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文字章节第八回入桃园奇逢双美温翠被先退春光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4067 
上一章   第八回 入桃园奇逢双美 温翠被先退春光    下一章 ( → )
话说嘉兴西门内乡绅黄缓,字汉候,庚戍进士,官拜太宰,致仕在家。止生一男一女。男名唤黄钺,是个目不识丁的蠢货,年二十二岁。女郎玉娘,生得容如西子,才若班昭,诗词歌赋,无不精通,黄尚书夫妇爱如异宝。她是十月望生的,自幼舍名福寿庵白衣大士前。故每岁生日,送二十两香金到庵里,母子两个必定来庵中拜佛,做一功德。是以十四晚庵中忙忙收拾纸扎。

  十五早,一群家人妇女护送黄夫人和小姐,两乘轿子进庵来。庵主慌忙出到正殿上,参拜了三宝诸佛,各处拈过了香,方才入斋堂坐定。献茶罢,起身闲步。诸尼自去礼佛拜忏,单是悟凡相陪黄夫人、小姐,同到她房里闲玩。十州躲在内里一个侧厢下。夫人一路闲步入来,十州在纸窗边私窥那小姐,果然生得有些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十州看出了神,不觉失声称道:“好个女子。”却被这些跟随妇女听见,便说:“呀,那壁厢谁人大胆在内窥探?”

  早有三人推开厢门,一看,三个妇人吃了一惊,也失声赞道:“好一位仙女。”

  惊动了黄夫人,问道:“你们为什么事大惊小怪?”家人妇女走近面前禀道:“这壁厢藏一个佳人在内。”大人便问悟凡:“此内之人,是何宅家眷?”悟凡不敢隐瞒,把昨来踪述了一遍。夫人道:“这是个落难的女子了。可请她来见我。”那家人妇女走到厢下唤道:“大姐,我家夫人请你。”

  文新遂缓步出来,到悟凡房里。黄夫人同玉娘举目一看,见她仪容袅娜,举止端庄,神如秋水,智若幽兰。文新行到夫人面前,众妇女喝她叩拜,倒是夫人道:“不消。”反要尊以远客之礼。彼此推逊了一回,黄夫人只得依了,小姐不肯占。文新道:“夫人小姐是金阙玉质,妾乃茅屋微躯,怎么敢占客礼?”必要推小姐在上。见礼过了,夫人与小姐将她周身细细看了,不但容貌推绝,而且言词温雅,不像小家出身,只是一对金莲略了些。夫人问她贵姓氏,文新道:“姓文名新,年方十五岁,洛人氏。”

  夫人因适才悟凡把她来踪说过了,便不再问,命她同坐。文新取了一张椅子,在下面朝上坐了。悟凡献上茶来,吃了几杯。黄小姐偶然去悟凡书桌上闲看,看见一幅白笺,在砚下,将手去拿起来看,上写五言绝句二首。

  其一曰:薄命轻如箨,秋风任飘泊。

  来去无定踪,未卜何所托。

  其二曰:客夕乘舴艋,今宵蹴招提。

  萍踪失巢鸟,谁借一枝栖。 洛薄命女偶题于长水之福寿庵。

  文新见黄小姐取那纸起来看,连忙走来拿时,早被她看过了,不好去夺,只得任她阅完。那小姐连声称赞道:“诗字俱佳。”就呈与夫人看。夫人看了道:“诗句清新,字迹端楷,真乃才貌双全的女子。可敬,可敬。”

  黄小姐暗想道:“我只道女中才子惟吾与翠楼两个,不想此女如此大才。若与翠楼两个合作一处,外貌内才,岂不是状元、榜眼、探花?可惜她是个女子,若是个男子,我与他结连理之枝,遂于飞之愿,岂不是天生一对才子佳人?”心下已有相爱相怜之意。黄夫人见了女儿目不转睛视她,已晓得女儿爱她之意“我何不便与老爷说知,收留这女子与女儿作伴?”

  及至黄昏,功德作完,老尼进来陪吃晚膳。临散时候,黄夫人拉道白到外边,私与她说要留文新到府里相伴女儿之意:“待明与我老爷说了,着人来接她。”

  道白口应承道:“在我身上,老尼到明早造府回复夫人便了。”黄夫人同小姐与文新作别,便有一种依依不舍之意。不得已上轿,一簇人飞拥的去了。

  道白走到悟凡房里来,就将黄夫人的话,对文新说了。文新道:“只恐妾不中她意,若黄夫人肯留,妾愿同翠楼一同服侍小姐便了。”道白欢喜。明清晨就到黄府里来见夫人。先谢了昨所赐厚仪,然后把文新之意回复夫人。夫人甚喜,小姐在旁便喜之不胜。遂令人放轿到福寿庵,接文新姐进府。

  原来昨晚回时,夫人即将此话达知太宰公,又把那幅诗与太宰公看了,也称道不已。故夫人一等道白回话,便着人去请。顷刻间家人来报说,福寿庵文新已到了。夫人命道白接她入内,叫丫头去书房里请老爷进来相见。黄公一见,心中也想:“世间有这样绝奇女子,与我女儿相去不远。”道白领她上前见礼。黄公夫妇受她两拜。小姐受了两个小礼,又唤翠楼过来相见。黄公就吩咐侍茶,自往书房里去了。这道白用过点心,遂辞回庵中去。

  翠楼领文新到小姐闺房中。原来玉娘的卧室是一座绝高的楼房,楼后又是一大间,是二面开窗阁子。两旁边还有两间披楼,一个六十余岁养娘,另横一个在左边。披楼里掩上楼门,竟是个犬不闻的仙境。楼上书籍架,古帖名画,不计其数。文新举目一看,真好个名人书室。四壁仅是玉娘与翠楼的题咏糊

  到得晚上,老妈送上夜饭来吃过。玉娘看了一黄昏书,然后去睡。翠楼移烛引文新到自己前来道:“新姐不姺不洁,当奉陪同榻了。”文新遂道:“姐姐说哪里话来,只恐作妹子身上不洁净,不敢有污玉体。只是同各被睡罢。”

  翠楼道:“妹子不须讲客礼。我姐、妹两个从今就是亲骨一般,大家都不用客气,倘妹妹若有独的毛病,我和你合被各单睡如何?”

  文新道:“甚好。”要让翠楼在内睡。翠楼只得先上,坐在里面。

  文新也就了外面衣服,一头把自家一本诗集去镇好桌上。翠楼看见便问道:“妹妹是什么书?”

  文新道:“是名人诗集,我平喜欢他的文字,所以当时在身边,闲时观看的。”

  翠楼道:“可借我一观。”文新便取来递与翠楼,翠楼接书一看,却是雪梅的二集,上写长安邵十州著,有小牙章印在上面,是风解元四个字。

  翠楼惊道:“这不是小孟尝的郎君,号邵有二的么?”

  文新道:“正是,姐姐缘何晓得那人?”

  翠楼道:“我家老爷有个门生,去年往长安,带得一本雪梅初集下来,送与老爷,说是长安一个秀才所作,年才十三岁。老爷看了,十分称道,遂即送与小姐。小姐持来看时道:字字珠玑,言言锦绣,恨他不得生在本县,有个相见之期。今年又见乡试录上中了第一。但不知他外貌何如,只是见他诗文奇妙,每每形诸想念。常时对我说道:我若嫁得这个才郎,死亦瞑目。所以晓得他。不知妹妹何处得这稿儿,还是他亲手写的?还是抄录来的?”

  文新道:“就是此解元的真迹。你看他笔法秀雅,便可想其风气象了。”

  翠楼道:“这般说来,妹妹必曾见其丰采了。”文新笑道:“他就是我姑表兄,时常亲见。他容貌是男子中当今无二的,只是他要觅一位美貌佳人,方肯成亲,所以至今,十五岁尚未聘室。”

  翠楼道:“小姐终讽诵他诗文,尚未知他人物何如耳,若是听见妹妹这一番话,还要欢喜杀了呢。”

  二人直谈至五鼓,方才就寝。翠楼见他不小衣,问道:“妹子如何穿了袴子睡?”

  文新道:“我是自幼犯了寒疾,每年到十月时分,便不里衣而睡。”

  翠楼信了,大家睡去。

  到天晓起来,翠楼拿了那本稿儿,走到玉娘前来笑道:“小姐,有件宝贝在此。”

  玉娘道:“有甚东西,如此欢喜。”翠楼把文新的话说了一遍,然后把那本稿儿取出。玉娘接来展开一看,是雪梅二集。真个字字珠玉,兼得书法尽妙,即忙披衣起来,叫文新来问。文新之言,从头一样。玉娘大喜,又问道:“那邵郎既未聘室,他如今在家可有说亲的来么?”

  文新道:“家表兄近来朝中有事,他已远游到南边来了。”玉娘忙问道:“你可晓得他望南边来还向哪一方去?”

  文新停了一会应道:“不知他往哪里去了。”

  玉娘也不再问,及梳洗毕,把这本雪梅集读了又读,口中咏他文词,肚里又想他是个风才子,一时间着魔在十州身上,连早饭惧无心去吃,呆呆地拿在手里细看,不忍放手。到得晚上,玉娘有心要与文新打得热闹,好趁机问十州的消息。

  吃晚饭时,玉娘自己坐在上座,叫翠楼、文新坐在两旁。玉娘提起壶来,亲手斟一杯酒,送到文新面前来,文新便起身接了。

  玉娘道:“我敬你这杯,非为别意,难得你三、四千里之外,有缘相会。名虽有上下之分,情实骨之爱。自今以后,你我三人生死同心,大家如姐妹一般,倘有负心,杯酒为誓。不知你意下如何?”

  文新道:“妾受小姐提携,得备员奴隶足矣,又焉敢结为雁行。自今以后,当腹心上报小姐,次报翠楼姐,倘有少欺,鬼神是鉴。”也斟一杯酒,敬上玉娘。

  又斟一杯酒,奉与翠楼。翠楼也敬她一杯,然后大家坐定。

  玉娘道:“今不许拘拘,要饮个尽兴。”彼此讲古论今,饮得有兴,讲得有味,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不觉城楼已敲三鼓,此时玉娘已是十分醉倒。翠楼被文新连陪数杯,不觉大醉,睡在椅上。玉娘叫文新扶她去睡,文新道:“服侍小姐先睡,奴辈方好出去。”

  玉娘依她,便去解衣上。文新先已替她打扫内洁洁净净,铺设帐褥,又去替她放下帐钩,说声:“小姐好睡。”便来扶翠楼到上来。文新叫道:“姐姐下睡罢。”怎奈翠楼如玉山倾倒,和衣倒在上,朦胧睡去。任文新推动,只是叫不起来。

  是夜天气又极寒冷,文新恐翠楼酒后伤风,故把锦被拿来,罩在翠楼身上,自己却去剔下银缸,拿了一、二卷书,在灯下披阅。转眼四顾,见翠楼房内,玉签牙边,万卷纷披,文房四宝一榻,罗列十分齐正,把玩不置。

  及至玉楼叠推,漏下四鼓,翠楼酒气少退,转动起来,见文新尚在灯下观书,便叫道:“新姐,天气寒冷,到此时候,何不睡罢。我晓得了,你想中…中个女状元么?”

  文新道:“女状元,妾却不敢,还是让小姐、姐姐中罢。前在福寿庵,曾闻悟凡言及小姐与姐姐诗名,如雷灌耳,一邑之中,文人学士,无不钦服。文新于此道,却亦路谙,尚请教一二,姐姐其许我否?”

  翠楼道:“请教何必一时,日子可待。夜分已深,睡罢。”于是文新吹灭灯火,行到上,和翠楼拥衾而睡。只因这一睡有分教:

  文新百年之好,于此而谐;翠搂抱稠之愿,由是而始。

  而熊梦亦自兹而吐焉。

  知后事,下文分解。 Www.EdAxS.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白云道人精心创作的的经典名著玉楼舂/白云道人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玉楼舂/白云道人》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