管方才不是道云行天并不想他死么?”高总管道:“他心中固不见得想沐霖死,然他叔父死于沐霖所守之城下却是无疑,他此刻定是急怒狂。此事做出,云行天便是心中有些惋惜,也绝不至降罪于大公子的。”沐霈听着,神情却是愈来愈镇定,他突然冷笑道:“后如何也不必提了,我沐霈是完了,你沐霖也没有明!”

  “二公子!二公子,三夫人,她,她过世了!”沉香撞撞跌跌的冲进房来,手中托一方白绢。面上啼泪纵横,妆容不整。“你胡说?”沐霖一惊从榻上跃起“早上还好好的,大夫都道老毛病不碍事的,怎会…?”沉香双膝跪下,将白绢举过头顶,泣道:“三夫人是自尽的,便是用这段白绢悬了梁。”沐霖一坐倒,喃喃道:“怎会,怎会,早上我去请安时,她还好好的…”沉香道:“三夫人去时留下的话在这里。”沐霖双手颤抖,取过白绢细阅。

  “沐霖吾儿,母今去矣。吾儿天资过人,近佛道,本非杀伐中人。数年来皆为母所累,母心难安。吾儿若非有母在,必早不为沐家效命,今大军境,母何忍儿再为母受制于人。今母去,儿可由自家意愿行事。闻云氏甚惜儿才,定可容儿离去。我儿若可就此无羇无碍,行止由心,则母于地下,也当心慰。母绝笔。”

  沐霖看着看着,并未流泪,却是全然镇定了下来,问沉香道:“她还有什么话留下来?”沉香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为何知三夫人还有话留下,道:“三夫人身边的小翠说,三夫人遣她出去时对她道,此生最愧之事,便是阻公子出家。那时并不全是为了母子之情,更是为了公子是她唯一的儿子,若公子一去,她在府中就全然没了依靠。这多年来,每一念及都是心痛如绞,只怕是…死去后,菩萨是不饶的。”沐霖惨笑,道:“世上那里有什么菩萨,她也真是多虑了。”一句话未完。却有一人从窗中跳了进来,手执长剑,向沐霖刺来。因是内室,本无兵勇看守,沐霖的石头兵都不能进府守卫。这一下变起肘腋,沐霖竟无人可呼。

  沉香扑过去拦住那人,高呼道:“大公子,你要干什么?”沐霈双目尽赤,将她踢开,一剑向沐霖背心捅去,沐霖随手起一只绣凳挡开一剑,便去取那墙上的宝剑,然而论起格斗之术,他输与沐霈的只怕要比沐霈在用兵之道上输与他的更多。沐霈侧身避开绣凳,剑一横,将沐霖从墙前开,沐霖跃出门去,却已被剑从后心贯入。“二公子…”沉香惨呼一声扑上去。她一世一生也不能忘却沐霖此刻的神情,他没有半句质问的话,亦无忿恨之,便如同一个人走了极久远极幸苦的路途,终于到了头安心睡下。沐霖合上眼,却又睁开,推沉香道:“快走,去…去找李兴,告…告知他,记得我在…远城中的话…快走。”

  沉香浑浑顿顿的在城中跑着,她不晓得自已是怎地从府中出来的,只约摸觉得府中有人发觉了沐霖已死之事,正作一团。她只有一个意念,便是寻到石头营,完成沐霖最后的嘱托。城中此刻亦是动不安,好似有呼喝打斗之声远远传来,但石头营所驻的西门尚还平静。她闯入石头营中,只来得及说了句“二公子为沐霈所杀。”便晕倒在地。待她醒来,见自已又回到了沐霖房中,沐霖的尸身仍在原处,却是…已被割去了头颅。沉香一惊,转身看到李兴等石头营将士聚在身侧,方明白过来。她想起沐霖最后的话,对李兴道:“二公子要你记得他在远城中之语。”然后一头撞在了墙上。

  李兴见沉香说话的神情,便知她想如何,却没有阻止,他心中其实甚羡之,如没有沐霖着他为石头营兄弟的托付,他也极想就此一了百了。李兴一把抱起沐霖的尸身,对身后痛不生的众人道:“二公子最盼的就是诸位兄弟们平安,如今沐家云家都不必管他了,我们走!”

  沐霖的头颅此刻正放置在云行天的案头。云行天踉跄几步退后,撞倒几凳烛台,险些跌在地上。云行天难以置信的看了这具头颅良久,双手微颤捧起,沐霖神色恬然,纵使血污面目,亦不觉可怖,反觉可亲,好似在沉沉入睡,嘴角含笑,仿佛顽皮的嘲笑于他。“为何?为何在付出了如许的代价后,在京都就要到我手中之时,却还是教你跑掉了。沐霖呀,沐霖,原来我今生都是无法攻下你所守的城池的,原来我今生都注定了做你的手下败将的。”云行天感到极度的不甘不忿,他好似一个小孩子,好不容易完成了功课,得了大人的奖赏,然而才发觉那果子已是霉坏了的。

  云行天将头颅端端正正的放于桌上,坐下来,看着那个跪在自已面前的人,他的瞳仁骤然收紧了,喝道:“沐家可降?”鲁成仲道:“只沐霈来降,沐家余人尚未知。”“那便好。”云行天道:“既沐家未降,那便依我先前之言,屠城!”袁兆周在帐外听得,大惊失冲进来,道:“项王,不可,项王难道要做蛮族所为之事么?”云行天盯着他,目光有若霜刃,袁兆周心头一寒,又道:“若是老将军在,绝不会容项王做此事!”良久,云行天终于开口道:“所有沐姓族人沐家军士俱杀!”袁兆周还待说什么,但一见云行天的神情,终于气馁,不再言语。

  沐霈被拖出去时,没有呼叫,却是大笑。他想道:“我这小丑角色终于演完了。高总管以为我信了他的话才如此做的。哼,我沐霈虽比沐霖笨,却不比他差,难道我看不出来云行天一心一意只想亲自击败沐霖么?我自然知道,云行天会大怒,但那又怎样,沐家全死了,黄泉路上倒也热闹。我是要入地狱的,沐霖在战场上杀过那么多人,只怕也是不得升天的。沐霖,等我一小会,我马上就来。沐霖,我知晓欠负你良多,只是,谁让苍天给我们开这样的玩笑,让我早你两月出世,让我生于正室而你生于侍妾。自小及大你可知你给了我多大的苦楚,不论我怎生勤力,都永不能及上你。人人都在我耳边道,你是嫡出的长子,怎可输于那个妇生的儿子。若是你我易地而处,我定也能全心全意仰慕你,但我不能,是以便只好千方百计的害你。我二人定是前世结下了什么冤孽,来生再还你吧…”

  “咣!”门被砸开,高师爷从容的将一杯酒倒入口中。数十将士冲入,沐郅闵随之走进。沐郅闵以剑指他道:“你…可是你教唆沐霈杀了沐霖投降?”高师爷点头道:“不错。”"你为何要如此?”高师爷笑道:“我本不姓高,我本来的姓氏也不必说了,我父是个小人物,王爷也未必记得。我家输于你家遭了灭门之祸,你沐家如今势不如人,也正该如此。谁叫王爷虽生了个好儿子,却更生了个奇蠢无比的家伙,哈哈哈…”沐郅闵神色狰狞,迫了进来。道:“我家虽亡,可总要在你死之后。”高总管淡然道:“不必王爷费心了。”他角泌出一丝血迹,委然倒地。沐郅闵听到身后楼板上传来纷杂的脚步声,火光四下摇晃,有人高呼道:“项王有令,所有沐家人一个不留…”沐郅闵手中的剑颓然落下,他取过桌上的灯油,淋在了地上,火光骤起。

  相距五十年后,京都城中再度燃起映红天际的火光,沐王府与皇宫最为富丽之处化为白地。至此京都元气大伤,再无复中洲第一城之旧态。只楚绮河一带远避战火,幸免于难,此后京都更名楚绮城,以烟花之地而名传。只那些买醉寻的文人墨客偶或发些思古之思,作些诗词歌赋相悼,才使得后世人略略可得知这城曾有过的辉煌。 WWw.EDaXS.CoM
上一章   西幸残歌   下一章 ( → )
西幸残歌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天平精心创作的的武侠小说西幸残歌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西幸残歌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西幸残歌》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