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达小说网免费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文字章节第二十回流风种爱友离官英秀童舍救主全文在线阅读.
益达小说网
益达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益达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4096 
上一章   第二十回 流风种爱友离官 英秀童舍身救主    下一章 ( → )
且说霍继祖同冯翊到京会试,名列传胪,冯翊与高旷、乐志彬俱是二甲,曲江会宴后,连相会。只有高旷、邵学才更有兴,不意探花又是他亲兄弟。拨选时霍继相选江西提学副使,冯翊选浙江仁和县知县,高邵学选江西饶州府理刑,惟高旷与乐志彬俱在词林中。邵才受翰林院编修,问他策中议论,与祁文新无异,俱得文武之口,龙心大悦。所以祁文新特授为四省督师,后因四省遥远,一人难以总理,故又授邵才为四省监军,参赞机务,与祁文新协同御倭。

  旨下之,邵才谢恩出都,带一个书童富高,藏好宝敕,即起行。心下思量:“未曾寻见父亲。且到吴越寻到祖父,或者父亲在那里,亦未可知!”因此星夜赶程,吩咐富高:“若路上有人盘问,只说我是秀土,你称我邵相公便了。”

  富高领诺。

  一,来到高陵县店家投宿,邵才偶然同富高到镇上闲步。见一个酒店十分雅,一个少女窈窕在外当炉。来邵才一时眼里火起,停住了脚,凝目看着。恰好有位官员走来,你道是何人?

  原来是一位在朝的吏部文选司郎中。姓马名成名,姚江人,今年才二十五岁,最爱龙。若是遇着姑苏子弟,不他上手,死也不肯放。他这时父死丁优在家。

  一年前看中意了一个极美貌的小官人,乃是姚江县里门子,心上爱慕他,就差几个家丁将那门子到家来,后来知县着人访他,只是不肯放出。知县说,要申详一本,说是守制之年,岂容胡为。

  亏了巡抚是他同年,竭力调停,又叫各官替他解纷,那知县碍上台份上,只得罢了。他竟就留这门子受用,爱为异宝,唤作秀郎,寸步不离。今服进京,便服入巾,带了秀郎也来闲步。

  方到酒店门首,他的风眼尚未看见旅店里的佳人,却早看见了看佳人的才子。见他风俊雅,恰似子都再世,宋朝更生。这马吏部一片神魂在三十三天去了。

  来邵才只看得店中女子有趣,回转身来恰与马吏部打个照面。马成名更作揖下去问道:“台兄何往?”来邵才见他飘然不凡,忙答礼道:“小弟从长安来,正要请教一言。”指一指店中道:“此内似有文君,敢与兄暂解金貂,少谈片刻如何?”来邵才就同入店来。

  店主请到一间洁净房中坐下,马成名悄悄吩咐秀郎向店主说:“不拘银数,但拣好的肴设摆来。”又吩咐道:“你可向相公管家,细细问他履历。他若问我时,你只说姓成,是个青衿,不要说真话。”秀郎领命出去。他两个对面坐下。

  马成名问道:“台兄大号,仙乡何处?”

  邵才道:“小弟姓邵,名才,维扬人氏,因探亲来此,现将返舍。敢问长兄台号?”马成名道:“弟姓马,名成名,姚江人氏,意往一个舍亲,幸接龙光,三生有幸。”

  正话之间,忽见排下许多蔬菜,一壶酒,两副杯匙。成名起身一拱道:“旅舍莫具,略敬数杯,幸勿罪怀。”

  邵才道:“台驾后来,此东还应小弟为主。”

  成名道:“正要相聚,容相扰。”二人言语投机,觥酬错,彼此量好,饮酒有意,直饮至二更,邵才起身告辞。秀郎算还了钱,就问他借盏纱灯,一齐送到邵才下处,方才相别。成名叮咛道:“明早小弟尚一面,尚戴星而至,幸兄少待。”邵才唯唯。成名怏怏别过,恨不得这一夜就要同他睡在一起。

  回到寓处,怏怏相思半夜。圭方初鸣,便爬起来洗面,忙忙收拾一副铺陈,取二百两金钱,吩咐三个家人,先带行裹进京,单叫秀郎拿了行囊,来到邵才店中。

  邵才正在那里净面,看见成名进来,急忙相,请进坐下。见他带了行具,却不明白,就致谢道:“昨晚多蒙台惠,今朝正要到尊寓叩首承别,又承光顾,益增愧感。”

  成名笑道:“荒内草草,有亵高贤,特来形影,兼赶陪一程。”

  邵才道:“怎么好劳长兄转送?”

  成名道:“弟有敝相知住在维扬,趁此送兄之便,就去看他,一举两得。”邵才听说同行,亦甚欢喜。当下雇了四个牲口,并辔而行。尽夜叙谈,似漆投胶。凡到码头上,成名并不惜银两,广置酒肴,罗列筵,连富高也受用不尽。

  行了半月,二人已极相知。只是邵才都是说得正经言语,成名不好得半句言。虽有时饮酒戏,假作醉态,微言拨,怎奈邵才器度高雅,外温而内防,随你谚笑傲,终是不。成名夜间虽有秀郎火,而一心一意却在邵才身上,有木还今,因田下之心起来,不觉面貌消残,每每欢笑之时,忽然长吁短叹。邵才意中惊骇,不知他有甚事当作此态。

  一,行至河南卫辉府。天色还早,成名懒倦,就上店歇了。邵才见他略有病恙,懒与接谈,就叫富高去买些果品下酒,自己赴外闲步。成名见他两人不在,私对秀郎道:“我的心事,谅你必晓得!”

  秀郎道:“老爷心事我便晓得也无用,毕竟邵相公晓得才好。”

  成名笑道:“你有什么法儿使邵相公晓得?”

  秀郎道:“我到有个法儿在此。老爷,如公有三分病,当邵相公面便装做八、九分病起来,行路不移。那时就寻一个空房安顿几,我便将老爷的心事说与邵相公知。他若是心软,念老爷这病恙,或者肯屈从亦未可知;若是心硬不肯相从,索绝他罢了。也省得老爷空害此相思病,把人闷杀了。”

  成名听了欢喜起来,抬手肩长道:“我的知心人,这话讲得妙。但是你与邵相公两情从未亲洽,如何就好把我的心事对他说?不惟他不好招架,连你也难开口。不若我弃你这个身子,先去抖他几会,得他知你有情了,然后好乘间说我心事。”秀郎面红了一红道:“羞人答答,叫我如何去勾引他?况且老爷心事未遂,倘他后不肯招架,可不枉劳了秀郎身子!”

  成名道:“痴童子,我为那邵相公把一个天官都拨在半边,万一不得到手,相思病发,连他身也置之度外,何有与你?如今把你当个香饵钓一钓,若钓得他来时,你便是个功臣,我筑坛拜你便了。”

  说罢,便要屈膝下去求他。唬得秀郎慌忙跪下搀住道:“老爷不要心慌,等我去做就是。”话犹未了,只见邵才人来,随后富高摆下果盒,来请成名入席。

  成名道:“怎么好相扰!”

  邵才道:“扰兄多矣,今聊具数味,与兄清谈片刻。”成名因有了秀郎这句话在,心上也十分快乐,与邵才说说笑笑。吃到八、九分田地,成名自言自语道:“怎么,怎处?”

  邵才道:“兄有何难事?”

  成名道:“弟因这秀郎身子,好好身上衣服,要熏香物,用之物时时要揩拭。弟素爱其洁净,外出时,用他抱足而睡。”邵才笑道:“这样妙卷,台兄未必肯容他足之后睡。”

  成名也笑道:“抱足外,弟亦与用他。但一时一刻也少不得他的。近来因抱此恙,夜晚偏喜独睡。叫他同尊使暂睡几宿,他抵死不肯。情愿着衣独睡。弟想此炎天时刻,没有蚊帐,如何睡得?只得容他同睡。只是甚不宜,硬添了许多病,是此意情。”邵才笑道:“这有何难。小弟生平是个坐怀不的,台兄若不中心,不妨暂谕尊宠在弟上睡罢,待尊体宁健,再唤去便了。但兄台不放心耳!”

  成名笑道:“若邵兄这样相谅,沐德多矣。”就唤秀郎吩咐道:“我为身子不快,怕人合笑,我方才已求过邵相公,你今晚可在相公上睡去,待我病好时,过来睡罢!”秀郎应声“晓得”

  到了晚上,邵才上睡了,秀郎走到前,去衣服,便同邵才一头睡下,身子背着邵才,就懒懒睡去。邵才摸他身上十分光润,一阵头发香气,更觉可爱,心中便按捺不住了。这邵才离家十月余,火已盛,又见成名夜夜和秀郎同宿,原有二分热眼,今夕天降下这般便宜来,岂不动情么!秀郎是为主人尽忠,有意来凑邵才,这睡法又是极便的阵势。邵才用些功夫就起来。秀郎是个老在行的,一时醒来,就用起逢的功夫。邵才十分得意,搂定睡下。

  到得天亮,秀郎看住邵才微笑一笑,转身去服侍成名起来。又行了数,到山东青州府。邵才倒受用过秀郎数夜,两个情意相厚。这成名因要图邵才到手,倒舍个秀郎伴他。常对秀郎问讯,秀郎只是摇手。他急起来,初时还是假病,然后渐是真病,来到府城歇下,发起寒热来,一夜呻不绝。秀郎、邵才都吓坏了,一夜守在沿,明就请太医来调治。太医道:“右脉心火肝火俱炽,此乃里郁之病,恐非一、两剂可治,须要慢慢调理一、二十方可渐减。”取得药来,成名又不肯吃,直到邵才亲来劝他,勉强咽下一口,随又吐出。邵才摸他身上,如同火炭一般作热。

  秀郎见主人这样光景,掉下泪来。邵才心上亦甚作急。一来圣旨在身上任,二来因为成名待他甚厚,见这病来得甚重,恐有不测,难以为情。故此甚不心安。

  到第二,仍是这样光景,不见减些。邵才坐在沿上,成名就坐在,挽了他的手道:“小弟与兄高陵萍遇,便觉念念不忍骤别。不意无知二竖见侵,梦寐不宁,若有不幸,小弟上有高堂,下有子,望兄念一之谊,稍垂顾怠,则弟虽死犹生矣!”说罢,呼了口气,下泪来。邵才也不觉流泪说道:“长兄疥癣之疾,何足介意,但宽心调理,自然痊愈。”成名遂合眼睡去。

  邵才走出来,秀郎叹道:“好端端的天大富贵,没有来由断送在此。”邵才问道:“秀郎,你怎么说这话哩?”秀郎说不说两、三次。邵才道:“痴子,我和你家相公是自家骨一般的,何事不可对我说!”

  秀郎道:“事已到此,我也不得不说了。我家相公这病,是邵相公累他的。若有不幸,到阎罗天子面前,也放不得邵相公。”

  邵才大惊道:“这是怎么说?你快快的对我说个明白。”

  秀郎道:“相公若肯救他时,我便说;若不肯救他,说也没用。”

  邵才道:“呆子,你相公与我这样情,就是要我替死也是愿的。你可说来,我便依你。”

  秀郎道:“说来不是烦难的事。只怕说明了时,又要失言。”

  邵才道:“我发个大誓你听如何?”

  秀郎道:“若相公肯这样,小人方敢说出。”

  邵才只为一片真心靠友,便扯了秀郎到一个二郎神面前,跪下发誓:“邵才今年十六岁,今有姚江成名是长安同来此地,忽发病症,服药无效。据小童说,这病为某,某实未知。今若秀郎说出缘故,某愿效力相救,虽赴水火,亦所不辞,倘有背盟,神其用死。”发誓罢,起来。

  本知秀郎说出缘故,且听下回分解。 WwW.edAxs.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章节由益达小说网免费为您提供,白云道人精心创作的的经典名著玉楼舂/白云道人是一本经典作品,此页面免费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文字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玉楼舂/白云道人》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