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荒暴最新文字章节第四章绿的地狱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荒暴  作者:西村寿行 书号:44242  时间:2017/11/23  字数:18928 
上一章   第四章 绿色的地狱    下一章 ( → )
1

  马瑙斯离巴西中心城市圣保罗的直线距离大约有三千公里,离委内端拉边境约八百公里。

  三月十六,关十郞到达马瑙斯城,然后离开内格罗州往北行八百公里,就到了沃佩斯城,它属于亚马逊州的管辖范围。

  亚马逊州境内有条举世闻名的亚马逊河,整个域土地辽阔,面积大约是日本国土的十三倍。由无数的小溪汇成大河,几十条大河的水都入亚马逊河。

  在马瑙斯机场,向导米格尔等待着关十郎的到来。米格尔是特警队队长,上司弗朗希斯科·罗博什派来的,还带了两名伙伴。

  “您,朋友,我叫米格尔。”黝黑的脸上出一丝温和的微笑。

  “准备工作做好了吗?”

  “按照上司罗博什的指示,去沃佩斯的飞机在机场等候着。一切工作都安排就绪,可以按预定时间出发。”

  “那太好了。”关坐进米格尔的波罗牌轿车。

  巴西是工作效率低的国家之一,据说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政治家,他们的时间观念都十分淡薄,按规定时间上班迟到一两小时不足为奇,整个社会毫无秩序,混乱不堪。

  据特警队的米格尔说,巴西的特警队是一种军政合一的部队,担负着维护社会治安的任务。可是,由于巴西政府没有严格管制武器弹药,时常发生抢劫银行和杀人案件。据去年统计,美国纽约发生的杀人案是一千七百八十七起,而里奥·德·贾纳依罗的杀人案竞高达二千八百二十六起,居世界最高纪录,这是国家无正常运行秩序,社会一片混乱产生的必然后果。

  以上的统计数字是贾纳依罗、圣保罗等大城市的状况。至于内地情况州更糟。这个国家的公民不离身。售汽油的职员带手,乘公共汽车也要带,更有甚者,杀人抢劫分子冒充警察,难辨真伪,必然造成社会混乱,一个人要是不遇到抢劫分子就十分幸运了,连军警长官也难免被抢劫的厄运。巴西政府为了整治这种混乱局面,成立了特警队。

  光靠特警队维护社会治安是难以胜任的,为了加强力量,现在又建立了武器装备良的卫戍部队,尽管如此,犯罪率仍然有增无减。

  米格尔的波罗轿车咯吱咯吱地开进了草原,草坪上放着个球形油罐,汽车在飞机旁停下。接着,关换乘飞机。

  飞机卷起尘土,凌空飞翔。

  半个月前,仙石文藏先生受时宗首相派遭,再次寻找艾米莉。

  艾米莉是同白俄罗斯人尼娜一起,经土耳其返回华盛顿的。

  仙石文藏先生及其同伴是经土耳其、苏联的塔吉克进入中国,返回日本已经一个半月了。

  有关部门二月底就宣布艾米莉失踪了,只有时宗认为艾米莉没有失踪,而是在华盛顿作短暂修养之后到亚马逊内地去了。一月十,奥康纳气象环境研究所副所长还看见乔纳桑·亚可比和尼娜在一起。一月十八,她还在沃佩斯给研究所挂了电话,以后她们去了内地。原计划二月十五返回沃佩斯,但从此渺无音讯。

  仙石文藏先生安慰时宗首相说,再等几天看看。

  “不必等啦!”时宗面带愁容地说。

  艾米莉沿着阿沙·俄孔那的路线,去了解地球的沙漠化,探索大气中氧的减少,二氧化碳成分增多的秘密。

  亚马逊河域,可以说是大自然留给人类的最后一片绿洲,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热带丛林都在这一地区,但是它的面积也正在迅速缩小,到20000年亚马逊河域的热带丛林将减少一半,俄孔那的研究结果给人们鼓响了警钟。

  热带丛林一直保持着自然生态平衡,每平方公顷森林中的树种达一百种以上,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上大的藤曼植物,只要砍伐一颗树就会诛连在树上的大量藤蔓。林貌和林遭到破坏后,不仅引起矿物质的浸蚀,还会产生地表气候的变迁,这样下去,自然资源会永远消失不可再生。

  热热带丛林中,烧掉杂草树木开垦的土地里几乎没有供植物所需的养分。树木自然枯亮腐烂,大部分养分会留在土壤中,要是把树木烧成灰,燃烧时百分之八十的养分跑到了空气中,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养分进入土壤,但暴风雨之后,仅有的一点点养分被冲洗得一干二净。土地出现裂,一片赤红色的荒凉景象。

  现在,亚马逊河域的土地不断荒废,又兴建了大型造纸厂。

  巴西政府鼓励各国企业开发亚马逊河地区,近年来签订的合同大约有六百余件,开发面积达三千万公顷,其中一半以上是砍伐森林,各厂家纷纷从空中撒放落叶剂,茂密的森林树木成为一个个圆溜溜的秃头。

  美国和巴西合办的卡雅斯大铁矿,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之一,砍伐森林面积达四十一万公顷。

  美国的资本家和当地的法人代表多罗(CEDR0)收买了亚马逊河北部地区的五百万公顷土地,森林的年砍伐量十二万吨米,喂养一万四千头牛,兴建造纸厂,多罗预测到今后的纸张紧缺,向日本石川岛播磨重工公司订购了水上纸厂,厂房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六层楼高。一九七八年用拖轮把水上工厂从日本吴港码头托到巴西的亚马逊河,就业的工人数达二万七千多人。

  巴西政府已意识到世界各国都来开发亚马逊地区的危险,惧怕绿洲的毁灭。亚马逊河拥有世界三分之二的淡水资源,如果这样继续砍伐下去,雨水冲走表层土入大海,不久的将来,相当于日本国土面积十三倍的亚马逊河域的土地就要荒芜。大气中的氧含量还要下降,导致地球气候的异常变化。

  亚马逊的开发工作还在迅猛前进,不知何时才能停止下来啊。

  厄瓜多尔为了开发亚马逊河域的石油资源,使这一地区的自然资源遭到严重破坏。

  艾米莉继承俄孔那的业绩,十分注重自然资源的保护。

  欧亚大陆的氧含量特别低,曾发生过阿沙村的全部生物很快死绝的奇怪现象。

  时宗首相解释说:“艾米莉对绿洲的保护问题一直坐立不安,所以她到巴西内地去了。”

  关一行乘飞机沿亚马逊河的支流内格罗河上行,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茂密森林,行驶在河上的万吨级货轮。老式飞机在巴卢斯加油后又继续飞往沃佩斯城,离开沃佩斯再往上行,通往委内瑞拉的边境。

  关想,这儿是渺无人迹的地方,没有道路,唯一的交通工具是船,艾米莉大概朝这个方向去了吧。她是一位责任心很强的女子。在哇姆齐收容所遭到卫兵们的残酷蹂躏,如果是一个普通女子,经过这番凌辱后必然丧失意志,然而作一位坚强的女,艾米莉不顾个人安危,再次进入密境。

  时宗说,艾米莉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情报才到那儿去的。

  多罗开发亚马逊河地区的计划是在那儿种水稻、养牛、造纸等,实际上什么也没干。多罗买了亚马逊河域的大片士地,不是买的能行驶几万吨级轮船的地区,而是买人迹罕见的内格罗河地区,拥有五百万公顷的土地所有权。

  艾米莉获得了一个情报,涉及美国和多罗互相勾结,据说,多罗就是美国的德米公司,全部开发资金来自美国政府。

  多罗开发亚马逊河地区的目的不是要在那儿种水稻、养牛、造纸,而是借用这些名义去建立一个黑人国家。现在,据说美国政府要将大批黑人放到内格罗河上游,这种如意打算正合巴西政府急于开发亚马逊地区的心意。巴西政府连白人移民都要,当然更黑人劳动力了。

  但是,艾米莉从情报中领悟到其中必定还有其它阴谋,至于是什么阴谋,她也说不清楚,要了解真实情况只有到实地去考察。放黑人,破坏亚马逊河域的生态平衡,是美国政府的罪恶,如果美国政府确实以破坏自然环境达到种族歧视的目的,艾米莉是决不会保持沉默的,一定会向全世界揭事实的真象,声讨美国的罪行。

  “既然艾米莉意识到罪恶中隐藏着其它阴谋,还要单独行动,未免太轻率了。”关想。

  不知道在内格罗河上游发生了什么,但多罗和美国政府勾结的内幕一定与绝密机构CIA有关。

  关是受时宗之托去寻找艾米莉的。他再次聘为美国宇航局武器开发研究所的外籍教授,出差美国,途中去找艾米莉。

  沃佩斯是个小城镇,与其说是城镇不如说是村庄更确切些。

  镇上只有一家旅馆,关一行就住在那儿。

  夕阳西下,关来到一个带酒吧的餐馆,一位腆着肚子的混血中年男子拿来了烧酒,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混血女子正在炒菜。混血女子一般都漂亮,热情好客,跳着桑巴舞的光临。那位混血女子的身材苗条,脸面黝黑。

  沃佩斯是边陲小镇,再往内格河上行,连小镇也见不到了。

  关喝的烧酒是甘蔗为原料酿造的,这儿的工人一般都喜欢喝酒精度数高的酒。

  混血女子自我介绍说,我叫马利亚。

  关向马利亚打听艾米莉的消息,她和腆着肚子的店老板耳语一阵之后转过身来说:

  “她呀,知道。”

  “两名白人女子和一名男子带着五名随员,乘飞机从马瑙斯到这儿来。一月二十出发后,只有一名随员逃回来,他叫安特尼奥,是位年青人。他说,离开沃佩斯往北走三天后,遭到了怪物袭击,怪物袭击部,在他的部有一个被毒针刺的红色斑痕。安特尼奥逃回后一直发高烧说胡话,直到死去。”

  马利亚说。

  “是非常可怕的怪物吗?”

  “据说,怪物的皮肤象树叶子一样的绿,小老太婆似的。”

  “绿色的皮肤吗?”

  马利亚嗯的一声,心神不安地点着头。

  2

  深夜,一声雷鸣把睡的关从梦中惊醒,也敲醒了寂静的沃佩斯镇,声音来自镇的东边。暴雨随狂风向沃佩斯袭来,一会儿功夫,整个镇变成了一片湖泊似的。关没有见过这样的暴风骤雨,这次到亚马逊河内地来才实感到暴风骤雨瞬间把村镇变成湖泊的壮观。

  沃佩斯一带,七至十月旱季,其余时间多雨,雨季是上个月到第二年五月,现在正是多雨季节。

  暴风雨过去,森林里处处是高亢的猿啼声。

  关一行四人,其中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是向导,太阳升起后出发了。

  一到雨季,内格罗河泛滥,低谷森林全部淹水,次红色的河水染红了巴西大地。

  “米格尔,你知道赤红色怪物吗?”

  关转述了马利亚讲的内容。

  “那样的怪物我可没见过。可是,朋友,在偏辟地区什么都有,不足为奇。内格罗河以北的地区住着许多雅诺马摩族人,一群古怪的人。一个村子的人口增加到150人时就要发生争斗,然后分成很多团伙自由行动,就象细胞分裂一样。据说,有一种吃人的人经常出入那个地区,一群没有接触过现代文明的人,也许就是绿色怪物吧。”

  米格尔说。

  “是吗?”

  关说。

  轮船排开浊水顺利向前。午后,从内格罗河往北行驶,进入沃佩斯河。

  沃佩斯河虽说是亚马逊河的支流,但也能行驶几千吨的货轮。艾米莉一行沿沃佩斯河上行三天,下船进入了森林,船在河边上停靠着。到了第四天,只见随员中的安特尼奥一人逃回来。他说遭到怪物的袭击,不知艾米莉他们怎么样了。他慌慌张张的,全身直打抖,好不容易才上了船,来不及等他说出详细情况就死去了。

  关沿着艾米莉的路线进入森林。

  黄金河农业经济开发合作社的略语是多罗(CEDR0)。

  其实,多罗是一种树名,属于红木类。是亚马逊河域最有经济价值的一种树,是富人修房造屋的上等材料。

  有位名叫艾伯特·查多克的美籍犹太人,十几年前成立了黄金河农业经济开发合作社,收买了亚马逊河域北部偏僻地区,面积约五百万公顷。他的目的是想每年产十二万吨大米,养一万四千头牛,兴建大型造纸厂。可是,至今没有按原计划实行。现在,这大片土地不是查多克的农牧场,而是美国放黑人的地方,是种族歧视产生出来的黑人国家。据说已经遣送了二三千名黑人。艾米莉想,如果美国致府真的是为了解决种族矛盾,砍滥伐地球上宝贵的原始森林,她是不能视无睹的,一定要严重抗议。

  但是,事情的真相还不请楚。

  艾伯特·查多克是位颇有名气的资本家,他向日本石川岛播磨公司订购了水上造纸厂,工厂在亚马逊河的下游。

  如何利用亚马逊河北部偏僻地区的五百万公顷土地,意向还不清楚。向巴西政府了解情况没有明确的回答,向美国情报机关询问也说确实不了解多罗的内情。然而,查多克确实拥有五百万公顷的土地,在内格罗河以北,面积相当于日本的四国和九州的面积之和。但是,这大片土地究竟用来做什么,仍然是个谜。

  关得到一份有趣的情报。这个消息是特警队罗博什队长提供的。

  四年前,德古拉(DEAGRA)法人集团在巴西成立了。

  德古拉是阿里河农牧开发公司的简称,资产是苏联的。

  德古拉购买了十万公顷的土地,位于阿里河以北。

  罗博什断言,德古拉控制着KGB。

  听说德古拉养了几千头牛,但谁也不知道真相。

  多罗和德古拉遥遥相望,大约相距八十公里,中间隔着巴西的国有土地。

  十几年前,多罗就收买了五百万公顷土地,至今没做出象样的业绩。

  四年前,德古拉对着干,收买了十万公顷土地,同样也没做出惊人的业绩。

  德古拉控制着KGB,多罗控制着CIA。

  CIA和KGB在靠近哥伦比亚边境的巴西国内,到底想要干什么,不清楚。

  罗博什队长说,那一带渺无人烟,连政府也控制不住了。

  艾米莉可能去那儿了。

  沿亚马逊河上行的僻壤之地也能见到离奇的憧景。在秘境中的秘境还有悠然自得的洋人公馆,白人住在那里,备有发电机、空调、水马桶,还有可乘坐七八人的高速快艇。谁也不知道那些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关想,罗博什感慨地说过巴西的国土太辽阔了,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艾米莉究竟了解到哪一方的秘密呢,只有救出她才得清楚,但CIA和KGB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进入沃佩斯河的第二天,碰见了一艘涂白油漆的高速快艇。

  船上坐着二名白人,其中一人想搭话,关朝他们招呼。“我叫格奥尔基·谢马诺夫。”

  谢马诺夫伸出手。

  “仙石文藏先生,他好吗?”

  边握手边关嘻嘻地说。

  关嘴里应付着。

  “那边正在发生,一定知道吧。可是,关先生还到那儿去有何贵干呢?”

  “旅游观光吧。”

  “的确。作为美国宇航局武器开发研究所的外籍教授倒是应该去的。”

  “你知道得好多啊。”

  关也笑了。

  从外表看,谢马诺夫象四十岁左右的人,是个彪形大汉,相貌酷似涅夫,长得胖敦敦的。

  “从你到巴西来时我就知道了,还知道要来沃佩斯镇。”

  “德古拉监视着的吗?”

  “苏联的食供应严重不足,德古拉养牛是应该的。我可以带你们去游览吗?”

  谢马诺夫掏出哈瓦拉雪茄烟。

  “这不是炸弹。”

  谢马诺夫边开玩笑边递给关一支。

  “你要去找艾米莉吗?”

  “是的。”

  “你知道帕卡斯吗?”

  “不知道。”

  “艾米莉关押在多罗基地,从这儿往北走,进入森林走四天路程就可以到那儿,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我和你们是敌对的啊。”

  “但我们也想了解帕卡斯。”

  “那就去了解吧。”

  “可是,不能这样去。”

  谢马诺夫的笑脸阴沉下来。

  “那些怪人控制着原始森林。”

  “…”“谁也没有看清过怪物的模样,在看清之前就被杀死了,武器什么的也不起作用,来不及开就被杀害了。怪物使用的武器是毒刺,不知从何处不声不响地跳出来,用毒刺锥一下皮肤就会置人死地。刺上涂有剧善药品,毒素危害神经,一蓝的红的毒线如同一支支利箭中大脑中枢神经,不到一秒钟就失去知觉,四五分钟内死亡。”

  “是说绿色人吗?”

  “是的。”

  “你了解吗?”

  “听说过,皮肤象绿色的老太婆。”

  “如果是你,也许能去帕卡斯。除仙石文藏先生及伙伴之外的其他人不可能踏进怪物区。”

  谢马诺夫的蓝眼睛朝关瞟了一眼。

  “可是,要了解帕卡斯的情况,从空中拍照好些。或者从绿色人区的背面进入好些。”

  “那是有道理的。”

  谢马诺夫倚靠船舷。

  “我们认为,多罗一伙可能操纵绿色人,以往派出过的几次探险队,但一半以上的人都残遭杀害。要去,除非带军队。”

  “可是,多罗利用绿色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关靠着船舷,凝视着水。

  一群河豚在船的周围跃过不停。

  “六年前,多罗控制了CIA。”

  “知道吗?”

  “不知道。”

  “CIA收买了亚马逊河偏僻地区的五百万公顷土地,不知用作什么,我们一定要调查清楚,当然可以通过飞机摄影调查。现在,帕卡斯住着几千名黑人移民,在CIA的协助下建立了黑人国家,这是众所周知的。一位名叫罗德·马特洛克的黑人领袖带头迁移黑人,但CIA是在美国政府的授意下迁移黑人以缓和种族矛盾。当然,罗德·马特洛克是真心实意的,可是CIA还有其他目的,是什么目的呢,我们一时没接了解清楚。”“…”“照你所说,从没有绿色人区的背面可以去帕卡斯。可是,在了解CIA的底细之前,应该研究绿色人的情况。据说,有位探硷队员见过绿色人,象猿猴,轻快地在树之间跳来跳去,他们是一种特别小的人,皮肤碧绿。蹲在树枝上时我们分不清是树叶还是绿色人。要是能捉住绿色人就好了,可以清绿色人的种属,有什么样的本领。以及涂在针刺上的神经毒是从哪里提取出来的,等等。不清楚这些问题就解不开CIA的秘密。我们鉴别出了神经毒素的化学成分,但还不清楚是从哪儿提炼出的。我们知道的物质中不含那种化学成分。”

  谢马诺夫和关肩并肩,俯视河面。

  “第一总局局长谢尔吉恩科中将命令我,要我陪同仙石文藏先生的同伴到亚马逊河内地的偏僻地区去解救艾米莉,我的使命是协助完成任务,最后的酬谢是让艾米莉险。”

  “绿色人呢?…”

  关自言自语说。

  KGB第一总局局长的命令真离奇。对KGB来说,仙石文藏先生及其同伴是他们的仇敌。本来,德古拉可以集中力量杀害来亚马逊河秘境的关

  第一总局包括V局、A局和科学技术局。V局的任务是在海外搞骗和暗杀活动。科学技术局是研究各种暗杀武器。

  科学技术局注视着绿色人,本来和仙石文藏先生之同是仇敌,为了捉着绿色人,关系暂时缓和。

  关望着谢马诺夫。

  谢马诺夫把雪茄放入口袋。

  “要说报酬,一定使你满意的。”

  “我的任务是救出艾米莉,没有接受其他任务。”

  关对叫作怪物的绿色人很感兴趣,但不愿在KGB手下干,并且不知谢马诺夫的真实意图,既使想捉获绿色人那也是以后的事。

  无论KGB还是CIA,这些间谍机关都不可信。

  谢马诺夫皱着眉头,脸色苍白。

  3

  高地原始森林好走些,低地密林的树藤在一起,无法下脚。

  关一行离船上岸,进入原始森林。

  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带路,没有带粮食,只带些威士忌、香烟、药品。这个地方有的是吃的,只靠狩猎就能生活下去。米格尔中了一条巨蜥,有二米左右,正好作午餐的佳肴。大家饭酒足后又出发了。

  几十米高的大树耸入云天,茂盛的枝叶把大地盖得严严实实的,犹如一个绿色的巨伞,见不到太阳光。高空中哗哗作响,象暴风袭来似的,原来却是一群猴子。

  “美洲虎!”

  走在最前面的米格尔站住了。

  在的地上,留下了野兽刚踏过的大脚印。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赶忙端起

  “美洲虎要伤人吗?”

  “朋友,注意啦!这里有个特别大的脚印,看来那家伙有三米左右,它情凶猛,吃猴子,也要吃人。”

  “是吗?”

  米格尔朗的笑声消失了。

  美洲虎是亚马逊地区的兽中之王。

  关没带长,只带了手。有了手,碰到美洲虎也不怕。

  傍晚,关一行来到一个小村庄。

  米格尔先进村去打听消息,皮萨罗准备野营,布朗科找吃的。

  大约二十分钟后,布朗科提着个小野猪回来了,皮萨罗帮忙拿过来,在篝火上烤。一切准备就绪时米格尔回来了。

  “朋友,情况不妙,村子里住的是亚马瓦卡族人。”

  “怎么样?”

  关在篝火旁喝着威士忌。

  “听说土著人到这一带来了。”

  “什么土著人?”

  “森林人呗。”

  “据说,他们是一伙与文明世界完全隔绝的原始印第安人,凶残得很,对与文明人住在一起的同族人也不宽恕,照样杀害,居住在亚马逊河偏僻地区的其他民族都怕土著人。他们的武器是吹筒箭、短弓,箭头上涂有剧毒药品,赤着身子无声息地在森林里行走,遇到这伙人就无法活命了。”

  其实,很少人见过土著人,这只是当地的一种传说。

  据一位亚马瓦卡族的印第安人说,士著人在地上摆二树枝,警告外人不得进入,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但又特别害怕现代明。

  这种告示,森林中处处可见。

  米格尔打听过的印第安人都害怕土著人,想迁居别处住。

  酋长非常怕土著人。

  据说,以前出现过怪物,从留下的脚印看是一只大人脚一只小孩脚。一位印第安人看见了那种脚印,他想可能要发生不幸事件。

  不出所料,几天后,一位印第安猎人朝河的上游方向走了一天路程,见到了可怕的情景。

  印第安猎人悄悄靠近。

  六名体男女士著人被绑在树上,四周围着五名白人,其中两名是金发女人。

  印第安猎人憋住气看。

  起初,一位光的白人女子在绑着的土著人面前走动,一位男子拿着箱子看,接着另外一位白人女子也得一丝不挂,二名女子在土著人面前走来走去,一位男子把当地人使用的山刀递给二名女子,她们手持山刀走到土著人跟前,把山刀对准土著人的下身。

  印第安猎人看见后直打抖。

  一阵惨叫,她们割下了二名土著人的丸,然后各自把割下来的东西拿在手上,拿给看箱子的男人看。

  然后,二名白人女子站在女土著人面前,又是一阵惨叫声,剜出了女土著人的下身,接着拿起来拿给望箱子的人看。鲜血染红了洁白的白人女子。

  印第安猎人看到那情景吓得站不起身。

  白人女子又拿着山刀对准最后二名土著人。

  一阵惨叫,割断了两名士著人的喉管,白人女子的金发被鲜血染红了。接着,发狂的白人女子砍下了两名土著人的头。白人女子用山刀敲打土著人的骨头,她们的Rx房随之跳动着,丰部也晃动着。

  白人女子抓起砍下的脑袋,提着让看箱子的人看,而且还把砍下的头对准她们自己的身体。

  割下了丸的两名土著人没有死,两名女子又拿起山刀,砍掉了他们的一只脚。

  接着,又把山刀对准两名女士著人的腹部,猛砍几刀,肠子什么的哗啦一声了出来。

  两名白人女子丢下山刀,互相拥抱着高兴得狂舞。这时两个体的白人男子走过来了,两个体女子在他们面前跪下。

  印第安猎人目不忍睹,离开了现场。

  “几天以后,许多土著人来了。”

  酋长对米格尔说。

  “不是那样吧。”

  关切着野猪

  白人男子看的箱子是摄影机,摄下的电影确实残酷,但文明人看了却很兴奋。

  “艾米莉有消息吗?”

  “说是不知道。”

  “是吗?…。”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要是被土著人袭击了呢。”

  “没关系,继续前进。”

  “心都凉了,皮萨罗。”

  边喝威士忌边看伙伴。

  “美洲虎来啦!”

  布朗科抓起来福

  野兽大吼一声,振着森林。太阳落山了,夜幕降临,美洲虎悄悄靠过来。

  “那家伙是对着我们来的。”

  米格尔也端起,吼叫着。

  “不用怕!不就是美洲虎吗。”

  关向杯中斟入威士忌。

  “没关系,美洲虎总比士著人好对付些,但…”

  皮萨罗说。

  “朋友!”布朗科看着米格尔。

  “怎么啦?”

  “什么怎么啦,你想往回走吗?”

  “对方是士著人,我们对付不了。”

  也许在我们说话之间飞来毒箭。布朗科吓得打抖。

  “没有完成上司罗博什交给的任务,怎能回去呢。”

  米格尔虽然有些害伯,但又不能丢下关不管,独自回去。

  美洲虎的吼声停止了。

  “不是好兆头啊。”

  “为什么?”

  米格尔看着皮萨罗。

  “我也说不清,但…。”

  皮萨罗沉默着。

  天亮了,关一行又出发了。

  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沉默不语,端着来福,严阵以待,准备一有土著人的动静就开击。

  关也不敢放松警惕,美洲虎什么的用不着怕,可是手持吹筒箭、毒箭的土著人就不好对付了。

  午后,关一行走出森林进入草地,草地上混杂着许多等岩石,米梧尔觉得不对,向印第安人打听的方向没有草地,去多罗的帕卡斯应朝东北方向走。

  在草地里大约走了三十分钟时间,带路的布朗科突然停了下来。

  “别开!”

  关朝端着的布朗科喊,但布朝科开了。前面有条野猪,一种块头大的野猪,这种野猪的秉凶残,据说连美洲虎也要避让三分。轰的一声,接着听见米格尔、皮萨罗的喊叫声。

  不知从何处跑出七八十头野猪,别格格地叫边猛扑过来。米格尔跳在一块岩石上,一头野猪也跟着跳上去,根本没有端时间,只有用柄猛打,击退了野猪。

  米格尔看了一下四周。皮萨罗和布朗科跳到岩石上避难,关处于野猪的包围之中,轻快地跟它们周旋,象一个鼓足气的皮球朝空中跳起几米高,落下地后又马上跳上去。米格尔呆呆地望着,确信关跟的弹跳力能够抵御野猪的袭击。一头还可以勉强对付,可现在是七八十头野猪的围攻啊,不能有丝毫差错,要是落在地上错了一次,野猪的锋利牙齿就会咬碎骨头,立即死去。关的技艺太高超了,终于战胜了它们的袭击。

  一大群野猪跑了。

  “朋友!”

  米格尔跑过来了。

  从特警队长罗博什那儿听说过,关的体质好,武艺超群,但从他身上看不出一点杀气腾腾的样子,倒象是一个有理智的人。事实证明,罗博什的话是真的,不能以貌取人。

  “朋友,受伤没有?”

  关笑了。

  “你真行,能战胜恶魔的围攻。”

  “朋友,有你在我们就不怕了。”

  皮萨罗和布朗科互相看了一下。

  “朋友,你是怎么知道有一大群野猪在那儿的?”

  米格尔想起了关不让开的事。

  “我觉察到的。”

  关轻轻地说。

  “呀!你可真行。”

  米格尔叫起来。

  米格尔、皮萨罗和布朗科都只看到一头。关凭第六感觉就能看见一群,看来土著人和绿色怪物是不能靠近他。

  米格尔兴奋起来了。

  皮萨罗和布朗科也信心十足。

  “走吧。”

  关催促他们三人快走。

  关根本来可以跳上岩石去避开野猪,但他没有那样做,也许是有意的。米格尔、皮萨罗和布朗科三人最怕土著人,连晚上睡觉都睡不着,关想一定要解徐他们的畏惧心理,把那群野猪吸引开。

  在草原里走了大约三小时,前面出现悬崖绝璧,悬岩下边是一片森林。关首先站在里边往下看,眼前出现奇怪的情景,叫其他三人不要看。森林里边的空地上有五名体白人男女,绑着绳子躺在地上。二十名体士著人围着他们。看了那般情景,无不惊得目瞪口呆。

  五名白人中有三名男的,二名女的。灿烂的阳光照在赤的身子上。

  4

  “救他们吗?”米格尔对关小声说。

  “救不了。”

  绑着的三名白人男子和二名女子就是拍摄残酷电影的那五个人。他们抓住六名土著人,割下xxxx,剜xx道,剖腹,砍头…。现在士著人抓住了他们,当然要进行报复的,所以救不了。

  土著人先是把马丽雅拉起来解开她的绳子,接着把琼的绳子也解开了。

  马丽雅趴在地上,琼也趴在地上。

  土著人开始凌辱了。二十名土著人都是男的,愤怒地盯着她们,漆黑的皮肤上涂着红的蓝的颜色,象一幅花样图案。

  一名土著人站在马丽雅的背后。

  绳子是解开的,但周围都是土著人,无法逃走。

  一名土著紧紧地住一个白人女人,身子不住摇晃着。

  另一名土著抱住了剩下的那个白人女人,把仇恨变成出来。

  五名白人男女当初就没把土著当成人,只打算捉住凌辱一番,然后把这些情景拍成电影。可是,捉住的男女土著人的身子太脏,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他们产生不了一点凌辱的兴趣,因此残酷地杀害了他们,拍下了电影镜头。

  马丽雅(白人女子之一)喜欢着身子站在士著人面前,她在这种场合总感到异常兴奋,认为一个凛亮的白人女人可以对体的原始人为所为。

  能在森林之中自由地宰杀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到无比欣喜。

  的兴奋转变成残酷的行为,他们一个个都足于自己的血腥行为,对自己的血举动感到异常的快,在森林的这些日子里,在与原始人的不断交往中,他们心中的原始的情和冲动已经变成一只雄豹,在他们体内不断地冲撞着,他们每一分钟都渴望着残酷和狂热。

  然而,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土著人站在琼和马丽雅的身后玩着,琼和马丽雅随着土著人的动作移动着身子,金发下垂描晃着。

  被绑着的斯塔夫、比尔、米克三人看见了这情景。

  马丽雅想,一辈子侍候士著人总比切掉Rx房、剜掉下身要好些。

  马丽雅用嘴、手、Rx房围着土著人。

  琼也和马丽雅一样服侍着土著人,服侍满意后土著人的xxxx部。

  “轮!”

  土著人喊。

  土著人怒气冲冲地走过来,马丽雅的部直发抖,她想只要能得教就行,于是一个一个对所有的土著人进行服侍。

  两名女子爬着巡回服侍土著人。

  “朋友,多凄惨啊!”米格尔小声说。

  的确,那是一场触目惊心的可怕情景。她们俩拼命地来回服侍着土著人的要求,一会儿用嘴,一会儿用手,再高高抬起部,土著人在任意玩着他们的俘虏。

  “她们可能得救吧?”

  米格尔说。

  “是的。”

  关点点头。

  “不管怎样服侍都是白搭,土著人是不会发慈悲的。”

  米格尔颤颤索索地说。

  凌辱结束了。

  两人抖抖索索地站了起来,四处环顾着,想找点水洗洗自己的身子。

  几个野蛮人在低声咕哝着。

  忽然,他们分散开来,两个人向马丽雅和琼走来,一把拖她俩,扭住双手,马丽雅和琼被捆在树桩上。斯塔夫、比尔和米克也被捆起来了。

  一名土著人手持山刀叫嚷着,首先站在米克面前,对准他的下身就是一刀,米克惨叫一声。…

  马丽雅吓出了小便。

  下一个轮到斯塔夫,一声惨叫之后,最后轮到了比尔。

  持山刀的土著人站在马丽雅面前,她立刻就吓昏了。接着见琼惊叫一声,山刀刺进马丽雅的部,马丽雅发出绝望的惨叫声,土著人又用山刀砍下了马丽雅的双臂。

  另一个士著人走上前来,对着马丽雅的身子端详了几眼,忽然一挥刀,削掉了她的Rx房,马丽雅昏了过去。

  斯塔夫的头被一刀砍下。

  琼也正被几个土著肢解着,不一会,琼的叫声也停止了。

  一阵声响起了。

  “混蛋!”

  米格尔边骂边开。接着,皮萨罗和布朗科也向土著人开了,打到了七八个土著人。

  米格尔忘记了土著人的恐怖,皮萨罗、布朗科也毫不畏惧,巴西人特有的强烈仇恨暴发了,拼命地朝土著人开击。其余的土著人看到情况不妙,逃跑了。

  第三天午后,发现方向走错了,本来应朝东边走的,现在向北边走了。

  这时,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对土著人更怕了,他们打死了七八个土著人,怕来报复。

  “有什么跟在后面?”

  皮萨罗说完话,站了一会儿。

  “是什么?”米格尔问。

  “不知道。”

  皮萨罗说。

  他们议论着。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的心情极巨紧张,最紧张的要数皮萨罗了。

  “朋友!”

  米格尔看着关

  “从今天早晨起,土著人就开始远远包围着了,但我们不用怕,他们怕。”

  “真的吗?”

  米格尔绷着脸说。

  “是的。”

  从早晨起,关就注意到了,土著是一群一群的。

  “尽管土著人怕,但他们是一定要来袭击的。”

  米格尔站着,端着看了看四周。惨遭杀害的五名白人是带了的,但还是遭到了袭击,被捉住了。

  “那是真的。但是,不用怕。”

  关笑着说。

  “朋友,尽管那样说,还是…。”

  米格尔呆呆地站着,两条腿直打抖。

  突然,皮萨罗开了。

  皮萨罗看见草丛中有动静,大吃一惊。布朗科和米格尔在扫着。

  “别打啦!没有子弹怎么办?”

  关的训斥下,扫停止了。

  “在草丛中动的是动物,土著人靠近时我会知道的,怕什么。”

  关朝皮萨罗开的草丛望了一下,看见一条二米长的大水獭被打倒了。

  “大水獭,附近有河啦!”

  米格尔看见水獭,叫起来了。

  没走多久,前面是一条河,河宽约五十米左右。关一行站在河边看了看,没有看见船,只能泅渡了。可是,皮萨罗不会游泳,米格尔、布朗科担心河对岸有土著人。

  “我先过去,我上岸后你们才下河,那样可以吧。”

  关苦笑了。

  “朋友,那就放心了。”

  米格尔说。

  关下水过河了。可是,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没等关上岸,就争先恐后下水游过去了。

  上岸后,又进入森林,走了大约两小时,米格尔停下来,探视地形,准备宿。关去找食物,他中一头野猪回来了,没说土著人的事。

  太阳落山了。

  大家轮警戒,起初是关值班,他边饮威士忌边注视着暗处,米格尔换岗之前,在暗处活动的土著人都走开了。

  5

  第二天早上,关告诉大家土著人跑了。

  “跑了,怎么跑的?”

  米格尔带着充血的眼睛问。

  “我也不知道。”

  关说。

  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听说土著人跑了,顿时觉得轻松愉快。

  关一行出发了。

  没走多运碰见一条大蟒蛇挡住去路,大蟒象一条七八米长的带子在树枝上,胳膊那么,无情的眼睛盯着树下的关一行。布朗科的口对准大蟒正准备击,关制止住了。这儿是亚马逊河域的动物自然保护区,不准打措。

  “这家伙真大。”

  布朗科遗憾地说。

  据说,有个巴西人亲眼看见十几米长的大蟒进了一美洲虎。现在,英国皇家科学博物馆还没有一十米长的蟒蛇,却让巴西人看见了十几米长的,这件事一直有争议。

  关一行避开大蟒往前继续走,不一会儿,走在前面的米格尔叫起来了。前面不远处站着土著人。

  “不要开!”

  关叫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卧倒。

  土著人早就死了,尸体是死后靠在树上的,仔细查看,额头上穿了个小孔,象是针刺的,血凝固着。

  接着,布朗科又惊叫一声,发现了另外的死尸。

  关注视着树上说,周围都要搜查一遍,怕是绿色怪物干的。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土著人离开他们的原因。仅这儿就有十多具尸体。

  关查看了四具尸体,额、喉、、背上都有小小的伤痕。

  “朋友,快逃啊!要被杀的。”

  米格尔的喊声颤抖了。

  “也许沿河南下好些。”

  “进入绿色人区了,栖息在森林的士著人也害怕绿色人,这可不是一般对手。”

  德古拉的谢马诺夫说过,武装的KGB都打不赢绿色人,除看派军队是没法的。

  关看了土著人的尸体,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要是土著人来袭击他倒不怕,只是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三人可能要遭杀害。

  “不要动!”

  关叫起来了。

  一毒刺朝关袭来,还没刺到前他忽地躲闪开了,朝上面开了

  关看见在三四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冠上,毒刺的小人逃跑了。

  在这以前,关不相信森林里有绿色怪物,事实证明确实有。谢马诺夫说多罗的CIA可能操纵绿色怪物,但关认为,绿色怪物和CIA是敌对的,CIA不可能轻易操纵这伙恶魔。

  CIA以多罗的名义收买了五百多万公顷土地,KGB也采取相同的办法,收买了十万公顷土地,成立了德古拉。

  绿色人住在多罗和德古拉之间以北的广大森林中,CIA和KGB都想捉住绿色人,屡次派探险队去捉都受到袭击。

  夜幕降临,又准备宿营了。

  这是进入原始森林后的第四个夜晚。谢马诺夫说过,到多罗的基地帕卡斯大约有四天路程,但现在还没有到帕卡斯。

  篝火熊熊燃烧。现在已从绿色人区往南行,用不着担土著人了。地球赤道以南的高地原始森林,晚上的气温低寒冷。

  “有什么东西朝这边靠近了。”

  关借助火光看见了。

  “肃静!”

  关制止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说。

  “在这边,藏在暗处。”

  关站起来小声说。

  不知什么人从南边来了。他们正在悄悄靠近。在暗处站了几分钟。

  篝火越烧越旺,照得周围一片通红。有人悄悄走过来,端着自动,先是三名黑人,后来又看见一名白人。

  “不许动,动就开。”

  关大声命令说。

  话还没说完,对方开了。关连打三,接着米格尔也开了。两名黑人和一名白人被打倒了。活着的一名黑人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了。

  “搜身!”

  关对米格尔说。

  没收了黑人的手和来福,让他坐在篝火旁。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史马托·特德·史马托。”

  “史马托,从哪里来的?”

  “…”“想死吗?”

  “我,我是从帕卡斯,多罗来的。”

  一双混浊的大眼睛里出恐惧的心理,厚厚的嘴颤抖着。

  “CIA人员吗?”

  “是的。”

  “啥目的?”

  “我说之前,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到帕卡斯去救艾米莉。”

  “艾米莉,监在帕卡斯,是白人要员的女奴。”

  “带路,去找艾米莉。”

  “看见篝火,我们以为你们是KGB…。”

  “KGB,要杀吗?”

  “要杀,他们杀了我们许多人。”

  “为什么在原始森林中还要互相残杀?”

  “我们不明白,但我们和KGB都要捉绿色人,你们知道吗?”

  “知道。”

  “我们的目的是抓绿色人,想比对方先抓住绿色人,其他情况我们就不清楚了。”

  “到帕卡斯有多远?”

  “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

  “特意来接我们,辛苦啦!给我们带路吧。”

  “行。”

  史马托看见死去的伙伴点头说。

  米格尔从死者身上搜出一件奇怪的东西,绿色的橡胶制品,张开看了看。

  “这不是假面具吗?”

  皮萨罗说。

  “如何使用?”

  关问史马托。

  “KGB用杀人。印第安人用在箭头上涂有神经毒素的吹筒箭杀人,目的是恫吓绿色怪物。”

  “总之,是不让去绿色人区吗?”

  “是的。”

  “绿色人杀了许多人?”

  “我们被绿色人杀了一百四十多人,德古拉被杀了多少人不请楚,但一定还是不少的。那些家伙是一群怪物,打印关都不起作用,谁看见绿色人就要被杀死。要去怪物区,应有死的准备。军犬也过不去。”

  史马托的说话表情充着对绿色人的恐惧。

  “多罗,帕卡斯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帕卡斯大约有三千黑人移民,据说将来要移入二三千万黑人。CIA要员的住宅区在帕卡斯基地的西边。总人数经常保持在三百名左右。其中有一百名是科学家,他们研究什么我们不清楚,非工作他员进不了研究室和医院。”

  “艾米莉在什么地方?”

  “住在干部公寓,传说当女奴。”

  “乔纳桑·亚可比和艾米莉在一起吧?”

  “我不清楚,听说只抓住艾米莉。”

  “干部公寓住多少人?”

  “九个人。”

  “警戒如何?”

  “基地周周安装了红外线警报装置。”

  “只有那种装置吗?”

  “是的。”

  “明白了,给我们带路。”

  关站起来了。

  “米格尔把史马托的手反绑起来。

  “我知道的全讲了,不要杀了我吧。”

  史马托边走边央求说。

  “我讲的全是实话。不要杀了我吧。”

  关想,可能说的是实话。在森林中什么样的残暴行为可能发生,杀人不留一点儿痕迹,这就是绿色地狱的含义。史马托害怕在绿色地狱中遭到杀害。 wWw.eDaXs.cOM
上一章   荒暴   下一章 ( → )
荒暴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西村寿行精心创作的的综合其它荒暴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荒暴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荒暴》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